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王”巴帕

2017年09月07日09:33  来源:新华社
 
原标题:“马王”巴帕

适逢古尔邦节假期,蒙古族骑师巴帕顶替过节的同事上马,为观众表演中国西域赛马场每天的例行节目——名马展示。

这间赛马场位于中国西部的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昭苏县。水草丰茂的伊犁河谷是传统养马大区,历史上,这片区域出产的良驹曾被西汉王朝皇帝刘彻赞为“天马”。

25年前,16岁的巴帕从昭苏大草原远赴广州,快速成长为广州赛马会的速度赛马“金牌骑师”。不过,年过四十的他如今已很少上马。

在戴着黑色头盔、身着蓝色骑士服的巴帕出现在赛道前,他的汉族妻子郁艳已在赛场围栏边等待多时。

巴帕骑着一匹高大健硕的白色奥尔洛夫马从看台下方的通道中最后一个出来,加入到名马队列中。

名马展示类似模特在T台上走秀,在解说员的讲解声中,由骑师驾驭的阿哈尔捷金马、佛里斯兰马等十余匹世界名马依次出列,迈着或优雅或轻快的步子,经过一条500米直道。

只消十分钟,展示便结束了,接下来是另一些骑手表演马上技巧。巴帕将马送进看台北侧的马房后,来到一间10平方米的简易彩钢板房更衣。

“更衣室条件是差一点,”把仅有几个铁皮柜的板房称为“更衣室”后,巴帕自己也笑了,“但昭苏近年发展很快,5年前这里还只是一片草原,现在有了国际标准赛马跑道、容纳千人的看台,电子计时设备可以精确到毫秒,比赛也越办越正规。”

像新疆许多地方一样,昭苏也属于多民族聚居区。哈萨克族、蒙古族加起来超过全县总人口的50%。

昭苏县负责马产业发展的官员李海说,人们养马、爱马,但马带来的回报却十分有限,马的用途依然偏重于役用。

直到昭苏县近些年将马产业转型升级列入议事日程,并将大量资金投入到马的品种改良、基础设施以及赛事组织上,情况开始发生改变。

千里之外,巴帕一直关注着家乡动态,这一次也不例外。2008年,巴帕带着妻儿从海边迁回草原,开始为昭苏一家马场工作。“我的家在这里,家乡有大发展,我当然想回来。”

在现代马业中,赛马一直是驱动产业发展的重要动力。回乡的巴帕首要任务就是重返离开许久的赛道,用他的赛马技艺将观众吸引到赛马场。

再一次踩上赛马短镫,巴帕能力不减当年。他不仅在县里荣获了“马王”称号,还代表新疆队在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上斩获多块速度赛马项目金牌。

返回昭苏的前6年里,巴帕参加各级别马术比赛数以百计。由于缺少企业赞助,赛马奖金多由县财政拨付,数额有限,即便他屡屡夺冠,收入仍不及十几年前在广州的水平。

但对巴帕而言,比赛的目的不只为证明个体价值,更是向少数民族牧民证明现代马业的价值。

“马的成绩提高后,价值增加了,牧民收入就多了。”巴帕说,原先价值一两万元的马匹通过训练、比赛,可以卖到二三十万元,甚至更高。

在总人口不到20万人的昭苏,每年已有八九万人次参与到赛马运动中。

巴帕重新上马是郁艳不乐意看到的。巴帕倔强,坚称赛马危险性不大,只偶尔受点小伤。郁艳却告诉记者,巴帕也曾被摔下马背,“半个身子摔得烂烂的。”

这两年,像今天这样见到巴帕上马的机会越来越少。他说:“速度赛马要求骑师体重在55公斤以下,我已经65公斤了,太重会伤害到马。”

巴帕把更多时间花在组织马术比赛、指导青少年骑马以及配合新疆农业大学科研人员研究马匹科学调教方法上。

巴帕说:“相比大城市,这里落后的地方还有很多,我还有许多新的工作要做。”

郁艳则认为,如果比赛需要,丈夫肯定还会上马。(张晓龙、关俏俏、宿传义)

(责编:李龙、韩婷)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