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团式 传帮带 院包科

医疗人才援疆 出实招见实效

杨明方 廖冬云

2018年07月30日10:3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医疗人才援疆 出实招见实效

(人民日报 2018年07月30日 09 版)

7月19日,中山大学党委书记陈春声和中科院院士、中山大学校长罗俊,带领中山大学各附属医院50余名专家,齐聚新疆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喀地一院),为中山大学附属喀什医院揭牌。这是中山大学第一次在广东省外建立非直属附属医院。“喀地一院在未来的3到5年,要跻身全国百强医院;医院年转诊患者降到百名以内。”罗俊表示。

在中组部、国家卫生健康委的指导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卫生计生委深入贯彻落实医疗人才“组团式”援疆工作各项要求,充分调动援受双方积极性,从2016年4月起,先后有两批315名“组团式”援疆医疗人才入疆,对南疆四地州、塔城地区、吐鲁番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师的8家医院实施“组团式”对口支援。

一个院长带来一批专家

广东医疗援疆干部张琪任喀地一院院长、上海医疗援疆干部崔勇任喀什地区第二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喀地二院)院长、江苏医疗援疆干部丁强任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克州人民医院)院长……“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各援疆医疗队领队担任医院“一把手”,对贯彻执行先进理念、发挥管理团队作用、实施医院各项改革、调动全院员工积极性、处理援疆专家和地方专家的关系更有推动力,也更能有效推进内地先进做法适应受援医院的“土壤”。

当然这些院长并非“单打独斗”,他们背后还有一个强有力的团队,组建成一个个微型医院,为受援医院插上腾飞的翅膀。

程燎原是喀地一院的“留级生”:援疆本已结束,根据受援医院需要,他继续留了下来。他用了一个形象比喻给记者阐述“组团式”援疆的含义:医疗、教学、科研、管理四个轮子缺一不可,受援医院才能走得更快更稳。

2018年喀地一院到任的援疆干部有22名,在他们背后有一支支过硬的医疗团队:中山大学、南方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广州中医药大学……共同形成强大的专科联盟,与喀地一院签订合作协议。正如张琪所说:“‘组团式’医疗援疆,就是医疗援疆干部一棒接着一棒传授医技,润物细无声地改变着当地医院。”

人才是医院最不可或缺的资源。喀地二院制订了领军人才、优秀人才、紧缺人才三大培养计划,其中领军人才培养计划主要依托上海医学院校,如复旦大学共招录喀地二院51名在职研究生,已有31名顺利通过答辩,获学历、学位证书,医院研究生人数从2012年的5人增加到目前的115人。

“组团”还向县乡基层延伸。6月29日,住在新疆疏勒县人民医院的一名产妇剖宫产14天后,高烧不退,他们就联系了喀地一院的产科主任过来指导。四天后,产妇体温恢复正常,病情也得到缓解。“‘组团’让我们县级医院也从中受益。”山东医疗援疆干部、疏勒县人民医院院长王浩说。

一个师傅带出一群徒弟

7月20日,透过喀地一院核医学科走廊的窗户望去,一个庞然大物赫然立在机房里,“门外汉”看它像CT,其实它是PET—CT,有了它可以查明肿瘤活性指标。这台机器在很多大医院都少见,如今却在祖国西部边陲的喀地一院安家落户。这是广东省对口支援送给喀什各族群众的厚礼。去年年初,PET—CT刚到来时,科室人员没见过更不会操作,广东医疗援疆干部李洪生博士帮他们学会了驾驭这台机器。

阿卜杜萨依木·伊拉木是李洪生的徒弟,目前是核医学中心住院医师。3个月前,有一位病人从其他医院转过来,做完PET—CT后,李洪生看片后得出论断:病人得的是乙状结肠癌,目前癌细胞已转移到肺部。“李博士的精湛医术让我佩服,我要向他好好学习。”阿卜杜萨依木说。通过一年多的学习,他已经能够自己诊断典型性疾病了。

“我的师傅杨军对我进行的是‘魔鬼式’训练。”和田地区人民医院检验科分子生物学实验室负责人古丽娜尔·阿不拉调皮地说。今年4月,古丽娜尔和她的“师傅”、天津医疗援疆干部杨军一起去乌鲁木齐参加自治区青年科研项目开题报告,什么时候吃饭、什么时候训练、什么时候睡觉,杨军都给她掐着表。“这让我在正式答辩时有了出色表现。”古丽娜尔笑着表示,杨老师就是她的坚强后盾。

看到徒弟取得这么好的成绩,杨军又把古丽娜尔推荐到天津医科大学读博士,今年年底正式入学。“等我读完博士,还会回到这里,为和田老百姓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古丽娜尔认真地说。

“有了江苏医疗援疆专家王俊宏老师的指导,我完成了从爬到跑的蜕变。”克州人民医院心血管二科副主任许天宝说,他从能做3种心脏手术到独立做20多种技术含金量很高的手术,都与师傅的指导密不可分。不到两年时间,他已经独立完成500余台心脏手术,实现由助手向全能医师的转变。

各支援团队与当地400余名医生结成帮带对子,不断完善“传帮带”人才培养机制,采取“团队带团队”“专家带骨干”“师傅带徒弟”等方式,培养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

一所医院帮扶一个科室

上海医疗援疆把瑞金医院先进的重症治疗理念和多样的治疗手段带到喀地二院。去年11月,一名怀有7个月身孕的重症急性胰腺炎患者来到二院,伴有循环、呼吸衰竭、肾功能衰竭及腹腔内高压,随时可能出现心跳、呼吸停止。与家属充分沟通后,经过产科、普外科和援疆医疗专家杨之涛的共同商议,决定终止妊娠并积极采用重症急性胰腺炎早期综合强化治疗方案。经过近2个月的救治,患者最终痊愈。

上海市援疆工作前方指挥部总指挥杨峥表示,上海市精准帮扶,在推进科室做强上下功夫,以医学中心建设为重点,充分发挥“以院包科”机制优势,协调上海9家三甲医院遴选优势学科资源,与喀地二院合作成立8个临床医学中心和1个实验研究中心。以多元支持为依托,通过实行跨医院同学科多对一帮扶、“小组团”项目化帮扶、医疗人才柔性帮扶等方式,进一步整合资源,对接支持。如今,喀地二院已有8个临床科室和1个实验中心实行“院包科”。经过后方医院的扶持,喀地二院医疗水平显著提升。

7月24日,记者走进和田地区人民医院宽敞整洁的临床医学检验中心,检验科的医务人员身着白大褂、头戴蓝色帽子,站在一个个仪器前分析数据。2018年1月以来,天津从“医教研”等方面对和田地区人民医院进行帮扶。力争在3到5年内,把和田地区人民医院临床医学检验打造成为在南疆具有重要影响力的重点学科。

自2017年2月以来,江苏省人民医院重点帮扶克州人民医院心脏内科,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重点帮扶克州人民医院心胸外科。截至目前,在前后方医院的共同努力下,已经成功完成了110例复杂的心脏手术。

据了解,受援医院和援疆医疗队充分发挥后方牵头医院和包科医院优势,继续集中优势力量打造重点专科、特色专科,推动多学科交叉发展,基本形成了门类较为齐全、覆盖较为广泛的科室体系,着力解决疑难危重疾病、地方多发病、常见病等在当地救治难的问题。目前,共有8个牵头单位和61个包科医院,帮助受援地建设了142个科室,打造了84个重点科室。

(责编:杨睿、马亮)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