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玛纳斯奇”

2017年11月09日11:14  来源:新疆日报
 
原标题:寻找“玛纳斯奇”

乌恰县民间艺人聚集在黑孜苇乡柯尔克孜族风情园演唱《玛纳斯》。

黑孜苇乡民间艺人在演唱《玛纳斯》。

《玛纳斯》是我国三大少数民族英雄史诗之一,主要讲述了柯尔克孜族人民不畏艰险,奋勇拼搏,创造美好生活,歌颂伟大爱情的故事。说唱《玛纳斯》的艺人,在柯尔克孜语里称为“玛纳斯奇”,现主要分布在阿合奇县和乌恰县。2006年,《玛纳斯》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7年,经国家文化部确定,居素甫·玛玛依和沙尔塔洪·卡德尔为该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2009年《玛纳斯》被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笔者抱着对《玛纳斯》浓厚的兴趣,前往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寻找“玛纳斯奇”。从喀什出发,第一站来到了乌恰县托云乡。托云乡与吉尔吉斯斯坦接壤,地处高寒山区,下辖托云村和苏约克村,柯尔克孜族群众占人口的99.6%。听乡政府工作人员介绍,这里是边境乡镇,巡边守边任务重,《玛纳斯》说唱式微,会说唱的两个“玛纳斯奇”是牧民,现正在边境线上放牧巡边,山里信号差,联系不上。

一路从托云乡往下,全是深山沟壑,路上碰到一位骑着马、头发花白、看上去年纪挺大的柯尔克孜族大爷,感觉这位大爷应该对自己的民族文化有深入了解,或许会有熟识的民间艺人,于是便上前搭讪。大爷听不懂国语,我用手势比画着库姆孜(一种柯尔克孜乐器)的弹唱,大爷看着看着好像也大概明白我表达的意思,虽然不懂我到底要做什么,他还是停下来,拿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电话通了,大爷把电话递给我,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年轻人的声音。交流后知道,小伙子在河南读大学,是大爷的孙子。小伙子说,他爷爷熟悉乌恰县说唱《玛纳斯》的民间艺人……后来,大爷给了我乌恰县一个说唱《玛纳斯》艺人的电话号码。

一路下行,来到巴音库鲁提乡,乡里看起来人口不少,大部分乡亲戴着柯尔克孜族的特色毡帽。下车和他们简单交流,他们大多不太会说唱《玛纳斯》,其中一位老乡告诉我,从这里往山上50公里的铁列克乡有人会唱,辗转来到铁列克乡,找到铁列克村村委会,听到我是为了完成“新疆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影像传播”项目,在寻找《玛纳斯》说唱民间艺人时,村干部很热情地招呼我,并积极地帮我联系当地的民间艺人。

不到一个小时,两个《玛纳斯》说唱艺人便骑着摩托车,穿着柯尔克孜族节日服装,背着库姆孜,来到村委会。其中一辆摩托车后座还有一位盛装打扮的柯尔克孜族大姐。虽然语言不通,但他们看我背着相机就明白我便是他们找的对象。在翻译的帮助下,他们建议我到小学操场上拍摄,因为那边的建筑刚刚建成,到处都是崭新一片。我和他们解释,我要拍摄的是他们平时的生活,是他们作为说唱艺人的日常生活,不需要刻意的营造,展示出他们最为平实的生活状态最好。听完我的话后,他们把我带到一处草场,在一片绿意盎然中,他们奏着库姆孜,演唱了一曲《玛纳斯》。那位大姐也演奏了柯尔克孜族的一项非物质文化遗产奥兹库姆孜,大姐介绍说,随着时代的发展,在铁列克乡能完整地弹出奥兹库姆孜的人只有寥寥几人,这种传统的弹奏技艺在不久的将来可能就真要失传了……听得我有些伤感。

在草场拍完他们的表演,大家意犹未尽,那位大姐激动地比画着,虽然没有听明白大姐准确的意思,但大概明白她是要带我们去另外一个地方。我便跟随他们来到铁列克乡的刺绣厂,里面有许多人十指跃动、上下翻飞,一幅幅精美的刺绣就出现在他们手下。这些人中大部分国语说得不错,其中有一位大姐介绍在《玛纳斯》说唱和库姆孜弹唱时,男子弹唱,女子则在刺绣,这便是柯尔克孜族最为平常的生活场景。说话过程中,我便看到两个《玛纳斯》说唱艺人被刺绣的妇女团团围住,在中间弹唱。一个温馨和谐的场景,众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的笑容。作为拍摄者,我也被这温馨的场景感染到了。拍到后面,我被热情邀请加入他们中间合影留念。

