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阿克大渠两代守水人

2018年06月10日11:05  来源:人民网-新疆频道
 

六月,初夏的脚步刚刚抵达阿尔泰山,清冽的河水蜿蜒流淌,把来自阿尔泰高山的雪水从克兰河引入沃野,灌溉出阿山第一团一八一团巴里巴盖垦区克木齐盆地万亩良田,源源不断的生命之水滋养着梦中的绿色家园。

逆流而上,位于阿勒泰市南郊的“阿克大渠”渠首静静伫立,渠首下的河水哗哗作响,这条以阿勒泰市和克木齐共同命名的大渠缓缓流淌了半个世纪,王建国父子两代人在这条大渠上也坚守了近半个世纪,大渠两岸兵地22个乡村10万亩土地直接受益,为两岸的各族群众带来福祉……

初夏时节,正是农田和草场灌溉的高峰期,加上前两天的大风天气造成河水湍急迅猛,在克兰河大峡谷的阿克大渠,十师水利管理处阿苇滩水库管理站职工王建国在大渠上不分昼夜地忙碌着,来回巡渠,察看渠道情况,根据水情在渠首一次次摇动水阀。

就像父亲当年一样,王建国把青春岁月全都留在了这条大渠上。

1964年春,原新疆兵团司令员陶峙岳将军、政委张仲瀚陪同原国家农垦部部长王震将军来到兵团十师一八一团一营视察,陶峙岳将军当场挥毫写下这样的诗作:

塞外江南克木齐,屯边垦植两相宜。

田畴染绿黄沙净,林带成荫引路迷。

戈壁翻身为沃土,阿山遍野走羊羝。

共看白岭千秋雪,也作春潮灌入畦 。

此后,《塞外江南克木齐》这首脍炙人口的诗歌开始在兵团大地上广泛传诵。

同年,王建国的父亲从山东青岛转业来到了十师一八一团,在塞外江南克木齐二连扎根,戍边守土,建设家园。

在挖渠引水、开荒种地的火热年代,由于积劳成疾,军人出生的父亲患上了严重的胸膜炎。1972年10月1日,在这个颇具纪念意义的日子,倔强且不服输的父亲举家来到了阿克大渠龙口,成为这个龙口的第五任守水人。

半边土堆垒的两间房屋、一对军垦夫妻、几个小儿女,第一代守水人在荒凉、寂寞的龙口驻守,用拓荒者的汗水为阿山脚下的粮仓提供水源,用兵的精神为塞外江南染上绿荫。

最初,这片荒芜的土地没有人烟,也没有路,渠邦就是路。没有地,就在渠首边开垦土地,父母沿着这条路巡渠,孩子们沿着这条路上学。一家人以渠为伴,守着她、护着她。

作为家中的长子,王建国早早学会了替父母分担重任。受父亲影响,14岁时,王建国就学会了如何看云识天气,在什么样的天气情况下调节闸门,根据下游的需水量计算出放水量……严酷的环境、生活的磨砺,小小年纪的他俨然已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看水人。

“晴天、雨天、高温天气下、冬季破冰,刮风就要把水降低10公分,被风掀起的浪头涮渠梆是很危险,大太阳的时候就要把蒸发量算进去,保障下游正常用水,看云识天气,做好预判……”王建国说。

高中毕业后,王建国积极报名参军,在部队里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退伍后,面临选择的时候,父亲的一句“回来看龙口吧!”就把年轻的王建国留在了龙口。

仿佛是一种宿命,王建军像当年父亲接受来到一八一团的号召一样,穿着一身橄榄绿回到了阿克大渠龙口,和父亲一样,他把自己的青春和未来也交给了龙口。

阿克大渠全长22公里,不仅灌溉克木齐3000亩土地,沿途还有一牧场、阿苇滩、气象局等单位,22个乡村、10万土地直接受益于这条大渠。为充分利水资源,解决下游的用电问题,一八一团架设了120公里的高压输电线路,使38个乡村用上了水电……把“功勋大渠”的徽章送给阿克大渠实不为过。

