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毫米之间的光明——2018年丝绸之路光明之行纪实

2018年09月10日18:53  来源:人民网-新疆频道
 

“再给大家培训一下吧。”我拉着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普陀医院李青松医生的手,让她去做说服门诊医生的工作,她脾气很好:“好好好。”一个早上,她边吸氧边用裂隙灯给病人看眼睛,用光三袋氧气。

“怎么视力又测反了?”看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周激波医生痛心疾首的样子,你就能体会他有多认真。刚开始视力组护士们手生,左右眼反了几个,医生们火眼金睛,一下抓出来返工:“没有一件事是小事呀,测视力是个技术活呀,我们对护士都是反复培训的。”其实视力组护士和志愿者也很不容易,不是每个病人都听从安排,测得很费力,当地小护士志愿者都被一个病人女家属骂哭了,我心疼地抱了抱小志愿者。

上海市静安区市北医院陈吉利医生补位意识很强,排班的门诊医生还在手术室忙碌,他便变身门诊医生,去门诊门口的人流。

门诊的桑延智医生和塔吉克族新婚夫妻。刺梨 摄

好脾气的塔吉克族人

塔吉克族是白色人种,高鼻深目,好多女孩子们都象大明星一样美。塔吉克族人脾气很好,总是不着急。

门诊AB超排着无穷无尽的长队,复旦大学附属浦东医院陆士恒医生一天测了120人,累瘫了。据说塔族人的大眼睛总是不肯固定,总是乱转,陆医生当然不允许测不准,一个合适度数的晶体是白内障手术的保证。于是,每次我们把病人送去排队,都感觉从枪林弹雨中冲出冲进,海拔3100米突然有了反应。

病房超人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缪晚虹医生和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崔红平医生坚守病房,我奉李青松之命带着七十多岁老奶奶让他们确认手术与否。只见眼科超人崔红平医生大着噪门左右衡量:“天生发育不良呀,虹膜脉络膜缺损,弱视,眼球震颤,五极核白内障,高难度。先散瞳。”下午我再去探班,崔医生大声说:“重新检查一遍,我们研究一个小时,还是收了老奶奶,要是不收她,整个喀什、乌鲁木齐都没人能做这个手术,让赵培泉铁人做吧。”

探班也不是白探的,缪主任和眼科超人崔医生让我带回没做AB超的病人回门诊,上海市眼病防治中心刘红娣医生自信地说:“胬肉手术不用AB超。”然后我再冲进AB超无边长队中捉回病人。

几趟下来,妥妥的上万步。

手术室门外

门诊志愿者工作杂乱无章,好处是及时下班,手术室和病房则是非常忙。新疆有时差,下午二点下班,四点上班,说实在的,这个工作时间很让人疲累,每天8点半集合,晚上8点下班太过漫长。下午我给手术室门口登记检查的志愿者飞鹤乳业的朱红艳送绒衣。她高反厉害,吸着氧气,劝着一个塔族大娘:“您别一听响动就睁眼看,眼药水都流出来了,总是散不了瞳。这不,别人都做手术出来了,你还进不去。”塔族大娘笑着点点头,手术门一打开,便又睁开眼去看。红艳无可奈何摇摇头,大娘多么盼望光明。

手术门一打开,我一眼瞧见蒋亚平学长站在门内给病人戴头套、穿衣服和鞋套,引导病人。之前我们调侃学长,光明行志愿者大都从门诊登记开始熟悉情况,北大国发院前几届毕业生新希望集团刘畅从门诊到手术室大概经过了6次光明行。北大国发院杨壮教授也在此“重要”岗位呆过。没有想到蒋学长一来就到这么重要的岗位,手术室多么神秘呀,即使在门边上。不过,看着蒋学长穿着白色大褂和蓝色隔离袍,戴着口罩,大热天这样捂着,还是比较难受的。

手术室外的志愿者朱红艳和老人们。李健 摄

美丽的新娘子和特警新郎

有一个刚结婚两周的塔吉克族新娘子,和丈夫一起送婆婆和妈妈来看眼睛,按当地习俗,她穿着红色盛装长裙,长发戴着红色长纱和漂亮的银饰,美如天仙,医生和志愿者们都争着和他们合影。

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崔红平医生从开始就很关注这对美丽的新人,看着他们一直默默排队,从门诊登记、测视力、初诊、AB超到病房,整整一天。新郎一米八几的大个,穿着特警服,就这么默默陪着,没有用军人优先的公认福利,崔医生心里有些惊讶。

晚上,他们看起来有些着急,崔医生主动上前询问。原来当天手术太多,快排到婆婆就满了,要明天才能手术。工作忙,小两口是双职工,只请一天的假,所以很为难。

崔医生主动用对讲机和手术室里的赵培泉教授联系,把情况讲明,赵铁人毫不犹豫同意加多一台手术。

小两口千恩万谢,觉得很不好意思。

【义诊第二天】

超人来了——崔红平医生

8月21日早上是眼科超人崔红平到门诊值班。超人就是超人,那个风风火火,整个诊室都在沸腾。前天手术的病人一股脑涌到门诊复查,崔医生豪迈地说:“来,我来培训你们换药。”当地护士志愿者负责技术工种,我们比较笨拙地递药递胶布。小志愿者章婧恰是中山大学大一医学生,从病房过来帮忙,熟练地撕胶布和准备纱布,搀扶病人。小志愿者孟润德也一样,从测视力到送病人,忙前忙后,随时补位,还有在手术室里消毒、奋勇去搬设备的周励洋,他们一点都不惜力的样子,所有人都看在眼里。超人如风如火,忍不住挽袖要加入换药,可是病人一个接一个,他也只能继续留在裂隙灯前。前天这些病人全是他和缪晚虹医生过手的,他给我们介绍每个病人情况,手术难度如何,超人的记忆力呀!

大管家赵芝玲引来一个七岁的脑瘫男孩,本来什么都不配合,一见眼科超人,什么都听,什么都配合,居然还对崔医生说出谢谢。

两只招财猫——赵培泉和徐建江医生

8月22日是塔吉克族的大节,古尔邦节,如汉人的春节。21日早上门诊人数就明显下降,其实塔县总人口也不多。

下午,赵培泉主任和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徐建江主任轮值门诊。赵主任从手术室下来,笑着说:“周激波说门诊人不多。”然而,两个主任就没怎么停过,一直忙到晩上七点。总是笑嘻嘻的徐主任说:“看来我们是招财猫。”

有一个7岁男孩眼睛情况复杂,如果手术只能全麻。赵主任想了想:“留下电话吧,你们能去上海吗?我们会减免你们费用的。”小孩父母听不懂汉语,留下电话。赵主任不放心地问:“他们家有钱吗?”志愿者翻译后,小孩父亲叽里呱啦的,大约家里有很多耗牛,大家都笑起来。总之,我一扭头去找眼药水的功夫,回来看见赵培泉和陈吉利嘀嘀咕咕在商量接另一个孩子去上海做手术的可能性。

(责编:杨睿、韩婷)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