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产业援疆助力喀什一万八千余名少数民族妇女就业

换上工装 创造幸福(人民眼·产业援疆)

本报记者 谢雨 杨明方 阿尔达克

2018年11月09日10:0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换上工装 创造幸福(人民眼·产业援疆)

(人民日报 2018年11月09日 16 版)

伽师县兴业中小企业孵化基地的少数民族女工在国家通用语言培训班上课。本报记者谢雨 摄

疏附县依锦诚服装有限公司女工古再丽努尔熟练操作缝纫机。吴雁 摄

疏附县依锦诚服装有限公司车间一片繁忙。曾励 摄

喀什,是古丝绸之路重镇、南疆最大中心城市。

名声大,家底却不厚。喀什地区下辖12个县市,都是贫困县,被国家确定为“三区三州”重点深度贫困地区之一,大多数农村群众仍以农牧业为生,产业基础薄弱。

新一轮对口援疆工作启动以来,产业援疆成为重头戏。招商引资、投资设厂、发展产业,喀什迎来宝贵的发展契机。

然而,喀什也长期面临一道难题——受传统文化和社会环境影响,当地尤其是农村群众就业热情普遍不高,妇女进厂上班阻力不小。厂房建好了,生产线转移过来了,群众的观念却一时难以转变。能否激活内生动力,成为产业扎根成长的重要因素。

“要引导妇女发扬爱国奉献精神,自尊自信自立自强,以行动建功新时代,以奋斗创造美好生活,在祖国改革发展的伟大事业中实现自身发展,在人民创造历史的伟大奋斗中赢得出彩人生。”在同全国妇联新一届领导班子成员集体谈话时,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组织动员妇女走在时代前列,在改革发展稳定第一线建功立业。

喀什找到的答案,便是让妇女顶起一片天,壮大产业发展的巾帼力量。几年来,广东省援疆前方指挥部、喀什地区党委和政府、入驻企业一起发力,引导当地妇女走出家庭、走进工厂、走向社会。

困 惑

一边建好了工厂、敞开了大门,却招不到员工;一边就业有需求、内心有意愿,却阻力重重。这个疙瘩不解开,贫困也就难以彻底摆脱

“试用期3个月,每月1900元,转正后,3000多元不成问题。这样的待遇,咋就没人愿意来?”刚到喀什投资时,东莞实业投资控股集团董事长刘波不无困惑。

那是2016年,通过广东东莞援疆工作队牵线搭桥,东实集团旗下的新疆东纯兴纺织集团有限公司落户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三师41团草湖镇,建起首期30万锭项目。可到附近乡镇招工时,应聘者寥寥无几。眼看项目即将投产,刘波心急如焚。

伽师县维吾尔族姑娘祖丽皮耶,倒是见怪不怪。得知她想进厂工作时,丈夫坚决反对:“你是女人,出去抛头露面算怎么回事?村里人会说闲话的。”

“像是我犯了什么大错。”祖丽皮耶说。小时候,她曾跟着父母到上海、深圳、武汉做生意,熙熙攘攘的城市生活令人向往。

不过,祖丽皮耶离家闯荡的梦想,到了高二那年就戛然而止。那天,父亲推门而进,话语中没有商量的余地,“你就要结婚了,不要再去学校了。”

祖丽皮耶的人生,与不少当地妇女一样,“结婚前归父母管,一般不能在外面抛头露面;结婚后归丈夫、公婆管,负责一家人的饮食起居。”

地处南疆的喀什,是维吾尔族人口最密集的聚居地之一,少数民族人口比例超过95%。“在当地尤其是农村群众的思想观念里,妇女就是要‘守家’。传统习俗的惯性、社会环境的压力,不仅束缚了当地妇女追求自立自强的意愿,也在一定程度上阻滞了喀什经济社会的发展。”新疆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所长木拉提·黑尼亚提说。

“就业搞不好,经济上不去,民生就难以改善;民心抓不住,稳定也会成问题。”喀什地委副书记、广东省对口援疆前方指挥部总指挥贺宇说,对经济社会发展总体滞后的喀什来说,加快发展是当务之急。

发展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关键,就业是让贫困群众摆脱贫困的根本。新一轮对口援疆工作尤其是第二次新疆工作座谈会召开以来,招商引资、发展产业成为重中之重,纺织、轻工、电子信息等产业陆续落户喀什……“经过几年的努力,喀什产业发展的架子搭了起来。”喀什地区发改委主任、援疆办主任孟建华说。