在用水高峰和克兰河的枯水期,王建国白天晚上都睡不好,水量有限,都想第一时间用上水,王建国总是站在兵地共同利益的角度,仔细算账,确保下游用上水。

阿尔泰山区的暴雨说来就来。

1991年7月的一个夏夜,一阵疾风过后就是倾盆而下的暴雨。害怕雨水导致渠水漫顶,父亲一刻不停地巡渠,死死盯着沿线。雨大心急,双脚猛地被滑倒,顿时,右脚腕钻心疼痛。大渠安全保住了,父亲的右脚却骨折了。

后来,父亲的右脚腕里装了一块钢板,支撑着父亲继续在这条渠上巡视,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那块钢板仍像勋章一样陪着父亲长眠大于阿克大渠。

一直以来,多年的疾病折磨的父亲直不起腰背,脚受伤后,父亲巡渠更是不方便了,父亲又开始带着弟弟王建军巡渠。

不知是家长的威严还是一种使命在召唤,1991年,弟弟王建军接过父亲的班,1993年弟媳接了母亲的班守在龙口,王建国在电站守水,王建国的爱人在电站工作。一条大渠上,一家、两代、6口人驻扎在此,岁月和奔流不息的渠水流淌了半个世纪。

远离人群,却又肩负着极大的使命,王建国对父亲的选择不理解。

年轻的时候,王建国经常和和父亲扛起来“图了个啥,人也见不到,交通不方便,面粉都不够吃,大雪封路,几乎与世隔绝……”后来长大了,干了这个才慢慢知道,必须有人守在这里。

王建国巡渠,背一壶水,带几个馍馍就出发了,没有交通工具只能靠一双脚,哪里危险就哪里加固哪里。常年坚守在里,他对大渠的脾气和秉性一清二楚,看水,听水,就能判断出放多少水。大雨季节来临,王建国更是繁忙,也更加细心,生怕水流量太大,造成垮堤事件。

阿尔泰山区天气多变,大渠管理路段偏僻,交通不便,道路不畅通,只能步行。在干渠管理农业用水高峰期,调节水阀的频次十几次,记不清在这条水渠走了多少趟,累计完成总水量7500多万方,阿克电厂4000多万瓦时,调节农业用水800多万方。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么多年留在这里都没有离开,王建国感受到的是责任心越来越大,一个萝卜一个坑,一环扣一环,什么岗位都要有人。

在单位党组的带动下,王建国没有放松对党建知识业务知识的学习,通过党组织带动影响,王建国发挥老党员先锋模范作用。40多年的岗位坚守,王建国完成总水量7500多万方,阿克电厂发电量400多万千瓦时,调节农业用水800多万方。

如今,母亲朝玉香还住在龙口,守着和父亲亲手盖起来的小屋,守着和父亲共同的家,守望着父亲种的树,守着难舍难分的龙口。

“那时候,孩子爸爸身体不好,带着孩子来到龙口。在这里没有人,孩子们见到放羊的就站在那里盯盯地看着一动不动。”说起当年条件的艰苦,朝玉香眼前浮现出当年的一幕幕。

同样,受父母影响,弟弟王建军从小跟着父母管水,长大了,他们接过了接力棒,继续管水,性格耿直的他对工作一丝不苟。

他在父亲栽种的树木旁又开垦出菜园,种花草,种果树,把生活打理得有滋有味。家还是原来的家,龙口还是原来的龙口,弟弟王国军却悟出了简单快乐的人生哲理。

在王建军眼里,过去住的老房子是半地窝子,路不通,绕着过土路,一般的车进不来,赶毛驴车出去。冬天出不去,备一个冬天的面粉清油。工资刚开始才70多块钱,现在每个月2700块钱感觉很满意。“管水这个活,也出不去,只能在家里搞点副业,喂鸡、种菜,管水的责任心相当大,出了问题,老百姓就倒霉。”王建军说。

如今,王建国也到了快退休的年龄。不论在哪里,耳畔都是克兰河的水声在阿克大渠里欢快流淌。父亲离开家的时候,因为耳边听不到水声,总是睡不着觉。如今,王建国也落下同样的毛病,听不到水声就难以入眠。

一家人都是管水的,很光荣。在这里干了一辈子,听不到水声觉都睡不着,希望带出个徒弟,经验不是一年两年能摸索出来,平时除了本职工作以,常常劝阻游玩的人不要乱采。

从年少到白发,从一个人到两代人,在阿克大渠上闪耀的是不忘初心的奉献和执着,他们的精神将和阿克大渠一样源远流长。(樊晓丽)

(责编:韩婷、马亮)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