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60年来治理煤田火区50处,恢复植被1357万平方米

驯服“火焰山” 要上新手段(美丽中国·和谐共生)

本报记者 阿尔达克

2018年04月23日10:1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驯服“火焰山” 要上新手段(美丽中国·和谐共生)

(人民日报 2018年04月23日 14 版)

站在新疆乌鲁木齐大泉湖煤田火区治理工程的施工现场,远处,推土机与挖掘机齐上阵,近处,袅袅青烟从地缝中升起,再随风飘散。

大泉湖煤田火区只是新疆46处煤田火区中的一处。据统计,目前新疆煤田火区面积669万平方米,煤田火区治理工程正在加快开展。

“新疆是我国煤田火灾最为严重的地区,通过不断努力,一个又一个煤田火区的治理任务被攻克。”新疆煤田灭火工程局局长贾新勇说。

煤田火灾造成环境污染,严重浪费资源

新疆煤田火灾由来已久,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撰写的《水经注》中就有记载。

据贾新勇介绍,导致新疆煤田火灾频发的原因有三:其一,天山多数煤层厚度大、埋藏浅、露头普遍存在、风化氧化强烈;其二,新疆属温带大陆性气候,干旱少雨;其三,早期的不规范开采活动遗留了许多老窑采空区、地表塌陷和裂隙,导致地下煤层与空气广泛接触后自燃,并逐步发展成煤田火区。

目前正在治理的大泉湖煤田火区位于乌鲁木齐市西郊,是新疆八大重点火区之一,面积达31万平方米,距离市区仅20公里。

“大泉湖煤田火区的产生正是因为不规范开采导致煤田自燃。”大泉湖煤田火区工程一队副队长彭国旗说,早期开采技术落后、回采率低下,造成了矿井火灾。经过多年的不断燃烧,煤层顶底板垮塌,裂隙发育,形成目前高温成片的大面积煤田火灾。2015年4月,大泉湖地区还出现过高温塌陷。

尽管启动了治理,大泉湖煤田火区仍是乌鲁木齐市大气污染源之一。据彭国旗介绍,该火区每年向大气排放一氧化碳4926吨、二氧化硫1805吨、烟尘434吨,在低空造成有害气体严重超标,在中空对流形成大范围的酸雨,在高空破坏臭氧层。

据了解,新疆每年因煤田火灾损失煤炭资源442万吨,排放二氧化碳1320万吨、一氧化碳10.3万吨、总烃2.05万吨、二氧化硫4.41万吨、烟尘1.05万吨,同时释放了大量热量。

彭国旗说,煤田火灾除了对环境造成污染,还严重浪费了资源。同时,煤田火灾使周围森林与其他植被受到破坏,滑坡与泥石流等地质灾害也大大增加。

新疆有一支专业煤田灭火队伍

煤田灭火,任务艰巨。好在,新疆有一支专业的队伍。

1958年,新疆煤田灭火工程处正式成立。2008年,经自治区人民政府批准,新疆煤田灭火工程处改为新疆煤田灭火工程局。

“煤田灭火可不是浇浇水这么简单。”彭国旗说,经过多年实践,新疆煤田灭火队有一套成熟技术,包括剥离、打钻、注水、注浆和黄土覆盖等5道工序。

“先由推土机把火区作业面推平,然后用水管往火区注水。待温度降到70℃左右,再用钻机往地下火源上钻孔。紧接着,往钻孔里灌黄土泥浆,把地下裂隙堵住,隔绝火源和空气的接触。最后在地表覆盖一层厚厚的黄土,使煤层彻底脱离氧气。”站在施工现场,彭国旗向记者细致地介绍。

说起来简单,其实每道工序都不容易。“例如,在剥离自燃煤层上方的土层时,地表温度近80℃。坐在驾驶室里,一不小心把胳膊靠近车窗,就会被烫伤。”已经在火区工作33年的煤田灭火工程局员工莫新文说,面对动辄数百摄氏度的煤层火灾区,稍有不慎就有生命危险。

60年间,新疆煤田灭火工程局累计治理煤田火区50处,火区面积达1260万平方米,恢复植被1357万平方米,保护煤炭资源314.5亿吨。

地下煤火的热能,有望转换为清洁电能

不久前,国家发改委下达2018年新疆煤田重点火区灭火工程中央预算内投资计划的通知,今年将投资近8000万元专项实施包括乌鲁木齐大泉湖火区在内的三个重点煤田火区的灭火工程。

“专项资金的支持将进一步加快新疆煤田重点火区灭火进度。”贾新勇说。接下来,新疆将继续沿着科学规划、科技灭火之路,持续加快灭火进程。

2016年,国家发改委批准了新疆煤田灭火工程局经自治区上报的《新疆煤田火区治理规划(修编)(2016—2025年)》。按照规划,新疆现存的46处火区按燃烧规模、危害程度和治理难度被划分为8处重点火区和38处一般火区,预计将在2025年前完成治理任务。其中,6处无采矿权的重点火区主要由国家投资治理,其余火区由自治区和采矿权人投资治理。

据介绍,针对部分矿权人消极灭火及部分地区责任不明确的情况,去年自治区还出台了《新疆煤田火区管理办法》,为规范管理煤田火区提供了制度保障。

“煤田火区多处于人迹罕至的戈壁荒漠,在发现时已经具有一定规模。为了能在着火之初就及时发现、及时治理,我们得用好科技手段。”贾新勇说。新疆煤田灭火工程局现已基本建成了新疆煤田火区动态监测系统,在部分火区已实现实时温度数据传输、火区卫星识别及动态监测。

“传统的煤田火区治理易造成生态破坏,防灭火技术注水浪费水资源,并且降温效果有限,火区难以彻底熄灭,所以不能只停留在‘将火灭了就行’这种思路上”,贾新勇说。

据了解,目前新疆煤田灭火工程局正联合中国矿业大学将分布式煤田火区热能提取温差发电新技术在大泉湖煤田火区进行工程应用。

“该技术能够将地下煤火的热能直接转换为清洁电能,解决了传统的灌水注浆防灭火方式存在的浪费水资源、污染等问题。高品质废弃热能的有效回收利用,间接带走火区热量,在降低火区温度、加快火区治理进程的同时,减少了对火区的污染。”贾新勇介绍。

(责编:杨睿、韩婷)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