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毫米之间的光明——2018年丝绸之路光明之行纪实

2018年09月10日18:53  来源:人民网-新疆频道
 

徐建江主任诊室来了一群脑瘫的孩子,大眼睛白皮肤,很漂亮。徐主任一个一个检查,用糖果和他们交朋友,让氛围变得轻松起来。看着徐主任的笑脸,你会觉得这世界上大约没有什么能让她烦恼的。我觉得专注于手术刀的女人最美,膜拜一下徐医生、黄医生、张医生这些女神吧。

等我办完差事回到诊室,张宇燕医生从手术室领着一个8岁天生两眼白内障的女孩让赵主任再看看,一通协商,讨论是否两眼都做,局麻还是全麻,小女孩是否听话。小女孩爸爸摇摇头:“不听话。”负责AB超的陆士恒加入讨论大军,一起耐心地给小女孩打气,别害怕。陆医生苦口婆心:“这可能是你一生最好的机会呀!”

门诊的赵培泉教授和北大国发院志愿者朱燕萍。刺梨 摄

荷花医生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叶荷花医生负责这次流行病调查研究,统管着无数高精尖设备,她一直笑颜如花。他们在暗色的房间里忙碌,几乎抬不起头,偶尔也要支援一下门诊。

我奉黄欣医生之命传话:“这里木脱综合症很多。”心里嘀咕,“木脱是什么?”荷花医生正蹲在地上为病人检查,头也不抬:“让门诊医生注明。”后来,崔红平医生告诉我:“剥脱综合症,是白色人种特有的眼病,眼科考试都是这类题。可黄种人几乎没有,我们很难遇到。”

感谢温柔相待

赵培泉主任偶尔有些孩子的天真,时不时惊叹:“这老大爷真像俄罗斯人呀。”“这男孩子长得像美国人。”“瞧,他的眼睛是蓝色的,啧啧。”他也会骄傲:“我们带的是最好的设备,在上海查一次都是几百块呢,去检查一下吧。”

其实,连我们都时不时惊叹,塔吉克族的高鼻大眼,还有浓浓的乡村味道。这是一个很善良的民族,从病人的谦让到有责任心的志愿者,都让我感动。

忙碌的赵芝玲坐在门诊喘口气时,一个塔吉克族老太太靠近她,摸着她的脸,亲她一口,把她吓一跳。当地志愿者笑着解释:“这是最高的礼节呀。”

李青松医生给一个塔吉克族老爷爷看完眼睛,老爷爷居然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朵干巴巴的花,他要献给这个真心帮助大家的女人。

这些瞬间总是打动人心,诠释了上海医生们和志愿者坚持光明行的意义。我们同样也被这些善良的人们温柔相待。

【义诊第三天】

高反

蒋亚平学长因为高反严重,被救护车拉着回喀什,很难想象他来的时候举手向天的豪迈。义诊第一天上午,蒋学长已经有高反反应,中午休息下,下午又去手术室忙碌。晚上结束后,快半夜十二点,蒋学长还挣扎着到小队长的房间参加小会,指导大家写文章。第二天白天他的高反就相当严重,剧烈呕吐一晚,再坚持下去很危险。

不过据说蒋学长一回到喀什,氧气充足,气压下降,远程指导我们,每每工作到深夜。

志愿者朱红艳的高反也很严重,除没有呕吐,多走几步都要喘很久。偏偏她的岗位工作时间最长,她带着氧气袋一直坚守手术室门口,把自己的饭分给那些没有吃饭的老人们。还好,精力充沛的赵芝玲会帮她替一下晚班。回到喀什,她也变得鲜活起来,但很快开始醉氧,好几天平躺着不能起来,起来就发晕。

北大国发院朱燕萍是跑马选手,恨不得在塔县也坚持跑步,回到北京,自然更没有放在心上,又去跑步了,然后她就醉氧,躺好几天,也没有起来。

北大国发院志愿者蒋亚平。刺梨 摄

手术室内外

这个节日,上海眼科医生们和来自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等机构的志愿者们是在医院度过。

