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伟:“我爸爸是全世界最好的爸爸”

2017年11月13日16:24  来源:兵团日报
 
原标题:照亮维吾尔族儿子人生

1112-1.jpg

10 月26 日上午,马照亮指挥着一台釆棉机穿梭于雪白的棉田中,他21 岁的小儿子则跟在采棉机后面拾捡被遗漏的棉花。

一样的黑皮肤、板寸头、国字脸,一样笔挺的走路姿势、精瘦的身板,与人打招呼时,父子俩会不约而同地将眼睛眯成一道缝,露出两排大牙憨笑。

“瞅这爷俩儿,长得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不少外来拾花工看到这对父子,总要羡慕地聊上两句。但令他们想不到的是,马照亮的小儿子原名叫吾斯曼·玉斯音,是喀什地区叶城县人,维吾尔族。

“11年前,我就像一朵被遗漏的棉花,被爸爸捡了回来。”吾斯曼·玉斯音说,“我现在的名字叫马华伟,是我爸爸取的,是爸爸改变了我的人生。”

“跟我回家”

时间倒退到2006 年8 月下旬。一天,马照亮去阿克苏市客运站接拾花工,蜷缩在车站角落里的吾斯曼·玉斯音引起了他的注意。孩子约莫10 岁,光着脚丫、衣衫破烂、脸蛋凹陷,头发像羊毛毡子一样黏在一起。

“他一把抱住我,说叔叔、叔叔,能不能给我点吃的,孩子当时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马照亮心里一紧,赶紧领着他去吃饭。

听着吾斯曼·玉斯音半生不熟的普通话和餐馆老板娘的翻译,马照亮得知,吾斯曼·玉斯音原本家住叶城县,2003年,在放学途中被人强行拐卖到内地,送入了盗窃团伙。

“被拐卖的时候,那些大人要求我们每天必须偷3000 元钱,如果偷不够,不但不能吃饭,还要被关进小黑屋里吊起来,拿带刺的藤条打。我们也不想偷东西,也试着逃跑过几回,但每一次都被抓回来,被打得更惨,有的小伙伴腿都被打折了。”到现在,一回忆起被拐卖的日子,吾斯曼·玉斯音就觉得耳朵一抽一抽地疼。他耳朵上有一道伤疤,是一次挨打时,被人贩子用钉子钉在门上留下的。

这样遍体鳞伤、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吾斯曼·玉斯音整整忍受了3年,直到2006 年在上海行窃时被抓,才被当地公安人员送回了叶城县。

本以为逃离了魔爪,能重新投入家人的怀抱。谁知,爸爸已经去世,妈妈跟着改嫁的丈夫去了一师务工,吾斯曼·玉斯音的家早没了。

吾斯曼·玉斯音跟邻居借了车费,踏上了寻找妈妈的路。到阿克苏客运站时,他身上的钱所剩无几,只好躲在客运站桥洞下靠捡垃圾和好心人的施舍为生。遇见马照亮后,吾斯曼·玉斯音吃上了3天以来的第一顿饱饭。

“跟我回家吧。”看着吾斯曼·玉斯音狼吞虎咽的吃相和耳朵上明晃晃的疤痕,马照亮揪心地疼,“我爸爸也去世得早,如果你愿意,我当你爸爸,帮你一起找妈妈。”

“这孩子以前是个贼娃子,绝对不能养!”

“你这不是‘引狼入室’嘛!”

……

对于马照亮的决定,周围人连连劝阻。

“怎么不能!他以前偷窃是被逼的。在火车站饿了3天都没动过歪心思,说明孩子的本质是善良的。我绝不能让孩子再遭罪了。”马照亮心意已决。

“我爸爸是全世界最好的爸爸”

一家人热情地迎接吾斯曼·玉斯音,妈妈铺床做饭,哥哥烧洗澡水,爸爸准备新衣服,姐姐教他说普通话,久违的温暖一点点融化了吾斯曼·玉斯音的心。

其实,马照亮的家庭条件并不算太好,尽管夫妻俩一年有5万元的收入,可家里还养着自己的4个孩子和哥哥家的两个孩子,还有一名叫卡斯木的维吾尔族养子,再加上吾斯曼·玉斯音,一家老小10 张嘴,日子过得捉襟见肘。但马照亮和妻子从不会让孩子们挨饿受冻。

