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法治鄉村建設有力助推脫貧攻堅

2020年04月02日10:09  來源:人民網-新疆頻道
 

“在棉花地裡干活,一個月有3500元的收入,還不用出遠門,我一定好好干。”庫爾班·塞買提是新疆阿克蘇地區沙雅縣海樓鎮團結村的貧困戶,去年他與該村棉花種植大戶簽訂勞務合同。

過去,棉花種植戶很少與拾花工簽訂合同,針對這一情況,“法律明白人”給村裡棉花種植大戶普法,鼓勵其與工人簽訂勞動合同,避免產生經濟糾紛。在“法律明白人”的幫助下貧困戶和村裡的棉花種植戶簽訂了勞務用工合同。這是新疆推進“法治+扶貧”,切實助推脫貧攻堅工作的一個縮影。

日前,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印發的《關於加強法治鄉村建設的意見》提出,我國將不斷加強法治鄉村建設,到2035年要基本建成法治鄉村。近年來,新疆堅持以法律服務為引領,以法治宣傳為抓手,不斷延伸法治扶貧扶智觸角,扎實推進法治鄉村建設與脫貧攻堅深度融合,為打贏脫貧攻堅戰保駕護航。

從纏訪到信法

不比“拳頭硬”,法治入人心

“大娘你們慢走,下次有不清楚的地方再來找我!”阿克蘇市南城街道司法所的人民調解員亞生·托合提,起身送走了前來咨詢的居民,才歇下來喝口水,“以前有的老百姓既不懂法也不信法,街道內各種糾紛矛盾可不少。”

2000年,阿克蘇市南城街道司法所成立,街道設立公共法律服務工作站,社區設立公共法律服務工作室。為滿足每一戶貧困家庭的法律援助需求,律師通過進社區入戶走訪貧困戶,主動了解貧困戶合法權益保障情況和法律服務需求,為貧困戶提供免費法律服務,實現駐點社區法律援助“應援盡援”。

亞生·托合提介紹說,法律援助精准扶貧讓法律援助走進基層最困難群眾的身邊,讓群眾足不出戶就可以享受到法律服務。

“以前我們想要找個律師很困難,根本請不起律師,遇到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化不了的就上訪。” 陳某剛向托萬克巴扎巴格駐點社區律師咨詢完交通事故賠償事宜。“現在好了,有免費律師駐社區為我們群眾解疑答惑,遇到問題知道該怎麼維權了……”

居民在南城司法所集中學習《社區矯正法》。那衣 攝

法律顧問的進駐,改變了南城街道原有的矛盾糾紛解決模式和群眾解決問題的思維方式。南城街道轄區現有13個調委會,63名調解員為村民免費提供法律咨詢、法律文書等服務。一年來,共排查矛盾糾紛708件、調解糾紛572件,履行率達100%,成功率達96%。給基層帶來了“辦事依法、遇事找法、解決問題用法、化解矛盾靠法”的法治新風尚。

阿克蘇優樂律師事務所律師高磊表示,法律援助通過“一村一法律顧問”為載體,不斷加強與基層群眾的互動,引導群眾依法辦事,使群眾足不出戶就能享受到專業的法律服務,做到法律顧問多跑腿、困難群眾少跑路,真正實現了法律顧問援助群眾“零距離”,極大提高了法律援助知曉率和群眾受益率。

從糊涂到明白

法治宣傳為“扶貧+扶智”加碼

“多虧了‘法律明白人’幫我和鄰居解決了矛盾糾紛,現在我們不再像‘仇家’,關系又和以前一樣好了。”沙雅縣海樓鎮墩力麥村農民海力力·卡依木說。

在開展脫貧攻堅工作中,沙雅縣以全民普法和守法為重點,探索實施一戶一位“法律明白人”培養工程,培養了一批以村干部、人民調解員為重點的農村“法律明白人”,教育引導村民自覺守法、辦事依法、遇事找法、解決問題用法、化解矛盾靠法,形成良好的法治鄉村環境。

