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霍城县:一份沉甸甸的遗嘱

2017年12月07日13:43  来源:人民网-新疆频道
 

11月25日早,阿不力皮斯·玉山骑着摩托车从家出发,摩托车行李箱中放的是十九大报告相关资料。他计划当天跑5户村民,向他们宣讲十九大精神。天黑了,阿不力皮斯·玉山才回到家里,这一天他跑了50多公里路,完成了宣讲任务。

这样的日子,阿不力皮斯·玉山已经过了半个多月。更早的时候,他整理村里的扶贫档案,加班加点干了十多天,有两次连续两三天不回家,而家离村委会不到1公里。有的同事说,阿不力皮斯·玉山“疯”了;有的同事说,他原来的干劲就很足,现在达到了爆棚。

阿不力皮斯·玉山是新疆霍城县芦草沟镇牧业村干部。“我努力工作,是受父亲的教导;我更加努力地工作,是因为父亲临终前的遗嘱。”他说。

阿不力皮斯·玉山的父亲玉山·如尔沙巴今年9月24日去世,享年73岁。玉山·如尔沙巴小时候和父母住在大山中,生活非常艰苦,一个妹妹因为得不到及时医治而夭折,母亲因长年逐水草而居患有严重的关节炎。玉山·如尔沙巴长大成人后,成为远近闻名的兽医。他一方面善于钻研,医术高明,另一方面热情、负责,他能骑马三四个小时,只为治好牧民家小牛犊的肠胃不适;他能在半夜牧民敲门后随牧民跋山涉水给牲畜看病,第二天凌晨手脚冻僵地回到家中而毫无怨言;他能骑着马,一条沟一条沟地为牲畜打疫苗,一日三餐就着冰雪吃馕,一个月才回家。他曾告诉儿子,他的父亲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不久就入党,一直教导他多为老百姓做力所能及的事。

玉山·如尔沙巴干了大半辈子牧区兽医,他熟悉每家牧民的情况,就如熟悉他踏过的牧业村的沟沟坎坎;他熟悉每一种牲畜疾病的治疗方法,就如熟悉刻在心中为牧民服务的目标一样清晰。

在付出的同时,玉山·如尔沙巴一家人的生活也在好转,逐渐实现了定居。后来,儿子长大当家了,玉山·如尔沙巴跟随儿子住进了定居兴牧房。

阿不力皮斯·玉山说,父亲对国家的热爱还表现在他教育孩子认真学习、踏实做人上,父母在艰苦的环境下将5个孩子全部送入大学,父亲的理由是:“有知识,才有更大的能力为国家做事”。他大学毕业后回到村里工作的那天,父亲开心得像个孩子;他成为党员的那天,父亲把自己和爷爷生前入党的证明拿出来看了又看,对他说:“你是我的好儿子。”

玉山·如尔沙巴临终前的那份遗嘱其实不是写给儿子的,而是写给“访惠聚”驻牧业村工作队的。

玉山·如尔沙巴的妻子回忆,丈夫去世前几天,一直唠叨她把村第一书记、驻村工作队队长努尔江·买买提请来。她觉得丈夫会好起来,没有照办。丈夫去世前一天嘱咐她,把信交给努尔江·买买提,希望他在周一升国旗仪式后,将遗嘱念给村民听。

遗嘱的开头写道:“我非常幸运地看到了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听到了十九大振奋人心的报告,我知道我们的国家会更好,牧业村会以更快的速度变得更好。”

在遗嘱中,玉山·如尔沙巴说:“党对我们的恩情比草原还广,远的不说,就说说驻村工作队吧。牧业村是新村,许多牧民不注重生活环境的清洁,不知道放牧之外还有什么致富的路子。今年,工作队为牧业村村容动了大手术,脏乱差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干净整洁、两边开着花种着树的美丽巷道;一年半载不出村的牧民现在每个月都会去乡里、县里或者更远的地方,因为柏油路通到了牧民家门口。乡亲们,工作队做的这些事情是有深意的,他们是引导我们发展庭院经济、热爱家园,把外面先进的理念引进来,让我们知道除了放牧还有旅游业、特色种植可以致富。”

玉山·如尔沙巴最后在遗嘱中说:“我们拿什么感恩党、感恩祖国?我们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干部要好好工作,村民要把日子过得更红火、把家园搞得更美丽。”

努尔江·买买提按照玉山·如尔沙巴的嘱托将遗嘱公之于村民,许多村民哭了。

村民巴合提·哈力木拉提说:“玉山·如尔沙巴生前在村民中很有威望,他在遗嘱中说的话也是我们的心里话。我已经把庭院收拾一新,买了薰衣草籽,打算明年带头开个牧家乐。”

两个月来,玉山·如尔沙巴的信不是被努尔江·买买提揣在怀里,不时拿出来和工作队队员、村干部、村民们分享,就是被阿不力皮斯·玉山放在内衣口袋里,在加班或宣讲党的十九大精神的路上,饿了、冷了的时候拿出来看看。他表示,会遵照父亲的遗嘱努力工作,在干部中带个好头。

努尔江·买买提说,玉山·如尔沙巴的遗嘱对干部们来说既是一分激励,更是一分责任。工作队干的是党和国家的事业,工作做好了,国家、村民都会更好。(李建苹)

(责编:杨睿、李龙)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