不过,现实中仍有尴尬:一边建好了工厂、敞开了大门,却招不到员工;一边就业有需求、内心有意愿,却阻力重重。

这个疙瘩不解开,刘波的工厂就无法顺利运转,祖丽皮耶的梦想难以实现,贫困也就难以彻底摆脱。

改 变

“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不管是谁都一样。”越来越多的当地妇女作别过往,进厂务工。更为重要的是,就业让她们看到了自身的价值与潜力

2016年,祖丽皮耶结束了6年的婚姻,摆在她面前的,是沉重的生活压力:一双儿女要养育。

“你的普通话这么好,怎么老在家待着呢?”伽师县夏阿瓦提乡党委书记马杰登门,给祖丽皮耶送来了好消息——县里开了服装厂,正缺一名维吾尔语翻译。

就像赶上一场及时雨,祖丽皮耶二话没说答应下来。

请“亲友团”来工厂参观,用亲眼所见改变固有观念;在工厂里办起托儿所,安排班车接送员工上下班,尽力消除离家工作的后顾之忧……为激发就业热情,当地党委和政府、援疆干部、用工企业想尽办法。

最有吸引力的是县、乡、村“1+X+Y”(总部+卫星工厂+农户车间)三级就业模式。具体说来,就是总部设在工业园区,卫星工厂设在村里、沉到家门口,产品在卫星工厂生产好之后再运回总部。如此一来,当地妇女在家门口也能就业。

在疏附县吾库萨克镇一处村落,记者来到新疆雨枫灵服装有限公司的一座卫星工厂。走进车间,只见100多名女工坐在机器前,穿针、走线、缝制,动作一气呵成,缝纫机“哒哒”响个不停……

“厂子就在家对面,旁边就是幼儿园。每天早上一出门,送完孩子就能进厂上班,一个月工资1500元,家庭与工作可以兼顾。”员工图尼萨姑丽·吾甫尔说,原本还犹豫要不要去县城打工,如今卫星工厂来到身边,解了自己的两难之虞。

“走,去我新家看看!”出工厂门,过一条马路,一个铺着地砖、种着蔬菜的温馨庭院出现在眼前。客厅里一套崭新的沙发,是图尼萨姑丽·吾甫尔用自己挣的工资新添置的,“我会继续攒钱,再添置些新家具,把家收拾得漂漂亮亮的!”

“一传十、十传百,身边一位妇女、一个家庭的真实变化,会把大家的积极性慢慢都调动起来。”站在一旁的吾库萨克镇镇长阿依古丽·克热木说,现在到镇上走上一圈,能看到很多穿工装的少数民族妇女,“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不管是谁都一样。”

外出就业带来的最直观变化,是更高的收入、更好的生活。但更为重要的,则是让这些妇女看到了自身的价值与潜力。

有的,用柔弱的肩膀撑起了一个家庭的希望。

木也斯尔·麦麦提,一个曾经不得不与大学“爽约”的姑娘。3年前,弟弟的中专录取通知书和她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同时被邮递员送到家里,生活本就拮据的一家人还没来得及高兴,便为学费发起了愁。木也斯尔决定放弃学业,挑起家庭重担。

自2015年9月到工厂上班后,木也斯尔一领到工资,就会给弟弟转去生活费,剩下的钱补贴家用。

被问起是否觉得生活压力太大,木也斯尔摇摇头,直言自己很幸运,“村里不少与我年龄相仿的姑娘都早早嫁人了,更别说还能出去工作。”木也斯尔的心里还有个想法——等父母身体状况好一点,就去参加成人高考,通过学习深造提升本领。

有的,以顽强的毅力克服生活的艰辛。

古再丽努尔成长在单亲家庭,过去一直与母亲相依为命,从小就立誓要让母亲过上好日子。

2016年,她就职的诊所停业,困境中偶然得知东纯兴公司来乡里招工的消息,便拉着老公一起去面试,最终双双被录用。如今,古再丽努尔当上了生产组长,周末还常带母亲到巴扎买新衣服,“她嘴上说我又乱花钱,其实心里高兴着呢!”

“刚开始老公并不是很支持我进厂工作,但现在我们每天一起上下班,感情越来越融洽。”古再丽努尔说,“以前种地辛苦不说,收入还少,现在每个月除了自己吃穿用度,还能寄钱回家。”

(责编:杨睿、韩婷)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