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耀邦出席1978年中央工作会议始末

2018年01月08日12:05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原标题:胡耀邦出席1978年中央工作会议始末

胡耀邦希望真正的共产党员能为人民的事业立德、立功、立言。他说:“离开了人民,还有什么国家?”

1978年12月18日至22日召开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实现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党的历史上具有深远意义的伟大转折,开启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作为三中全会的“前奏”,中央工作会议于1978年11月10日至12月15日在北京,历时36天。虽然,它们是两个会议,但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就当时的历史事实来说,中央工作会议已经为三中全会作了充分的准备,即三中全会要确定的路线、方针、政策、任务,在中央工作会议上都已经提了出来,并且有了解决问题的方案。可见,1978年中央工作会议是一次非常重要的会议。

当时,胡耀邦作为中央组织部部长兼中央党校副校长,出席了这次中央工作会议。他不仅参与了会议的组织筹备工作,参与了邓小平重要讲话的起草工作,还是西北组的召集人之一。虽然他在分组会上的发言只有三次,话也并不长,但每一次发言的内容都很重要,都很精彩。

一、参与会议的组织筹备工作

在会议筹备期间,胡耀邦为确定会议参加者名单,向中央提出了很多重要建议。鉴于此时不少老一辈革命家已恢复工作,重新担任中央部委和各省区市的领导职务,他向中央建议会议可以开的大些。这个意见得到华国锋、叶剑英、邓小平等人的支持,决定通知各省区市和各大军区及中央部委的主要负责人参加。此外,胡耀邦还建议思想理论、新闻出版、文化艺术、科学技术等部门的人参会,也受到中央肯定。这些建议,使得1978年中央工作会议在与会人员的组成上,也前几次的中央工作会议有很大的不同。

为了开好这次会议,胡耀邦做了较为充分的准备。他让中央组织部加紧写出了薄一波等“六十一案”的调查报告,整理了已经着手复查、清理的重大冤假错案,其中包括彭德怀案;让中央党校写出了康生问题的材料。他把这些材料带到了中央工作会议,报送给中央常委,也分送给出席会议的陈云等人。这些材料,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关注。

二、西北组的四个召集人之一

11月10日下午4时,中央工作会议在京西宾馆第一会议室举行了开幕式。华国锋首先宣布会议的议题是:一、讨论如何进一步贯彻执行以农业为基础的方针,尽快把农业生产搞上去。二、商定1979、1980两年国民经济计划的安排。三、讨论李先念在国务院务虚会上的讲话。接着,他说:“在讨论上面这些议题之前,先讨论一个问题,这就是:要在新时期总路线和总任务的指引下,从明年一月起,把全党工作的着重点转移到现代化建设上来。”

工作重点转移问题,是邓小平1978年9月在东北考察中提出的。对于这个问题,与会者是拥护的。但是,以什么作为指导思想实现工作重点转移,华国锋与老一辈革命家产生了分歧。

华国锋主张在不纠正“左”的指导思想,不批判“文化大革命”的错误理论,不平凡冤假错案的情况下实现党的工作重点的转移。很显然,这是矛盾的。因为这一关系全局的“工作重点转移”,所涉及的首要问题,决不仅仅是三个具体工作议题,而是思想路线和政治路线,即在什么样的指导思想下,用什么样的方针和政策来实现工作重点的转移。

邓小平、陈云等老一辈革命家主张把工作重点转移与纠正党内长期以来“左”的指导思想,解决“左”倾错误后果结合起来。用陈云的话说:不如此,就不能真正地实现工作重点的转移。这一正确主张,在会下的议论中彼此传播着,并随之在分组讨论中很快以尖锐的形式表现出来。

中央工作会议一开始,参会者按照地区分成东北、华北、西北、华东、中南、西南六个大组讨论工作重点转移问题。胡耀邦参加西北组,这个组有35人,召集人是汪锋、霍士廉、胡耀邦和肖华。

与会者除了出席4次大会外,其余时间就都在自己的分组会议上。每个大组都编发讨论简报,刊登会议代表的讨论发言情况,供与会代表参阅。

三、响应陈云意见,围绕历史遗留问题发言

开幕式后,从11月11日起,各组开始讨论。最初一两天,几乎所有发言人都按照华国锋讲话中提出的要求,对工作着重点转移问题表了态。

当时出席会议的许多人(也包括胡耀邦在内)的看法是,从整个工作的发展阶段来看,工作着重点转移到现代化建设上来是必要的,因此拥护这个提法。但是,与会者又注意到揭批和清查“四人帮”还存在大量遗留问题:天安门事件还没有平反;“文化大革命”中提出的许多错误观点和理论也还没有澄清;许多重大冤假错案还没有平反。华国锋在讲话中虽然也说“要对运动中这些来不及处理完毕的问题继续进行细致的工作和妥善的解决”,也提到系统地批判林彪、“四人帮”要用更长的时间来进行,但是他说得太抽象了,必须解决的问题在讲话中都回避了,份量也太轻了。因此出席会议的人们听了华国锋的讲话后,一方面表示拥护,另一方面表示不能满意。

这样,与会者的发言开始突破会议的原有议题。

11月12日,陈云在东北组的发言,最具代表性,也最有影响力。他首先表示完全同意中央政治局的意见,即从明年起把全党工作着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接着,他指出:“安定团结也是全党和全国人民关心的大事。干部和群众对党内是否能安定团结,是有所顾虑的。”顾虑是什么呢?主要是中央对“文化大革命”期间发生的一些重大冤假错案,还没有作出相关的平反决定。如果不解决这些问题,就会影响党内外的安定团结,影响全党工作着重点的转移。陈云指出:“对有些遗留的问题,影响大或者涉及面很广的问题,是需要由中央考虑和作出决定的。”

陈云在发言中参考胡耀邦提供的材料列举了六个问题:一、薄一波同志等六十一人所谓叛徒集团案。二、在“文化大革命”中一些人被错误定为叛徒问题。三、陶铸同志、王鹤寿同志等人的问题。四、彭德怀的问题。五、关于天安门事件。六、康生在“文化大革命”中犯有的错误。

陈云的话刚一讲完,会场里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等掌声停下来,陈云说,我的发言希望大会能给发个简报,不知小组的同志是否同意。东北组的同志一致表示同意。当天,会议秘书组就印发了登载陈云发言的简报。陈云在东北组的发言刊登后,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立即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得到了大多数与会者的热烈响应。华北组的康克清、西北组的王任重、华东组的万里、中南组的邓华等纷纷发言,表示赞同。

(责编:杨睿、韩婷)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