手术室里,眼科专家赵培泉大脑袋上顶着一个粉色卡通小狗图案的幸运手术帽,憨态可掬,要知道他可是业内公认的大拿和铁人。他笑着试图安慰躺在手术台上8岁的塔吉克族小女孩,要坚强,不要害怕。看着高鼻深眼的小女孩,赵铁人很萌地决定用英文来鼓励,显然,并不是皮肤白就懂英文,小女孩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索性哭了起来。

手术室里的赵培泉教授和黄欣医生。崔红平 摄

小女孩单眼天生白内障,才8岁。她父母年轻,脸很有立体感,像电影明星,不太懂汉语,为女儿的眼睛满脸愁容。崔红平医生很有耐心地陪着小女孩聊天,手术室外,细心的志愿者朱红艳赶紧拿一个玩具给小女孩,她紧紧抓住,一句话也不说。

手术台前,赵铁人的萌系英文不管用,崔医生和美丽的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黄欣医生也扑到小女孩身边,轻声细语安慰,直到小女孩在麻醉中沉沉睡去。赵铁人操刀,黄医生配合,动作娴熟,手术很快完成,看起来如闲庭信步般轻松。崔医生一边给我放手术视频,一边给我解释这个手术的难度。

白内障手术真正的成功不仅仅是让患者重见光明,而是要在虹膜和角膜之间三毫米的空间完成剥离白内障、放置人工晶体的动作,在这个过程中,除了晶体度数要准、位置要正外,还需要尽可能不触碰三毫米以外的部位。人的眼睛经过几百万年进化,非常精密而脆弱,损伤虹膜或囊膜,并发症比如青光眼等会造成严重后果。而孩子的眼睛晶体比大人软,看似好做,因为还在发育,其实要求更精湛的技术,才能避免严重的并发症。小女孩单眼白内障越早治疗越好,如果不及时治疗,会形成弱视,危及好的眼睛。

崔医生说,塔吉克族是白色人种,医生们遇上以往只在教科书和职称考试中存在的剥脱综合症,而黄色人种乎没这症状。所以,在塔县白内障手术难度大为提升,晶状体脱位、悬韧带断裂,还好他们带了张力环、虹膜拉钩、囊膜拉钩,悬吊晶体,最重要的是一群技术精湛的大夫,而赵主任的妙手是所有医生的定心丸。

沉睡中的小女孩被推出手术室,她的父母和舅舅在手术室门口迎接她,脸上有了笑容,紧张了一天的人们心里都充满喜悦。美丽的塔吉克女麻醉师拉着我和崔医生去看苏醒的小女孩时,她正叽哩哇啦说着话,崔医生高兴地嘱咐小女孩不要揉眼。而赵铁人还在手术室继续奋斗。

楼下门诊里挤满做完白内障手术来复查的人。78岁的艾沙汗大娘坐了8小时车来到塔县,胸前别着党徽的68岁的铁里木汗和49岁的铁米尔满口谢谢。塔县医院院长遗憾地说,突发的泥石流挡住了好多人。在古尔邦节,有一百多当地百姓重获光明,他们内心有多喜悦。塔吉克族人用最高的礼节表示感谢,他们会亲我们的手,用手抚摸我们的脸,再亲一下脸。下午时,医院医生护士们按当地习俗拉着门诊的医生和志愿者们去他们家里过节。每家都是满桌的瓜果、油酥饼和油酥条,还有热呼呼的羊汤,鲜极了。塔吉克族人热情好客,善良朴实,只要看见穿白大褂的志愿者们,便会停下来,专程相送。

当然,下午那个时候,崔红平医生还在盘算着那对天生眼睛没有发育的兄弟俩,怎么接他们去上海接受整形治疗,怎么给弟弟的一只眼睛带去一点点光明,怎么从基因检测上帮助这个贫苦的家庭。赵主任和其他医生们仍然在手术室里,奋斗在那三毫米空间,秉持医师誓言,不论贫富,救死扶伤。

塔县丝绸之路光明之行3天义诊累计门诊879人,眼科手术141台,全部成功,患者100%复明。有几例难度极高的手术,都顺利完成。义诊结束后,赵培泉又带领大家去了海拔5200米的红旗拉普哨所,为边防士兵义诊。 (郑琰)

(责编:杨睿、韩婷)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