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扎根和田20载·典型人物

报告文学《西望胡杨》描述援疆医生爱心接力

2017年07月18日16:0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北京援疆医生组建医疗服务队深入社区农村开展巡回医疗和义诊。北京市援疆和田指挥部供图

努尔艾力(中)和母亲与援疆医生王婷婷 (右)在一起。

近4年的田野调查,深层次的文化思考,数百名援疆人的无私奉献,作家孙晶岩所著的全景式展现北京援疆人的精神风貌的长篇报告文学《西望胡杨》最近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是北京市文联文化援疆的一个重要项目。

“我想援疆干部抛家舍业,用青春和热血在和田的大地上浓浓地描上一笔;我要用饱含深情的追踪采访,用心血和汗水为这些援疆人浓浓地描上一笔。”孙晶岩说。4年来,孙晶岩四下和田,不畏生活条件的艰苦,在和田深入生活半年多,与援疆人一道同吃同住同劳动,深入采访了北京援疆和田指挥部、三县一市及兵团14师的主要干部、身在基层的援疆医生、教师、农林干部、公安民警、志愿者及其家属等200余人。调研的深入、采访的扎实、创作的用心,造就了书中主人公形象的鲜活生动,感人至深。

59万字的长篇报告文学《西望胡杨》不仅满腔热情地歌颂了援疆干部的无私奉献精神,还独辟蹊径地探究了新疆维吾尔族的文化史、文学史、音乐史、艺术史、宗教史,讲述了和田的文化和风土人情,记录了新疆反恐维稳的真相,讴歌了民族团结,以雄辩的事实批驳了“三股势力”搞疆独分裂祖国的谬论,向全社会传递了热爱祖国、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的正能量。本版选取其中一段,以飨读者。

出生于1996年的维吾尔族女孩努尔艾力·艾斯卡尔是和田地区卫生学校护理专业学生,她活泼开朗,勤奋好学,憧憬着将来当一个合格的白衣天使。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不幸降临到这个维吾尔族姑娘身上,她突然出现发烧,鼻子出血,皮肤出血点等症状,她以为是鼻子发炎,就到附近私人开的的维吾尔族耳鼻喉医院看病,花了不少冤枉钱,病情反而更加严重,家人急忙把她送到和田地区人民医院治疗。

2011年11月,北京第一期援疆医生、友谊医院血液科的黄达永副主任正在和田地区人民医院肾病血液科工作,凭着丰富的临床经验,给努尔艾力做了检查,明确诊断为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黄达永立刻给她服药、输液,稍微控制了病情,再联合化疗。

努尔艾力患的这种白血病原来死亡率最高,这个阶段病情最凶险,如果先化疗会危及生命,多亏碰到了黄达永这位医术高超的大夫,他诊断及时、用药准确,治疗有效,第一疗程治了40天,症状完全缓解。

2012年春节,黄达永结束了援疆任务回到北京,第二期援疆医生、北京友谊医院血液科副主任医师杨凌志接替黄达永继续为努尔艾力进行治疗。当时,努尔艾力头发因化疗掉了一半,用围巾包着头,脸色苍白,像一只无精打采的小猫。

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是中国医生攻克的医学堡垒,维甲酸和亚砷酸也是中国人首先发现能够治疗此病的。杨凌志给努尔艾力继续巩固治疗,用亚砷酸和柔红霉素交替使用,中间隔三四周再住院治疗。进行了3次化疗后,努尔艾力的病情得到缓解,但由于费用问题,她的父母一度想放弃治疗。

这个家庭的大女儿已经患结核性脑膜炎,他们不希望二女儿夭折。但治疗白血病是烧钱的事情,第一疗程用了进口药,一下子就花了十几万元,至今已经花了20万元,父母倾其所有为女儿治病,已经倾家荡产,还欠了一屁股债,实在拿不出钱来了。

杨凌志在北京曾经治愈过很多此类白血病人,他苦口婆心地对努尔艾力的父母说:“这个病经过治疗是可以根治的,第一疗程花的钱多是为了控制病情,以后就不会花那么多钱了,用国产药一个疗程花几千元,10个疗程下来花几万元,孩子将来就可以和正常人一样工作、生活。咱们想想办法,医疗费慢慢医保也能报销,我也可以帮助你们,但孩子的治疗不能停!”

望着杨医生真诚的双眼,母亲吐送呢亚孜汗·库万打心眼里信任这个来自北京的医生,她要尽全力扼住病魔的咽喉。

在医院工作了20年,生老病死对于杨凌志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他见过太多的人因为血癌而离开人世。杨凌志想这个和自己女儿一般大的小姑娘如果放弃治疗多可惜,他要尽一切努力从死神手里夺回这个16岁维吾尔族古丽的生命。

手心手背都是自己的肉,汉族维族都是一家人。民族之间一定要真心交流,才能互相信任,增进感情。努尔艾力发自内心地尊敬和喜爱北京医生,她还懂得汉语,在和田,杨凌志能够用汉语和病人交流,感到很快乐。病人把生命交给自己,自己一定要救人于危难之中。他给努尔艾力做了十几个疗程的正规治疗,这十几个疗程挽救了努尔艾力的生命。

人与人之间就是这样情义无价,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杨凌志把努尔艾力当成自己的女儿看待,在精神上鼓励她,在物质上支持她,给她买衣服,还捐赠8000多元钱精心为她治病,无微不至的关怀使努尔艾力备受感动,情不自禁地管杨凌志叫“杨爸爸”。

(责编:李晓啸、李龙)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