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尔西里(神州观览)

熊红久

2019年02月16日10:4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 人民日报 》( 2019年02月16日 08 版)

夏尔西里风光。 杨良其摄

夏尔西里马鹿。 杨良其摄

夏尔西里北山羊。 杨良其摄

夏尔西里北山花。 杨良其摄

道路蜿蜒

我自认为足迹已遍布天山南北,对不同地域峻拔的山岭和妖娆的花草,都产生过经验可控的惊叹。可当摄影家老杨把一沓照片放在我桌前的时候,我还是被这纯净的画面震惊了。

无比湛蓝的天,像是被娴熟的油漆工一遍遍刷出来的,而几朵白云则更接近苏绣的点缀。紫色的花丛沿照片下端铺展开来,顺着山势绵延而上。远远望去,竟涌成了夕阳下大海的彩浪。“通透”成了被油画和苏绣联袂供养的词。让我更加愕然的是一张野生动物的图片,半山坡站满了上百只鹅喉羚,积木一样摆在那里,悠然自得,垂钓天色。第一次听到这个地名,就暗生欢喜,轻轻从舌尖上滑出,俨然自带着韵律——夏尔西里。

终于等到机会去拜会夏尔西里,那些相片,就像一张张滤网,内心顿然析出了干净而虔诚。

夏尔西里,蒙古语意为“金色的山梁”,位于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境内。集森林、草原、内陆湿地和荒漠等多种生态为一体。科研人员多次组织科考队,对保护区的地质、地貌和动植物资源进行考察,发现了一批重要的动植物类型。包括珍稀兰科植物红门兰等在内的野生植物一千六百多种;包括雪豹、棕熊等国家重点保护动物在内的野生脊椎动物一百七十多种;昆虫四百多种。

从博乐市向北行驶四十里,折道向西。新修的国境公路平坦畅达,视野辽阔,这很容易让人放牧舒展的心情。窗外不时滑过的牛羊,像白云的倒影,远远望去,闲适而恬静。在博尔塔拉草原,白云的存在,是为了证明天的蔚蓝,而牛羊的移动,则是为了强调山的辽远。

进入山区,转过几道弯,在丛林叠嶂中,忽现一座营房。铁丝网、路障和持枪的士兵,让神采飞扬的思绪即刻着陆现实,已进入军事管理区。连队门前有一块面积不大的草坪,茂盛的绿草和摇曳的野花,让肃穆的军营平添了几分妩媚。更多的设施和房舍,被郁郁葱葱的云杉遮掩了。通往夏尔西里的道路,仿佛也被大山和林木收入了囊中,只是在车子驶近时,路才从山的怀抱里,挣脱出一截。车轮刚过,便稍纵即逝了。

开始爬山,道路变得凹凸不平。所谓的路,是在崇山峻岭中开凿一条狭长的石槽,通往山顶的瞭望哨,是进入夏尔西里自然保护区的唯一道路。从连部的海拔一千五百米,到山顶的三千一百米,车子要在二十公里的山道上,盘旋攀升一千六百米的高度。一车多宽的砂石路,不时有石子被轮胎挤入山涧,半天才听到落地的回响。路的简陋和崎岖,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王安石的《游褒禅山记》:“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感觉王半山千年之前,就为我们这次出行,备好了预言。

车子停在瞭望哨的板房前,这里已是整座山峰的最高点。一道铁门拦住车队,门右侧的铁丝网后,是哈萨克斯坦的边境。人车登记后,车头沿着平缓的砂石路慢慢下行,我们的呼吸和心境,都嗅到了夏尔西里与众不同的生态味道。

空中花园

宽阔的砂石路逶迤进草丛深处,将原本繁密茂盛的草甸切割开来。沿山坡而上的,是梯次分布的各类林木,娉娉婷婷的雪岭云杉,挺拔高峻的疣枝桦,粗壮开阔的密叶杨等组成混交林,遮天蔽日,一统天下。林木脚下,顺势倾洒出绿茵茵的草地,竞相开放着各色野花,雪青的糙苏、淡紫色的黄芪、紫红的红门兰、乳白的蔷薇、金黄的委陵菜都向天竞放,姿态万千,形色娇艳。雄伟的苍劲和阴柔的妩媚,在盘亘错节的回旋中,和谐调配,而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更像是一条细绳,试图捆扎住这幅巨型油画。

往里走,山势呈扇状,变得愈加平缓起来,这让更多的花草有足够的空间来排兵布阵,从山巅一直流泻到坡底。极目远眺,青山似乎是为了阻挡住这一汪碧绿才耸立在前方的。却未曾料到,最终自己也难逃被绿化的命运,成为绿的招牌,张贴在天边。起伏的群山被一床硕大的绿色棉被严丝合缝地覆盖着,这种映衬使得棉被之上的蓝天,像一幅刚刚抖开的绒布,纤毫未染,通透深邃。而白云则是画家才涂抹上去的颜料,甚至还没来得及洇开,就凝脂了。或许视觉习惯了荒漠和戈壁的赭黄,面对充盈的苍翠和碧绿,却忘记了所处的地域,竟有了置身南国丛林的幻境。幸而雄性的阿尔泰山脉,昭示着天山的品质,阻挡住向前奔涌的思绪。无论是相机的镜孔还是人的瞳孔,过滤如此纯美的画面,总易产生幻觉——眼前的画作,是人工的合成。毕竟,天然的造化,总会有些瑕疵,而眼前的美景,却无懈可击。

惊叹总是被缓慢行驶的车轮碾在身后,而新的欢呼又常常突然诞生。拐过一道山梁,整车人的目光一下就被眼前盛开的紫色花朵灼伤了。

简直就是一片燃烧正旺的紫色火焰,从山腰烧向坡底。脚下大地仿佛也被它点燃,变得沸腾而热烈起来。我们纷纷涌下车,举起相机和惊叹,靠近火焰。

路基下,是集中盛开的柳兰,一些黄芪和委陵菜夹杂其中,我还从没见过如此密度的花草,没有间隙、没有秩序,甚至没有起码的生存空间。一株挨一株,一棵挤一棵,每株花草都饱蘸激情,蜂拥而上,几乎撑破了我们的视线。花是有灵性的,把自己打造的如此璀璨,理应得到人类的惊叹的。这一刻,积攒了太久的美艳从土地深处、季节深处、思想深处迸发出来,让人们为自己才发现它而惊艳不已、愧疚不已。

走进鲜花丛中看似为了留影,其实是抵挡不住色彩的蛊惑。脚步是被花香牵引着,游进紫色的海水中,波浪很快就淹没了身影,只好拨开一人多高的花草,踮起脚尖,面对镜头,露出狂喜的笑脸。

抬头,一道铁丝网赫然出现,对面就是哈萨克斯坦。国家的概念不再抽象,变成了触手可摸的现实。一步天涯,莫过如此。陪同我们的领队说,咱们这边已经修了路,汽车巡逻。我们紧紧抓住铁丝网,生怕自己漏了出去。站在祖国土地的最边缘,我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

(责编:韩婷、马亮)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