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 新气象 新作为】乌鲁木齐“飞地经济”蓄势起飞

2017年12月27日12:07  来源:乌鲁木齐晚报
 
原标题:【新时代 新气象 新作为】乌鲁木齐“飞地经济”蓄势起飞

2

新疆领科物联网产业园(12月26日摄)

读报告,谈变化

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快建设制造强国,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在中高端消费、创新引领、绿色低碳、共享经济、现代供应链、人力资本服务等领域培育新增长点、形成新动能。支持传统产业优化升级,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瞄准国际标准提高水平。

乌鲁木齐高新区(新市区)招商服务局副局长安翔:今后,招商引资将在“飞地经济”模式和“飞地园区”方面加大投入力度,出台相应的配套政策,借助企业以商招商、以产招商、以会招商,把“飞地经济”模式与高新区(新市区)的优势产业更好地结合起来,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形成经济新动能。下一步,他们将在新材料产业形成“飞地经济”,把欧美一些国家的膜材料引进高新区(新市区),形成上下游产业链聚合的“飞地园区”,让高分子材料在高新区(新市区)乃至乌鲁木齐形成集聚。

12月26日,落地乌鲁木齐3个多月的新疆领科物联网产业园正加紧建设。

这是新疆首个物联网产业园,是由乌鲁木齐高新区(新市区)与上海领科大众创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共建,前者负责提供园区实际经营场地,后者成立的新疆领科物联网创业园有限公司负责园区管理运营。

这是乌鲁木齐探索“飞地经济”模式,贯彻新发展理念和激活经济发展新动能的积极尝试。所谓“飞地经济”是指两个相互独立、经济发展存在落差的行政地区打破原有行政区划限制,通过跨空间的行政管理和经济开发,实现两地资源互补、经济协调发展的一种区域经济合作模式,是发挥不同地区比较优势、促进要素去中心化布局、推进区域协同发展、破解产业空间瓶颈的方向。

今年6月,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环保部等部委联合印发《关于支持“飞地经济”发展的指导意见》。日前,自治区经信委公布了新疆20个“飞地经济”试点,将为全疆园区探索互利共赢合作模式和机制提供先行经验。其中,乌鲁木齐高新区(新市区)-新疆领科物联网产业园和乌鲁木齐经济技术开发区(头屯河区)-兵团第十二师合作区入选。

需求导向催生合作新模式

当一盘美味的新疆五家渠小尾寒羊肉摆在你面前时,你也许并不知道它都经历过什么:它们生长在怎样的环境中,吃的草料还是饲料……然而通过物联网工程,你可以清楚地了解到这盘羊肉的“前世今生”。

这仅仅是物联网功能的一部分——对物体的远程监控。物联网是“物物相连的互联网”,是互联网的延伸。物联网用局部网络或互联网等通信技术把传感器、控制器、机器、人员和物等通过新的方式联在一起,形成人与物、物与物相联,实现信息化、远程管理控制和智能化的网络。

新疆领科物联网创业园有限公司创始人钱国平说,物联网技术是传统产业实现转型升级、创新驱动的动力,目前新疆大量传统产业需要转型升级,该产业园区的定位和规划就是以传统产业的需求为特点,为这些产业提供全方位、全要素的创新服务。

上海企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是入驻该产业园的首批企业之一。该公司董事长束遵国说,物联网产业园以物联为核心,以信息服务业为外延,上下游联动、产业内互助,使得入驻企业能为客户提供整体的解决方案。同时,新疆作为物联的重要市场,公司也希望借助该平台得到国内和国际资本的关注。

自治区经信委相关负责人说,乌鲁木齐高新区(新市区)与企业合作共建新疆领科物联网产业园这一专业平台的方式,在自治区园区发展方面实现了一个新的模式、新的突破。

这只是新疆“飞地园区”的一种模式。记者从自治区经信委了解到,新疆已有五种“飞地园区”共建合作模式:依托援疆省市资金,受援地建设并管理的模式;援疆省市与受援地共同出资建设管理的模式;疆外与疆内园区之间合作共建的模式;疆内园区之间企业或园区“飞地”的模式;企业出资建设运营“飞地园区”的模式。

据了解,乌鲁木齐经济技术开发区(头屯河区)-兵团第十二师合作区,采用的则是疆内园区之间的“飞地模式”,也是兵地融合园区的探索模式之一。

如何激活“飞地经济”的内生动力

记者查阅内地“飞地园区”的模式和探索发现,“飞地经济”有援建、托管、股份合作、产业招商以及综合运用等诸多模式。

国内对“飞地经济”的最早实践诞生在江苏苏州——作为中国政府与新加坡合作共建的成功经验,(中新)苏州工业园区也因此成为了新加坡的“飞地”,也是改革开放的重要产物和成效。随后,江苏启东-上海外高桥、湖南衡阳-广东深圳等共建开发园区,成为了开发区建设和产业转移的新趋势和新潮流。