阿爾孜古麗·依布拉依木是墩力麥村的“法律明白人”。2019年,她多次參加縣裡組織的培訓班,並取得了“義務法治宣傳員”聘書。如今,村民隻要有不懂的法律問題,都會向她咨詢,鄰裡之間有小矛盾也會找她調解,阿爾孜古麗·依布拉依木成了當地群眾信賴的“法律明白人”。

農村多發交通事故、婚姻家庭、環境污染等專業性的法律問題,“通過法律政策的宣講,如今農村婦女的法律意識明顯增強,都學會用法律來保護自己。思想認識也得到了提高,大多數婦女就業增收喜上眉梢。”團結村“法律明白人”布麥熱姆·艾則孜說。

集中學習法律知識。那衣 攝

扶貧先扶智,扶智法為先,沙雅縣將普法宣傳作為法治扶貧扶智工作的重要抓手。2019年,沙雅縣法律宣講員巡回宣講團深入152個村(社區)開展送法上門法制宣講,受培訓人次達到6萬余人。組織“法律明白人”開展法律宣講1445場次,受教育人數達24.5萬余人次。全縣8610名“法律明白人”,參與村(社區)基層黨組織建設、村民自治、涉法涉訴信訪、矛盾糾紛調解、農村產業發展等環節和領域,有效提高了村(社區)基層法治水平,切實提升人民群眾的法治意識,助推法治鄉村建設。

從落后變先進

有了好支部,不愁沒前路

溫宿縣托乎拉鄉河畔村是全國文明村鎮,全村720人,核桃是村民收入的主要來源。地委史志辦“訪惠聚”駐村工作隊組建了河畔村帕熱拉克果業合作社和溫宿縣綠佳園農產品專業合作社,選派2名黨員隊員到2家合作社任黨建工作指導員,以法律顧問的身份對相關程序和合同仔細審核。

43歲的圖爾蓀·亞森是河畔村出了名的核桃種植能手。為進一步提升村民收益,2018年,圖爾蓀·亞森和32名村民一起組建了帕熱拉克果業農民合作社,所涉及合同、章程等都是在法律顧問的指導下完成的。

“大家來的挺早。” 圖爾貢·奧斯曼一邊和大伙打著招呼,一邊投入工作中。圖爾貢·奧斯曼2016年摘掉了“貧困帽”,今年家裡添了新生兒,這使得剛脫貧不久的家庭又增加了些負擔。村“兩委”給他介紹了工作並指導他與合作社簽訂了合同。“在這干活一個月2500 元,一年到頭都有活干。離家兩步遠,抬腳就掙錢。”他指著不遠處一幢農家小屋說,那就是他家。

圖爾蓀·亞森到已脫貧的建檔立卡貧困戶家上門收購核桃。河畔村村委會供圖

村集體有了收入,脫貧摘帽就有了保障。2018年全村人均收入24987元,村委會從集體羊中拿出100隻羊分給了5戶貧困戶,當年年底,村民全部脫貧。去年全村人均收入25874元。

工作隊推行“黨支部+合作社+黨員農戶”經營模式,積極將黨建與合作社結合起來,把黨組織建到了生產鏈上,實現了同部署,共發展。2018年-2019年,兩個合作社為村民銷售核桃1650多噸,加工青皮核桃10000多噸,季節性安置村民就業250余人,結束了村裡沒有企業的歷史,帶動了村民增收、創收。

村裡有了收入,村民享受紅利。村民堆放廢棄物的垃圾場變成了村民休閑娛樂的“幸福廣場”,村民家裡搭建起的全新葡萄架成為了增收致富的“金橋梁”,一些因公共繳費產生的矛盾也開始緩和……在貧困地區,集體經濟的發展為鄉村治理提供了有力保障。

擺脫貧困不是終極目標,鄉村振興又是進發方向。新疆法治鄉村建設不僅為脫貧攻堅保駕護航,也為鄉村振興、鄉村善治打下了持久而堅實的基礎。(那衣 陳潔)

(責編:吐孫那衣·艾先、韓婷)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