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滑雪的马马尼:从大山滑向城市

2019年02月18日12:11  来源:新疆日报
 
原标题:爱滑雪的马马尼:从大山滑向城市

马马尼酷爱滑雪,但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在滴水成冰的季节,从大山这头的家乡,一直滑到大山那头的城市。

1月16日,马马尼和他的8名同伴脚踩毛皮滑雪板,完成在新疆阿尔泰山区历时11天、行程超过300公里的滑行,顺利抵达终点阿勒泰市。

包括马马尼在内的9位牧民组织了这次从大山到城市的滑行,目的是让更多人关注毛皮滑雪、参与滑雪运动。

他们使用的毛皮滑雪板用松木、马的毛皮制成,雪杖只有一根,由桦木削成。这种装备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2万年前。

马马尼8岁时得到了人生第一副滑雪板。“没有毛皮,父亲用一些粗绳缠绕在雪板底部,增加摩擦力,这样才能踩着雪板上山。但粗绳毕竟不如毛皮,好不容易爬到半山坡,又跐溜一下滑了下去,走三步退两步。”

又一年后,节俭的父亲攒下一块皮毛,为马马尼做了副真正的毛皮滑雪板。父亲带着他在村子附近的缓坡上滑,在牧区空阔的大山里滑,马马尼摔倒再爬起、爬起又摔倒……直到他驾驭了那副滑雪板,那件他童年最棒的玩具。

马马尼说,毛皮滑雪板最大的特点在于雪板底部包裹的皮毛:上山逆毛,摩擦力增大,易于抓地;下山顺毛,摩擦力减小,便于加速。

20世纪80年代以前,生活在阿尔泰山区的人还穿着毛皮滑雪板出行、狩猎。现在,1989年出生的马马尼却踩着它去完成一项既不赚钱、还有危险的“极限运动”。

在滑雪这件事上,马马尼与父辈之间的分野源于牧区生活方式的变迁。

农村公路的修建、清雪能力的提升,使马马尼所在的小村禾木变身广受游客青睐的“最美雪乡”。

以马马尼为例,他是牧民,却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牧民。去年一年,马马尼一家的收入约15万元,从旅游业中获得的收入占全年收入的86%,牧业收入才刚过10%。

不用跟着牛羊到处转场,马马尼有了更多时间滑雪。从2008年开始,马马尼每年都会制作一副毛皮滑雪板,用来参加本县或邻县举办的毛皮滑雪比赛,奖金虽然不多,他却乐此不疲。

根据当地传统,几乎没有女性学习毛皮滑雪。但在去年冬天,马马尼却为6岁的大女儿乌日斯拉制作了一副迷你毛皮滑雪板,教她怎样在厚厚的积雪上完成第一次滑行。明年冬天,年满5岁的小女儿查其拉将是马马尼下一个授课对象。

马马尼自己也在不断学习。当山里的积雪及膝深,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就带着单板、双板来到禾木,马马尼和他们成了朋友,他教游客使用毛皮滑雪板,游客向他传授单、双板技巧。

1个月前,十几名本村、邻村的滑雪爱好者开始筹划这次特别的滑行,有的人称其为“极限穿越”。根据计划,他们将从邻村白哈巴出发,穿越阿尔泰山的沟壑、冰河和丛林,最终抵达目的地阿勒泰市。300公里的总行程,1/3的路段是无人区,滑完全程至少需要10天时间。

1月5日,9位牧民冒着迷路、掉队和雪崩的危险,踏上漫漫长路。

出发第四天,马马尼和同伴每人拖着重达40公斤的物资翻越陡峭的哈拉克姆达坂。当天总行程超过44公里,汗水浸透了冬衣。

第六天,滑雪队抵达碎石遍布、育有河流的哈拉达河谷。这是最危险的路段之一,除了河岸边残留的狼的脚印、马鹿尸骨,牧民们更担心雪板与坚硬的岩石接触后,毛皮出现松动或雪板承压断裂,又担心盖着“雪被”的冰河表面出现松动,有人坠入冰河;

第七天,队伍顶着漫天风雪,进入没有通信讯号的无人区,茫茫雪原之上,几乎连一小块可以遮风挡雪的树林都见不到,只有9个步履蹒跚的身影,一点一点向着雪原更深处行进……

过去11天,9位牧民在密林间扎营,在风雪中前进,在没有补给的无人区生存。马马尼自己曾连人带板摔进1米深的雪堆,战战兢兢蹚过未封冻的冰河,一步一挪绕过万丈深的悬崖。紫外线和风雪把他的脸变得黝黑发红,长长的胡子结满了霜雪,身后那只羊皮口袋,出发时有40公斤,现在还不到10公斤重。

抵达终点那一刻,马马尼向大家袒露了一件藏在心里的事——他为什么要参加这次滑行,“我想告诉孩子们,无论她们在生活中遇到什么困难,都要勇敢面对,不要放弃,这是滑雪教给我的,也是我想教给她们的。”

结束这次滑行的地点在阿勒泰市将军山滑雪场。这座巨大的现代化滑雪场内架设着索道、缆车,在最高的雪道顶端,还建有一座木屋咖啡馆。

望着将军山,马马尼仿佛看见了大女儿乌日斯拉穿着单板,和朋友们一起在雪道上回转,小女儿查其拉扛着双板走进木屋…… (据新华社乌鲁木齐电 张晓龙 周晔 宣力祺)

(责编:杨睿、韩婷)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