“飞地经济”的表现形式即共建开发区(园区),牵涉到迁出和迁入地政府、企业等多方利益主体,形成的动力在于实现了各方利益的共赢。

乌鲁木齐高新区(新市区)招商服务局副局长安翔说,随着近几年高新区(新市区)的发展,在招商引资过程中,土地是一个瓶颈问题,他们就想跳出园区,通过“飞地模式”来解决土地问题。

近几年,物联网产业被列为战略性新型产业之一,通过他们提供空间位置和配套政策,企业通过以商招商、产业招商来打造园区。

实际上,高新区(新市区)多年前就已经在试水这个模式,例如他们在天山区有百花村软件园、沙依巴克区有新大科技园、达坂城区有风力产业园等。未来,他们招商引资将在“飞地模式”和“飞地园区”方面加大投入,把“飞地模式”与他们区的几大优势产业更好地结合起来。

钱国平介绍,为支持入驻企业快速做大做强,产业园已设立“中国物联网产业母基金”,优先投资园区内优质重点扶持企业,协助园区内龙头企业进行产业链并购整合。

新疆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副教授苏宁认为,我国的区域经济具有典型的行政区经济特征,“飞地经济”有利于进一步打破行政界线,突破现有的行政利益掣肘,探索行政许可跨区域互认,实现统一、联通的“大市场”。跨行政区合作是时代发展的趋势,在由行政区经济向经济区经济转型的过程中建立起利益共享和互利共赢机制,从而形成拉动经济增长的新动能。

创新机制促进区域协同发展

对于产业园未来的规划,钱国平希望,能在投融资模式方面、招商模式方面实现创新,比如在招商方面,他们将不再走传统招商的模式,而是挑选国内优质的企业进入产业园。

这与自治区经信委的规划是一致的。根据自治区经信委的安排,对于试点园区,在创新园区管理方式方面,探索“飞出地”与“飞入地”共建共管机制;在创新招商引资方式方面,要充分有效利用“飞出地”、合作方资源优势,拓宽“飞入地”合作方招商引资渠道;在创新投融资模式方面,借助“飞出地”、合作方资本运作手段,解决“飞入地”、合作方园区基础设施建设投入瓶颈问题;在创新利益分享机制方面,探索“飞出地”与“飞入地”或共建双方财力分享办法,实施共建共享;在创新规划管理体制,加强“飞出地”与“飞入地”或共建园区在产业发展、功能布局等方面的规划对接与统筹。

根据国家8部委发布的《关于支持“飞地经济”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鼓励按照市场化原则和方式开展“飞地经济”合作,特别是鼓励合作方共同设立投融资公司,采取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等模式,吸引社会资本参与园区开发和运营管理。

南京大学教授吴福象说,这意味着“飞地经济”下一步的运作将更加市场化,既可有合资公司,又可有产业招商模式。

“飞地经济”如何飞得更远?相关经济学家表示,“飞地经济”的本质是在尊重市场力量基础上形成内生经济合力,探寻主动合作机遇,而不是单纯借助行政力量的“传帮带”,因此如何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紧迫且重要。

记者手记

“飞地经济”如何顺利腾飞

近年来,在全国各地蓬勃兴起的新型跨区域经济合作模式——“飞地经济”,在大幅度缩小区域发展差距方面效果显着,得到了国家层面的肯定并正向更大范围推广,无疑是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的有力抓手。

“飞地经济”在乌鲁木齐处于起步阶段,乌鲁木齐高新区(新市区)-新疆领科物联网产业园这种运用市场化模式进行园区建设的“飞地园区”模式,为新疆园区探索互利共赢合作模式和机制提供了先行经验。

然而,要高水平建设共建产业园,需要完善基础配套设施,推动优质产业和优秀企业加快向园区集聚。各级政府需要通过顶层设计,来推动制定相应的政策,比如制定激励企业向该地区拓展的政策,加大支持力度;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等等。

对于跨地区的“飞地经济”,要建立共建共管协调联动机制。从省级层面出台针对“飞地园区”合作方式的详细指导文件,明确双方权责,完善共建共管协调机制,同时,地方层面建立常态化协商机制,落实落细共建共管协调机制,最重要的是确定稳定的利益分配机制。总体看,已有较为成功的合作主要是按照“谁投资、谁受益”的原则,在多个主体之间对于合作的收益进行划分。(王丽丽 蒋晓)

(责编:杨睿、李龙)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