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儿时的红灯笼

2019年02月12日13:15  来源:乌鲁木齐晚报
 
原标题:彤彤灯笼事

正月刚过几天,大街小巷就涌现出许多卖灯笼的。五彩缤纷、造型各异的塑料灯笼让人眼花缭乱,装上电池还会响会转,磁铁一样吸引着小孩子的目光,但我还是怀念儿时的纸灯笼。

每年正月初十,母亲都会记着给我做灯笼。她从破旧的帘子上找来竹篾,用细线扎模型,有时是五角星,有时是亭子,有时是一朵小花,但更多的是动物的样子,因为我最爱小动物了。母亲从来不怕麻烦,总是耐心地捆扎、糊纸、描画,每一个线头都不放过,每一个缝隙都糊严实。两天时间,母亲把全部心思都用在了给我做灯笼上,所以每年我拿出去的灯笼,都会引来小伙伴们羡慕的目光。到了春风和煦适宜放风筝的时候,母亲会把灯笼稍作改造,我就有了同样逼真的风筝,这是很多母亲都想不到的。

灯笼做好了,就等着元宵节的到来。一吃过晚饭,虽然天上的月亮皎洁明亮,但我们还会点亮手中的灯笼,照出一片红色光晕来,让如雪的月光有了一点温暖的色彩。我们打着灯笼,呼朋引伴地聚在一起,或一字排开,或时聚时散,就像一群叽叽喳喳的小鸡,欢快地在村子里四处奔跑。有时,我们还专挑黑暗的地方,在那里,才更能显出灯笼照出的童话一般的世界。

有时,我们村或邻村里响夜戏,那热闹的戏场更成了我们活动的天地。和父母要上两毛钱,我们就一起打着灯笼到了戏场。电灯的光束照得戏台亮如白昼,但台下还数我们的灯笼亮,并且我们也不怕找不到谁,因为大老远一看灯笼,我们就知道谁在那儿。等到看累了,玩累了,我们就买上一些小零食,找个麦秸垛、树杈或砖垛什么的,边吃边看戏,虽然戏台上热闹,但看的什么我们第二天就忘了。

如今,母亲老了,上小学的女儿也不要纸灯笼了,我给她买的塑料灯笼就有好几个。但在到处灯火通明的城市里,灯笼的光芒显得渺小而孤单,这更让我怀念儿时乡下的纸灯笼,尽管它此时已在老家的一角被灰尘所覆盖……(寇俊杰)

(责编:盛瑜(实习)、韩婷)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