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德友:义务巡边近20万公里

2017年11月24日10:21  来源:新疆日报
 
原标题:魏德友:义务巡边近20万公里

魏德友,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九师161团退休职工。53年来,他始终不忘初心,坚持为国戍边的信念,与妻子一起驻守在夏季蚊虫肆虐、冬季风雪埋人的无人区,过着“家住路尽头,屋在国界旁,种地是站岗,放牧为巡边”的生活,书写了“西陲戍边半世纪,我伴寂寞守繁华”的壮丽篇章。

1964年,魏德友主动放弃留北京的工作机会选择了边疆,和30多名战友一起,从部队转业来到161团兵二连,驻守在萨尔布拉克。那里冬季狂风肆虐,暴雪深达1米多;夏天蚊虫猖獗,当地称“十个蚊子一盘菜”。魏德友和战友们一起白手起家,屯垦戍边。那时,边境形势十分严峻,放牧巡边线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国境线,退一步或进一步都关系到国家领土主权。魏德友主动请缨,要求巡边,还从山东把扎着大辫子的刘景好接了过来,结婚成家。

魏德友和战友们一起,与守边牧民一道,坚持通过放牧的方式捍卫领土。

随着孩子的相继出世,妻子央求他:“孩子还小,这里条件实在太差,为了孩子着想,咱们能不能搬到新连队去?”魏德友断然拒绝:“不行!实在不行你搬走,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妻子无奈摇头,最终还是陪他一起留了下来。

上世纪80年代初,兵二连撤并,居民分批撤离戍守了20年的家园。1984年,组织安排魏德友撤离搬迁。可魏德友对妻子说:“大家都撤走了,这里不就成了游牧区,边境没人守行吗?咱们还是留下吧!”熟知魏德友性格的妻子只得点头同意。

每到夏季,魏德友总会特别警惕。他要时刻观察是否有人畜抵边,一旦出现险情,第一时间冲上去制止、劝返,解决不了的就立即与边防派出所或者边防连联系。因为阻止临界放牧,魏德友经常遭到报复。损失最严重的一次,羊圈里200多只羊全部被人从羊圈里偷放走。当时家里最主要的经济来源就是这些羊。想起年幼的孩子还等着上学用钱,妻子忍不住嚎啕大哭:“这些人一次次的不让俺们好过,咱还是走吧?”“哭什么?越是这样越不走,哪怕是一只羊都没有了,我也要守在这里!”魏德友坚定地回答。

巡边过程中,魏德友多次因为暴风雪天气迷路而出现生命危险。幸运的是,他每次都得救了。风雪中,妻子无数次在家门口提着灯大声地呼喊,希望自己能给在危险中的魏德友指引方向。门口的小溪干涸了,夫妻俩自己打了一口井,井水盐碱含量高,又苦又咸。居住的土坯屋快塌了,边防站官兵为他们盖了一幢新的土坯屋。

年纪越大,身体的毛病越多。魏德友有糖尿病,还突发过脑梗。住院治疗期间,他像丢了魂一样,病情稍有好转就坚决要求出院。妻子的说法是:“他一天不到边境看看,就觉得少了点儿什么。”

50多年来,魏德友夫妇在辖区西巴里坤、萨尔布拉克、额敏河南畔,构筑了长达20公里的移动“界碑”,义务巡边近20万公里,劝返和制止临界人员千余人次,堵截临界牲畜万余只。

不忘初心,为国戍边,是这位古稀老人一生的坚守。(连兵)

(责编:杨睿、李龙)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