2008 年,家里牛棚失火,损失惨重,马照亮负债累累。最艰难的一个星期,马照亮和妻子用仅剩的一个冬瓜炖上豆腐,借钱买来馕饼喂饱了吾斯曼·玉斯音和孩子们。

“我那时候不知道,爸爸为了让我们多吃点,骗我们说他在外面吃饱了,就喝点我们剩下来的汤。”吾斯曼·玉斯音说,“那年冬天,因为买不起鞋,爸爸就把他的棉袜子、厚靴子给我穿,自己光脚穿单鞋,每天晚上回来,爸爸的两只脚被冻得像萝卜一样,又红又硬。”

“这孩子知道心疼我,每天晚上我进屋他就扑上来,一边抹眼泪喊爸爸,一边把我的脚抱在怀里捂着。”马照亮说,不管自己怎么挣脱,吾斯曼·玉斯音都不肯撒手,直到他的双脚有了温度。

漏屋偏逢连夜雨。当年11 月20 日凌晨时分,雨雪交加。吾斯曼·玉斯音突然腹痛难忍,满床打滚,马照亮连忙套上毛驴车,和妻子一前一后推着马华伟往医院赶。经诊断,马华伟得了急性阑尾炎,需要立即手术。

上哪儿去找医药费啊?马照亮让妻子守着孩子,自己挨家挨户敲门借医药费。等钱借到了,马照亮才发现因为急着出门,自己连外套都没穿,雨雪已经在头发上、身上结成一层冰。

马照亮给予吾斯曼·玉斯音的不仅是温暖的父爱,还有充分的信任。白天,大人们出门干农活,留吾斯曼·玉斯音一人看家,柜子从来不上锁。

“我不会乱翻乱动。”吾斯曼·玉斯音说,“爸爸总是教育我,不是自己的东西绝对不能动。他给哥哥多少零花钱就会给我多少。我爸爸是全世界最好的爸爸,我永远都不会辜负他。”

“中华的华,伟大的伟,我名字的意思是——中华民族是个伟大的民族”

尽管吾斯曼·玉斯音在家里生活得很幸福,但马照亮一直记得当初的承诺——帮他寻找亲生母亲。

“其实之前孩子的生母在团里打过工,母子俩照过面,但相互认不出来,就错过了。”马照亮说。2008 年秋天,马照亮在一师十三团周边的一家棉花种植户家中找到并确认了吾斯曼·玉斯音的生母。

吾斯曼·玉斯音跟着生母和继父一起生活了一个星期。因为不受继父待见,过得很是委屈。马照亮也因为担心思念儿子,整宿整宿睡不着。

吾斯曼·玉斯音离开的第八天,天刚蒙蒙亮,马照亮就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开门一看,门口站着的正是吾斯曼·玉斯音。

“爸,我不走了,这里才是我的家。”

父子俩紧紧拥抱在一起。

那天,马照亮给吾斯曼·玉斯音起了个新名字——马华伟。马华伟说:“中华的华,伟大的伟,我名字的意思是——中华民族是个伟大的民族。”孝顺父母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马照亮总是教育马华伟要时常打电话关心生母,逢年过节,父子俩还要带上礼物去叶城县看望马华伟的生母。

有一次,听说马华伟的生母因长期营养不良晕倒在家中,马照亮二话不说,汇了5000元钱过去。

得知马华伟的生母家有6 亩核桃地,却因不懂技术荒废了后,马照亮特地买来核桃苗,通过连队的远程教育自学核桃种植技术。

2012年秋天,核桃试种成功。从此,马照亮带着马华伟,每年夏天都要去叶城县手把手教授马华伟的生母种植技术。在父子俩的努力下,马华伟生母家的核桃产量从每亩110 公斤增长到300公斤,年收入增加了两万多元。

马华伟的生母很感激,马照亮却摆摆手:“你们的日子富裕了,孩子的心也就踏实了。”

如今,在马照亮的悉心抚养下,马华伟已经成长为一名勤劳朴实、彬彬有礼的大小伙儿。2016年,他与哥哥马伟伟一起在连队创业,建起了养殖场。兄弟齐心,如今,养殖场存栏牲畜已超过700头,他们一家人的日子也越过越红火了。

“因为爸爸,我成了最幸福的孩子。现在我长大了,可以挣钱养家了,我会好好努力,让爸爸享福!”(朱珠芸茜)

blob.png

(责编:杨睿、李龙)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