南疆大地的生態之變

2020年11月05日10:26  來源:新疆日報
 
原標題:胡楊見証

十月下旬開始,新疆的胡楊黃了。

胡楊有著無懼歲月消逝的“千年樹”美譽。塔裡木河流域生長著約1500萬畝胡楊林,其中不少歷經滄桑,在河流與沙海的交戰中見証了過去幾十年南疆大地的生態之變。

重生:河水來了

在尉犁縣西南處的羅布淖爾國家濕地公園,塔裡木河在胡楊林裡穿流而過,呈現出“秋水映胡楊”的別樣景觀。

而就在20多年前,這裡很多胡楊連水都“不夠喝”。

20世紀50年代以來,由於水資源無序開發和低效利用,致使塔裡木河干流下游近400公裡河道斷流,地下水位下降,大片胡楊林死亡。羅布淖爾國家濕地公園所在地的很多胡楊也未能幸免。

“那時候這裡的胡楊長勢不好,不少都枯死了,還會被一些農牧民砍去當柴火。”參與尉犁胡楊林管護工作20多年的艾力·尼亞孜回憶道。

胡楊等植被的消亡意味著風沙的“猖狂”。新疆塔裡木河流域管理局辦公室副主任王雪英說,那時候到塔裡木河下游調研,經常有農民抱怨棉花播種難,“白天播種了,一晚上的風沙就給吹沒了,需要四五次才能播種成功。”

為緩解下游生態嚴重退化的局面,新疆從2000年開始向塔裡木河下游生態輸水,至今已累計有80多億立方米的水惠及下游的植被。2016年,新疆又啟動了塔裡木河流域胡楊林專項保護行動,開始向全流域重點胡楊林區進行生態輸水,不少沿岸的胡楊逐漸“復蘇”。

舒展:油井退了

在塔裡木胡楊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位於輪台縣的緩沖區內,曾經有一處地標性建筑群——中國石油塔裡木油田公司吉拉克凝析氣集中處理站。這片5萬多平方米的處理站有著14年的歷史,曾是西氣東輸工程早期的重要氣源地。

如今,處理站的高壓火炬等生產設備已不見了蹤影,它們為胡楊林等植被騰出了更多生長空間。

從2017年底開始,新疆逐步推進該保護區的生態環境恢復,在塔裡木盆地實施能源開發的企業也加入胡楊林保護行列,吉拉克凝析氣集中處理站和70多處能源設施等建筑相繼退出。

塔裡木油田公司輪南油氣開發部經理助理、安全副總監萬濤介紹,目前塔裡木油田已經全部完成了相關設施的清退工作,累計投入約2.7億元。退出之后,在自然恢復和人工復墾的合力下,處理站所在的土地已經漸生綠意。

與此同時,塔裡木河沿岸的不少地方也在加大人工種植胡楊林的力度。今年夏季,尉犁在羅布淖爾國家濕地公園附近的灌木沙地裡開溝播種了2萬畝胡楊。

綻放:游人多了

一到秋天,塔裡木河兩岸的胡楊林都會迎來全國各地的大批游客,金色的胡楊已經成為新疆獨特的旅游名片。

每年這個時節都是阿木東·艾不東最忙碌的時候。這位62歲的羅布人村寨居民喜歡身著羅布麻的對襟長袍,向絡繹不絕的游客兜售他的秘制烤魚和手工藝品。

胡楊曾經是當地羅布人生活的一部分,他們用胡楊蓋房子,制作獨木舟、炕桌等物品。如今胡楊受到嚴格保護,卻通過帶動旅游的方式繼續為阿木東等當地人“服務”。去年羅布人村寨的旅游人次達87.1萬,同比增長70.12%。

“胡楊是生態保護的‘英雄樹’,也是旅游發展的‘搖錢樹’。胡楊多了,家鄉美了,游客來了,我們很高興。”艾力說。(據新華社烏魯木齊11月4日電)

(責編:楊睿、韓婷)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