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壁瀚海中的绿色“拓荒者”

——记辽宁援疆前方指挥部副指挥长、八师分指挥部指挥长、师市党委常委、副师长林艾民

杨明方 韩婷澎

2019年12月24日19:20  来源:人民网-新疆频道
 

瀚海中的“寻绿人”

将军山俯瞰,半年前还是荒坡的山脚下已种满苗木。芦永军 摄

2018年10月25日,绿化项目正式开工建设。

领衔具体承接建设该项目任务的李先荣说:“刚开始挖树坑时,由于土质坚硬,普通挖机挖都挖不动,一挖斗砸下去,只能砸出几个白点,碰到坚硬的岩砾,更是“嗞嗞”冒烟,只好将普通挖机换成大型链轨挖机,并将1.2米挖斗换成小斗,才勉勉强强地挖出树坑。”

土和水,现实中最大的问题如何解决?

石河子园林研究所的专家们对此进行了深入研究和试验。根据专家意见和大家集思广益,一个个切实可行方案形成了:对花卉等对土质要求比较高的植物采取换土的方式,逐步改良土壤。利用天业节水滴灌技术,节约用水、科学用水;建蓄水池,引玛河水,确保苗木和花草成活和长得好。

“刚开始确实害怕失败,我在新疆园林界好歹也算一个有点名气的专家,万一失败了,不仅自己的一世功名完了,甚至还要承担着被追责的风险。”李先荣说,那段时间,林副师长一有时间就往工地跑,尤其是开工前后,他差不多天天来。有时候,下午下班后也要来工地呆到很晚才走,不是询问进度就是了解困难,尽量协调处理问题。

用援疆办工作队员苏志来的话说,林副师长几乎就没有休息日。他不是在工作,就是行在思考如何工作的路上。

林艾民和援疆干部们无私的奉献精神和辽宁人民的深情厚谊,也深深感动了园林研究所的科研人员,鼓舞和引导着他们奋斗在荒山绿化的第一线。

在林艾民的具体指导与关心下,仅仅10天时间,他们在僵硬如铁的地上挖下各类树坑64078个。同时,又从近20公里外的市区施工场地拉回优质熟土3万立方米,拉回生物有机肥200吨,栽种31个品种的各类乔灌木64078株,抢在入冬天气变化之前,完成了第一期工程的施工任务。

今年3月28日,植树栽花的开工号角再度响起。李先荣又领着他那支被辽宁人民和林艾民所感动的团队来到了将军山。

由于第二期的工作任务更加繁重,李先荣带领着施工人员每天清早8点披着星星上山,晚上10点才戴着月色归家。中午,则自掏腰包吃盒饭,困了就捡个纸壳子作垫子,躺在地上小憩一会儿。

连续几个月,他们没有休息日和节假日。李先荣本来一个白面书生的面孔风吹日晒像非洲黑人。有些同志家中有老人、小孩需要照顾,但为了工作,他们舍小家顾大家,克服各种困难,坚守在工作岗位上,甚至家人住院都不能回去照顾。

“林副师长是援疆干部,都顾不上家里患病的妻子,尽心尽力地为我们石河子出力,我们能不好好干吗!”李先荣说。

为了确保树木成活,将军山新栽的树木必须浇水。由于施工单位负责修建的灌水系统首部还未完工,供水不正常,有的同志每天要多次跳入冰冷刺骨的水里,为灌水系统排除故障,被冻得哆嗦发抖。但为了将军山的绿化,他们毫无怨言。就这样,林艾民期望的新增的近300亩芝樱花海也栽种完成。

目前,将军山的1000亩规划面积里,已栽种含银杏、夏橡、梅花等珍贵名木在内的85个品种的乔木31165株、28个品种的灌木183168株,栽植芝樱、欧石竹、彩虹石竹、黄菖蒲等4个品种花卉456.5万盆,施生物有机肥600吨。

林艾民带领的队伍回填的12万立方米的绿化土方堆起来简直就是一座土山。有人说,这简直创造了一个园林建设史上的奇迹。

2018年10月,师市党委书记、八师政委董沂峰检查项目进展情况,在将军山下看到原来的荒滩野地种上了一片片树林,变成了一片充满生机的土地,并在来年会变成一片如画的花海绿色公园,连连表示:“这个项目太好了,辽宁援疆为石河子干了一件大好事。一个普通的项目经过援疆工作队的科学谋划,实现了承载彩色苗木特色林果基地、荒山绿化示范基地、辽宁苗木在疆驯化基地、辽疆休闲郊野公园等多个复合使命,创造了戈壁荒山变为绿水青山的奇迹。”

