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风口”传奇(走基层·看中国)

本报记者 陆培法  阿尔达克

2017年12月25日10:5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原标题:“老风口”传奇(走基层·看中国(14))

俯瞰“老风口” 资料图片

多次来新疆采访,早就知道有个“老风口”,风大得吓人。到了新疆塔城地区,才知道“老风口”的险恶非同一般人想象。

长达20多公里的老风口路段,常常刮起10级左右的大风,夏季飞沙走石,冬季大风则卷着积雪向来往车辆横冲直撞,道路经常被一米以上的大雪覆盖,使车辆受阻,造成人员伤亡。

“老风口”成了当地公路交通一大危害。

昔日“夺命口”

“以前,我们出门的时候,有时候要在腰间系根绳子,并把绳子的一端固定在家中,不然就有可能被风刮走。”62岁的老牧民哈依拉特·窝塔什向本报记者所说的,正是“老风口”真实的过去。

“老风口” 地处塔城地区西北部,位于巴尔鲁克山与乌日哈夏依山之间,也是冷空气从西北进入准噶尔盆地的通道。一年内,出现8级以上大风的日子有150天以上,其风速之高、移雪量之大,为世界罕见,是世界著名的风区之一。

同时,“老风口”的地理位置又极其特殊,上世纪90年代以前,“老风口”是塔城、额敏、裕民三地与外界联系的唯一通道。所以,尽管人们明知“老风口”狂风肆虐,知道那里夏天飞沙走石,冬天大雪封山,却不得不铤而走险,一再从这里往返。很多过往的人不幸在“老风口”丧命,因此,人们又将“老风口”称为“夺命口。”

据《托里县志》记载,1966年1月31日,塔城、额敏两县发生强风暴,多人在“老风口”因风雪迷失方向,其中冻死26人,冻伤数人。1978年12月,几名乘客被困“老风口”,两名工作人员前往救援,但由于风雪过大,二人被风刮走10余公里,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这只是记载下来的,其实在‘老风口’丧命的人,数都数不过来。” 老牧民哈依拉特·窝塔什记得,曾经每到冬天,这里总会翻车,总会有人被吹走,被冻死。其中,让他印象最深的是1979年冬天的那场事故。

那日早上,3辆货车停在了他家门口,司机们从车上下来问哈依拉特·窝塔什能否要一碗奶茶。喝茶时,其中一个司机告诉他,他们从乌鲁木齐过来,想经过“老风口”前往托里县送货,休息一下,中午就走。

“我当时隐约有点担心。”哈依拉特·窝塔什想到前几日的暴风雪,便劝司机们留宿一晚再走。因赶着送货,司机们还是拒绝了他的挽留。

“果然出事了。” 哈依拉特·窝塔什叹息,3人开车出发后不久后,暴风雪就越来越大,附近的人都出不了门。“3天后,3名司机才被发现了,其中两个早就冻死了,一个还有口气,但是冻伤严重,送到医院不久也去世了。”

这样的悲剧,一直持续到上个世纪80年代。

如今“新绿洲”

为彻底治理“老风口”风雪灾害,塔城地区启动“老风口”生态建设工程。其中,“老风口”防风阻雪一期工程于1993年立项实施,1999年竣工;二期工程于2000年立项实施,2002年竣工;项目涉及到暴风雪灾害、防风固沙、旱地利用、道路交通、改善环境等诸多领域。塔城地区共出动义务劳工数53余万人次,完成综合治理面积12.6万亩。

经过多年的生态建设,工程区已形成了以乔木树种为主体、防风阻雪林为基本框架、农林牧彼此镶嵌的防护林生态系统,构筑了28公里的绿色屏障。

如今,本报记者在“老风口”现场看到,28公里的绿色屏障内,树木繁茂,道路畅通。据“老风口”生态监测站的资料记载,经过多年造林治理,目前生态区年平均风速为6.0米/秒,比原来减小了1.5米/秒,林带内风速较旷野地区降低30%至40%。

塔城地区“老风口”生态环境建设工程管理中心主任张文斌告诉记者:“之前年年有冻伤,1977年甚至发生数百起冻死冻伤事件,交通状况非常差。经过治理,2010年至2015年间,‘老风口’生态区路段因风雪造成的交通阻断不到5起。”

“1976年,我赶着羊群来这里,来了一看啊,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啊!”牧民哈依拉特·窝塔什这样描述他刚来定居时的“老风口”区域。

而现在,“老风口”早已大变样,沙漠变绿洲。项目区草场植被得到了较好的恢复,由单一的旱生植被逐渐过渡到了多样的中生、湿生植被,生态区目前还出现了野兔、狐狸、野猪、野鸡等各类飞禽走兽。

为给“新绿洲”的建设提供不竭动力,“老风口”地区还迎来了风电开发热潮。“老风口”风电场的建设,将对促进北疆环保节能型经济发展发挥积极作用。

未来“幸福口”

“老风口”生态区海拔高度500-600米,地势平坦开阔,远离工业污染。经过二十几年的生态综合治理,环境已有较大改善。

张文斌说:“下一新阶段‘老风口’地区的建设目标之一是发展绿色产业,即依托林地资源的生态环境优势,充分利用林下土地资源和林荫空间,发展林下种植养殖业。在林冠下开展农、林、牧等多种项目的复合经营,使农林牧形成良性生物循环链,期望能将林业资源优势转为经济优势,增加林地附加值。”

“老风口”谷底目前有三大旅游特色景点。一是“亚欧大陆内心点”,其四面与海洋的距离均超过2400公里,是亚欧大陆距海洋最远的地方。据统计,平均每天有1000名游客停留于此拍照。另外两个景点是风神庙和平安驿站遗址。据史料记载,清朝年间,驻塔城参赞大臣锡伦及当地老百姓为表示对执掌“老风口”刮风事务的风神的敬畏,上奏光绪帝在“老风口”修建风神庙,在此路段设立平安驿,光绪还亲赐匾额“福佑岩疆”,以求神灵保佑此地。

据了解,下一阶段,“老风口”地区有关部门将深度开发这3个景点,吸引更多的游客,在增加经济效益的同时,让更多人看到“老风口”的今昔对比。

“老风口”地区的脱贫致富也取得了新进展。“以前我们都是含沙吃土,现在的生活真是变了样。”牧民哈依拉特·窝塔什告诉记者,“老风口”附近的牧民的日子都靠着生态区的建设变得富裕起来了。当初赶着几只羊来到“老风口”的哈依拉特·窝塔什,如今已有近20匹马,上百只羊,早已实现了脱贫。张文斌在一旁听完哈依拉特·窝塔什的话,感慨道:“治了‘老风口’,绿了生态林,富了老百姓啊!”

经过20多年的建设,昔日“夺命”的老风口,早已变成了“新绿洲”。相信不久的将来,更多的百姓会在这里实现脱贫致富,“老风口”会变成真正的“幸福口”。

(责编:杨睿、韩婷)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