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人的高考

2018年06月07日13:06  来源:新疆日报
 
原标题:三代人的高考

  从1977年恢复高考制度至今,已经40多个年头了。40年,在岁月之河中算不了什么,但对于人的一生而言可谓漫长。如果再把“40”这个数字与高考联系起来,心中又会激荡起一种难以名状的情感。

  父亲是恢复高考的第一批考生,那批报考者,年龄参差不齐,甚至不少已结婚成家。据他回忆,那年,正在下乡插队的他突然从村头的大喇叭里听到恢复高考的消息,便立刻放下锄头,激动万分地狂奔回家,从箱子里翻出仅有的几本书,紧紧地攥在手里。当时,几乎没有所谓的复习资料,他便和报名考试的邻居组成了一个复习小组,白天干活,晚上几个人就把各自手头上的教材集中起来,然后围坐在煤油灯下交换着看。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高考的日子。那是一个冬日,奶奶早早地起了床,把6个煮熟的鸡蛋连同满满的期望一同装进父亲的挎包里。等待的结果是漫长的,在那一天天的煎熬之后,得到的却是父亲落榜的消息。爷爷很生气,觉得父亲给家里丢了脸,老人家一连两个月都没出门,父亲也整日闷闷不乐。在奶奶和姑姑们的轮番劝说下,半年之后,家人才总算有了笑脸。但是,由于种种原因,父亲后来再没参加过高考,这也成了他心中不小的遗憾。

  因为父亲高考失利,考大学的“光荣使命”落在了我的肩上。尤其到了高中阶段,父亲就一再嘱咐我,一定拿出所有力气,考上一个名牌大学。为了圆梦,父亲和母亲省吃俭用,给我买了录音机、随身听以及各种英语磁带。然而,那时正值青春年少的我,却迷恋上了音乐。白天从同学处借来流行歌曲磁带,晚上躲在被窝里偷偷听。那次,正听得入迷,被子一下子被掀开了,我一个激灵,看到的是一张怒目圆睁且极其失望的脸。父亲长长吐出一口气,我知道那是在极力压制心中的怒火。几分钟之后,他坐在床边,竟然心平气和地跟我聊起来。我记得很清楚,我们爷俩说了整整一夜的话,那一晚,我真切感受到了一个落榜父亲的殷切期待。从此,我心无旁骛,整个人都和学习融为一体了。转眼间,距离高考只有一个星期了,父亲和母亲对我进行着全方位的照顾,从作息时间到每日食谱,从身体按摩到精神减压,可谓无所不及、无微不至。当时的高考被安排在7月的七八九日,天气非常炎热,在41摄氏度的高温中,我完成了“家族使命”,如愿以偿地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拿到录取通知书后,父亲极庄重地将其摆放在爷爷的遗像前,然后默默地站着。突然,他的双肩微微颤动起来,那一刻,我再次体会到了这张录取通知书的分量,体会到了父亲心中那“你子不如我子”的复杂情感,心中顿觉五味杂陈。

  今年,女儿参加高考。一直以来,我和妻子并没有给她定什么目标,因为我切身体会过那种“亚(压)力山大”的滋味,我们不想将这种感受再延续下去。再者说,现在的各种资讯以及周边人的态度,早就给面临高考的孩子们铺就了一张无形的网,在这种环境中,父母的平心静气对孩子的正常发挥绝不是坏事。话虽然这么说,但我觉得当孩子进入考场的那一刻,自己还是会心绪难平。纵然现在的高考早已不是父辈那个时期的“一考定终身”了,但对于每一个高考的孩子来说,成绩的高低将在一定程度上决定未来的走向,谁不希望他们考出一个理想的成绩?不求光宗耀祖,只为有一个更加广阔的前程,这大概是为人父母者共有的心情吧。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几十年的高考,承载了无数家庭的喜怒哀乐,唤醒了一代又一代人的记忆,见证了整个社会的变迁、发展和进步。又是一年高考时,希望所有的考生,无论结果如何,都能够用一颗平常心对待,毕竟,它只是人生当中的一次考试。人生路漫漫,将来的“测验”还会很多,需要做的,就是不断地努力和拼搏。(韦良秀)

(责编:杨睿、韩婷)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