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南北援疆情·湖北篇

无悔的选择(援疆心语)

2019年09月02日15:29  来源:人民网-新疆频道
 

2013年之前,偶尔从新闻媒体上听到援藏援疆的相关信息,觉得与自己很遥远。2013年、2014年我们学校相继选派了3位教师援疆,其中一位教师回来后,肺部做了大手术。从与他们有限的几次接触中,我就把新疆与干旱、沙漠、戈壁、寒冷、遥远联系在一起,很庆幸自己没有去。

直到2016年底,十几年前从我的班上毕业的一名学生在天津自主创业,经常在微信跟我联系,有一次聊天时他对我说:“恩师暑假到天津来转转,我全程陪同。”

“好呀!天津,北京我还没去过呢。”

“不会吧!首都你还没来过?老师您应该趁年轻多到外面转转。”

这句话深深地触动了我。我当班主任时常鼓励他们,不能安于现状,多到外面去闯,才能锻炼和提高自己。作为学生很多都闯出了一片天地,作为老师的我,一辈子就只待在一个地方吗?

李建钊在花田里留影。李建钊供图

援疆的念头,就这样第一次种在脑海里。之后征得家人的同意,我第一时间提交援疆申请,并以优异成绩通过笔试和面试。

2017年8月10日,我们第七批湖北援疆教师一行从武汉天河机场出发。当飞机飞过西部上空时,我望见舷窗外茫茫戈壁荒滩,看不到一点绿色,顿时心凉了半截,不停地暗示自己:“不怕,我已经做好了吃苦的准备。”经乌鲁木齐转机飞往博乐,下午七点半出机场,高原的阳光格外刺眼,机场停车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五师教育局和黄冈中学五师分校的领导亲自迎接我们,并一起帮忙搬行李。来到学校,打开宿舍房门,房间干干净净,基本生活用品一应俱全,远远超出我的想象,心里挺温暖的。

经过短暂休整,8月15日晚开学,按学校安排我担任高一(14)班班主任,并教授高一(14)班、高一(15)班的物理课。通过教学调整、师生磨合,我与学生间形成了深厚的感情,建立了公平、积极的考评制度,激发了学生的学习欲望,形成了良好的班风和学风。

离家万里,初到博乐,对这儿干燥的气候很不适应。患有严重咽喉炎的我,在最初的半年中咽喉炎复发,国庆前后整整50天,不断吃药、做雾化、红外理疗,仍不见好转,最严重的时候上课没说几句话就咳个不停,晚上咳得无法睡觉。就在这种情况下,我没有请一天假,没有耽误一节课。我想不是所有花都能开在天山上,雪莲做到了;不是所有树都能生长在沙漠中,胡杨做到了;不是所有人都能来援疆,而我来了。

另一个不适应就是心灵的孤独。远离家人、亲人和朋友,越是放假期间、夜深人静的时候越强烈。令人欣慰的是不断有家乡的领导来看望和慰问我们,看到他们就像亲人来了一样,内心感到很温暖。每逢重大节假日,兵团第五师领导、教育局领导、校领导也经常看望和慰问我们,感谢我们对兵团第五师教育的支持和贡献。跟当地教师接触多了,惊讶地发现他们已经是援二代、援三代。他们一生都在援疆,甚至子女继续援疆,而我们只是短短的三年,不由得对他们更怀崇敬之情。真心援疆,真情援疆,不把自己看作匆匆过客,始终思考来疆为什么,在疆干什么,离疆留什么。

来博乐快一年半了,深感新疆社会秩序良好,各族人民和谐相处。尤其是这儿的学生情商很高,爱劳动而且会劳动,对老师彬彬有礼。我们不仅是一名普通教师,每个援疆人都自觉地将自己当做民族团结的使者,与当地各族群众融为一体,用实际行动把一粒粒忠诚奉献、团结交融的种子播撒在博乐的大地上。

走在援疆的路上,我想说,援疆,是我无悔的选择!(作者系湖北省援疆工作队队员、兵团第五师高级中学黄冈中学第五师分校援疆教师李建钊)

(责编:孟志忠(实习)、韩婷)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