拍完铁列克乡的两个说唱艺人后,天色已晚,天空中乌云密布,颇有风雨欲来之势。在翻阅相机里的画面时,觉得还是不够理想。之前我有幸看过居素甫·玛玛依老人的现场说唱,其中那独特的神韵令人震撼,久久难以忘怀。我所拍摄的这两位艺人,感觉效果不太理想。我当下便决定继续前往乌恰县寻找另外的《玛纳斯》说唱艺人。

从铁列克乡到乌恰,要经过托云牧场、托帕等地,路程近百公里,且大部分是山路。下山前往乌恰之前,便特意和前几天留下电话的乌恰艺人通话,电话中是一位老人的声音,一口的柯尔克孜语,我说我的,他说他的,说到后面,他挂了电话,我心里一沉。谁知道一分钟后电话又打回来了,是小女孩的声音,操着一口流利清脆的国语。说明了我的意图之后,她说她爷爷会唱《玛纳斯》,经常在外面给来采访的人表演。我和她沟通说我可能晚上10点左右才能到乌恰,想要采访她爷爷,更有请她来做翻译的意思,在经过家人的同意之后,她欣然接受。

到乌恰县城时,差不多快晚上11点了。我有些歉意地联系女孩,女孩电话里说爷爷正在等着我,且为我做好了一桌饭菜。我很感动。到了她家,一家人迎上来热忱地接待我。那位大爷,70多岁,精神矍铄,很健谈。而那位小女孩才10岁,正在读小学四年级。大爷说他是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说着便拿了厚厚一摞证书和奖状给我看。他详细地说起他说唱《玛纳斯》的经过:从小听父辈说唱,但是这种学习并不系统,在他50多岁时,参加了政府组织的《玛纳斯》培训班……在后来的二十多年间陆陆续续地在培训、交流、研究、学习,现已经成为乌恰最有名气的《玛纳斯》说唱艺人。由于天色太晚,光线昏暗,无法进行记录拍摄,大爷告诉我他明天要去乌恰县城旁的黑孜苇乡说唱《玛纳斯》,那儿有许多说唱艺人,明早他可以帮我组织人手。

第二天一早,我便开车载着老人来到乌恰县柯尔克孜族风情园,里面已经有10来位盛装的说唱艺人在等着我们。三个女人,还有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他们把我带到一个柯尔克孜族毡房,里面的装饰富有浓郁的柯尔克孜族风情,毡房周围和地面上都铺着精美的刺绣。大家围着毡房坐成一个大圈,他们选取几个段落集体说唱,包括那个小男孩,激情澎湃的说唱声响彻云霄,看得人热血沸腾。后面又一个个选了自己擅长的选段来说唱。每一个艺人都把自己融入到了《玛纳斯》的英雄情景里,唱腔或豪气万千或柔情脉脉或有说不尽的愤慨。把英雄玛纳斯活灵活现地呈现在我的镜头当中。本来这些艺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只答应给我一个小时的时间拍摄,但随着他们表演的深入,他们已然沉浸在自己的说唱表演当中,似乎已经成为那壮阔的英雄史诗中的一部分。后来,我不得不提示他们,下午我还要赶往喀什乘坐返程的飞机,他们才意犹未尽地停下来。临走时,六位艺人问我有没有时间去他们家里做客,由于买了当天的机票,即使内心满怀遗憾,我还是婉拒了他们的好意。

带着满满的收获,我踏上了返回乌鲁木齐的飞机,在飞机上我的耳畔仿佛还回放着他们满满的祝福。在这短短的七天里,有许多人给予我帮助,在这趟寻找“玛纳斯奇”的旅程中,我发现我寻找的不仅仅是“玛纳斯奇”,而更是一种精神,这种精神隐藏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中,永远热忱,璀璨夺目。(周述政)

(责编:李龙、韩婷)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