花海中的“设计师”

经历严冬,移种仅半年的耐寒梅花迎春开放。芦永军 摄

蓝图变美景,愿景变现实,是屯垦人的毅力,更有辽宁援疆的坚强后盾和默默付出。

今年中秋节后的一个星期天,林艾民携着体弱多病的妻子赵平来到她向往很久的石河子市将军山辽疆生态公园。三年前,赵平查出身患癌症,但为了减轻丈夫援疆工作的巨大压力,让林艾民全心全意的投入到工作中,在放疗期间她申请拖着病体与丈夫一起来援疆。

公园里,蓝色的柳叶马鞭草、紫色的美女樱和许多奇花异草一同争奇斗艳,起伏成一片花的海洋;深红色的大红袍李子、寒富苹果、透亮的香妃海棠等,沉甸甸地挂满枝头。

“看到来自家乡的果树已经在边疆生根结果,感觉就像回到了家乡一样。”第一次来到这里的赵平很兴奋。

因为林艾民实在是太忙,像这样的悠闲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奢侈。“不要说登山览胜,就是平时和他在家里一起吃顿饭,也很难得。”赵平说。

“可惜再过几个月,我们就要离开这里回辽宁了,也许以后再也看不到这美丽的风景了!”在将军山山顶,赵平的目光掠过近处鬼斧神工、色彩斑斓的雅丹地貌,眺望远处起伏的天山牧场与绵延横亘的巍峨雪峰,再回望山脚下开阔壮观的玛纳斯河谷、五彩缤纷的郊野公园、周围一马平川的现代化农田与不远处楼房鳞次栉比的石河子市区,她面带伤感充满不舍。

林艾民深情地望着这片土地,面对着这里一年来由荒野到公园的巨变,他多少有些欣慰。援疆近三年,除了因工作关系到过近在咫尺的玛纳斯县和乌鲁木齐市外,连沙湾县城都没有去过。这次,他利用休息日陪同妻子来看风景,实际上却是在用换一种方式进行调研踏勘。

“虽然公园已经初具规模,但还应该把目标放长远。”林艾民看着还没有规划的荒岭细细的算了一笔账:日本北海道有150亩的东藻琴芝樱公园,每年5月每天有十几万游客,包括许多中国游客都慕名前往观赏;大连的英歌石植物园的150亩芝樱花海,鲜花盛开的时候每天也有五六万游客参观,每张门票达60元,经济效益十分可观。

他对李先荣说:“你们20多年前就从大连引进芝樱花种进行了驯化,已经掌握了它繁殖的核心技术。将军山这里还有300亩荒地,能不能也在将军山上建一个中国最大的芝樱花海,把生态建设与可持续发展结合起来,让新疆人乃至内地人都到我们这里来看芝樱花海?”即使是离开了石河子,林艾民还是牵挂这片土地。

石河子大学文学艺术院美术系副主任陈功军经常带学生到将军山写生。今年暑期,他再次到将军山采风写生,发现这里绿树成荫、一片花海,原来的荒地变成了公园时,内心感到很震撼。他听说这是在林艾民副师长及其带领辽宁援疆工作队的支持、指挥下,所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时,深为感动。他特意精心创作了一幅题为《金山银山》的油画,准备亲手敬赠给林副师长。

“我只是名普通市民和普通文艺工作者,与林副师长及援疆的工作人员也素不相识,我只能用我的画笔,把石河子人民的感激之情融入到这幅油画中,让林副师长带回辽宁去,以表达我们对辽宁人民的一点敬意!”陈功军说。

从东北的黑土地到西北的戈壁绿洲,林艾民——这位充满家国情怀的辽宁援疆干部和永不停步的石河子人在三年里为军垦石城再添一景,为石河子注入了强劲的发展活力,在这块充满荣光的军垦大地上创造了戈壁荒山变绿水青山的奇迹。

(责编:杨睿、韩婷)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