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团结一家亲】跨越24年的兄弟情

2018年02月09日11:07  来源:新疆日报
 
原标题:跨越24年的兄弟情

2月6日,艾尼瓦尔给宋勇利(左)看照片。古力米热 摄

“老哥,我们家搬到阿图什的新房了,你们全家都过来吧,我宰只羊,大家一起高兴高兴!”2月6日,家住阿图什市二建大厦的宋勇利接到了好兄弟艾尼瓦尔·阿布都热依木打来的邀请电话。放下电话后,宋勇利和家人便带着准备好的礼物前去赴约。

来到艾尼瓦尔家,两人一见面就紧紧拥抱在了一起。一阵寒暄之后,围坐在艾尼瓦尔家的炕上,屋内弥漫着手抓羊肉的香味,充满欢声笑语。

当谈起二人的故事,艾尼瓦尔赶紧从卧室拿出一本相册笑着说:“看图说话更有感觉。”相册里装有一张张精致的彩色照片。当宋勇利看到那张熟悉的照片时双手微微颤抖、泪水在眼眶打转,他拉着艾尼瓦尔的手,用维吾尔语说:“这张照片,你还留着呢,我们后半辈子还能一起称兄道弟真好!真好!”

这一本相册有何特别之处?宋勇利为何这样激动?笔者接过宋勇利手中的相册,看到一个年轻小伙躺在病床上,还有一张是他在镜头前比出胜利的“V”字手势,“这张是我被确诊为肺癌住院治疗期间拍的,这张是我做完肺切除手术恢复期的照片。”宋勇利解释道。

那是1994年,当时,宋勇利与艾尼瓦尔都是阿克陶县布伦口乡矿业有限公司的长途货运司机,从阿克陶县木吉乡煤矿到阿克苏地区拜城县跑运输。那几天下着大雪,地面结了冰,路很滑。宋勇利和艾尼瓦尔开着卡车在翻过阿克陶县木吉乡达坂坡时出了车祸。当时已到了深夜,出事地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由于受到撞击,宋勇利和艾尼瓦尔都昏了过去。“我们也不知道晕了多久,车门已经被冻住了,出不去,我们就在车里找些吃的,渴了就吃雪,冷了就互相搓搓取暖,就这样,我们挺过了3天3夜,也算是在鬼门关走一遭了。”宋勇利回忆道。

正是那次一起经历过生死,让宋勇利与艾尼瓦尔结拜成无话不谈的兄弟。宋勇利的维吾尔语也是那时跟着艾尼瓦尔学的。

那年,宋勇利36岁,艾尼瓦尔20岁。

1995年,宋勇利被确诊为肺癌,从喀什转到乌鲁木齐再到北京接受治疗,高昂的治疗费对这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艾尼瓦尔从外地跑车回车队才得知哥哥宋勇利重病的消息,他立刻赶到县城找了一个公用电话,打电话给宋勇利询问情况。

1997年,宋勇利做完手术回到阿图什疗养,艾尼瓦尔宰了几只羊送去。同时,他每次挣到了钱,分一半给宋勇利,帮助他渡过难关。几年后,宋勇利身体得到恢复,一家人的生活也渐渐好转。宋勇利和艾尼瓦尔两家人感情也越来越深。

“后来,我听老婆说,艾尼瓦尔每天都会打好多次电话询问我的情况,得知我要动手术,艾尼瓦尔向我老婆问我在北京住院的地址,他把自己的工资和私房钱邮寄过来了。之后,他特别惦记我,让我拍了住院时的照片寄给他,他想我了就看看照片。没想到,这些照片被艾尼瓦尔保存了20年,心里那种感激之情无法用语言表达啊!”宋勇利抹着眼泪说。

2001年,艾尼瓦尔和妻子因为没有生育孩子决定协议离婚,宋勇利听说这个消息后,就带着妻子宋桂铃去艾尼瓦尔家给他们夫妻俩做思想工作,最终,艾尼瓦尔夫妇愿意随宋勇利夫妇去乌鲁木齐做检查。艾尼瓦尔看到检查结果后明白自己错怪了妻子。一年半后的一天,宋勇利接到艾尼瓦尔的电话,“在电话里,老哥知道我要当爹了,比我还激动呢,都高兴地哭了!”艾尼瓦尔打趣道。

随着两家交往频繁,两家的孩子也从玩伴朋友成了结拜的兄弟姊妹。就在两家人都沉浸在喜悦当中时,艾尼瓦尔的亲妹妹因车祸去世,不久后,他的母亲也因病去世,连续的打击让艾尼瓦尔几近崩溃,就在艾尼瓦尔最脆弱的时候,宋勇利成了艾尼瓦尔强大的精神支柱。

因为一次生死经历,他们成了好兄弟;因为点点滴滴的付出,他们成了一家人。24年来,艾尼瓦尔和宋勇利之间结成了一段跨越民族、超越血缘的兄弟情。(刘维 古力米热)

(责编:杨睿、李龙)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