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亚宁:“绿洲生态”卫士勇攀科学高峰

2017年05月25日12:01  来源:人民网-新疆频道
 

【编者按】

2016年11月,国务院批准将每年5月30日设立为“全国科技工作者日”,是党和国家对科技工作者的殷切关怀,是增强全社会科技意识,重科技、重人才的新起点。在首个“全国科技工作者日”来临之际,人民网联合新疆科协对新疆优秀科技工作者代表进行系列报道。

从北疆的伊犁河谷到南疆的塔里木河,再到素有“中亚水塔”之称的天山冰川,提起陈亚宁这个名字,总是与新疆的荒漠绿洲、冰川河流紧密相连。

塔里木河畔的生态卫士

“我是土生土长的新疆人,出生在塔里木河畔,对塔里木河有着深厚的感情。”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研究员陈亚宁向记者诉说着对塔里木河的情怀。长期以来,陈亚宁对新疆人民的母亲河——塔里木河开展科学研究,“塔里木河流域水资源利用与综合管理试验示范研究”“塔里木河下游生态安全与生态需水量研究”等重点科研项目,对塔河下游的生态恢复和保护起到推动作用。

陈亚宁向记者介绍说,随着农业开发规模的不断扩大,塔河下游出现干涸断流,荒漠植被大面积死亡。为此,国家对塔里木河流域进行综合治理,从2000年5月到2016年,塔里木河流域管理局先后17次向塔里木河下游实施生态输水。为了开展塔里木河流域水资源利用等方面的研究,从2000年开始,陈亚宁带领他的团队和学生,跑遍塔河的中下游,连年做样地调查研究。

邓海军是一名湖南小伙儿,2011年考上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的研究生后,就一直跟着导师陈亚宁做科研。“我刚来报到的第二天,就这跟着陈老师到塔里木河流域做样地调查。”邓海军说。每年塔里木河流域最热的7~8月,陈亚宁都要带领团队成员到塔河中下游的24个野外断面、84个固定植物样地上做实验。同时,陈亚宁团队的科研人员每年都要在5月到10月间,带着大批国际上先进的野外便携式仪器设备,到这里对胡杨、柽柳等植物的生理变化进行监测。

“每年夏季的4个月陈亚宁老师都带着我们来这里做监测,监测这里的水、土以及植被变化。有些实验要求日夜不间断地监测,我们就在这里连续待上一个星期甚至一个月,搭帐篷,轮流值守。”邓海军说。

在塔里木河中下游这片约780公里长、1020平方公里的范围内,陈亚宁和他的团队建成了国内第一个1∶1的生态水文过程原型监测断面。在国际干旱区内陆河流域中,对相关科学问题的实时监测研究这尚属首例。研究提出的塔里木河流域生态保护对策和方案被纳入《南疆水资源利用和水利工程建设规划》。

“中亚水塔”天山冰川的守护者

近年来,全球气候变暖成为世界共同关注的话题。气候变暖加快了山区冰川、积雪和冻土等固态水体的消融,冰川融水径流量普遍增加,从而加剧了“中亚水塔”水储量的减少。

据悉,有“中亚水塔”之称的天山是横贯新疆中部的大山脉,平均海拔约3500米以上。新疆冰川面积及储量约占中国的一半,占西北地区的90%以上,其中天山冰川面积约9000平方公里,约占新疆冰川面积的32.4%。被誉为“固体水库”的冰川对河川径流起着重要的补充和调节作用。新疆冰川融水占地表径流量的三分之一以上,是天山南北广袤绿洲最重要的水源保障。

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研究员陈亚宁带领团队对“中亚水塔”天山的冰川、积雪及水储量变化进行了分析估算,发现天山地区陆地水储量正在减少。该项研究结果对于我国西北干旱区水资源利用和经济社会发展布局具有重要的指导和参考意义。

“新疆水资源主要依赖山区降水和冰雪融水,一旦冰川消融殆尽,对我国西北乃至更广泛的地区产生的影响将难以估量。”陈亚宁对记者说,随着气温的不断升高,冰川退缩速度加剧,未来西北干旱区水资源会因冰川储量的枯竭而急剧减少,冰川融水对河川径流的调节作用将随之减小甚至消失,从而加大了水资源的波动性。气候变暖,尤其是极端气候事件的频发,加剧了西北干旱区荒漠化过程,还可能导致农业病虫害增加,威胁干旱区绿洲经济的健康发展。

“创新西北干旱区水管理体制机制,健全制度法规,并提升水资源管理能力,确保水资源的可持续利用、生态系统的可持续管理和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陈亚宁对“中亚水塔”天山冰川保护提出建议。

践行“一带一路”传承科学精神

扎根新疆从事科研工作30余年,足迹遍布新疆的山川河流、荒漠戈壁。在从事干旱区水文水资源等方面研究的道路上,他常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起初陈亚宁专注于新疆干旱区典型流域的水资源利用与生态保护研究,2010年以后扩大到西北干旱区域研究。随着“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提出,他的研究方向已经扩大到中亚地区的水资源与生态等多方面的研究。“做科研要有高度的敏锐性,针对热点和大众关注点展开研究。新疆是‘一带一路’的核心区,近年来我们与中亚国家开展‘科研外交’,以天山为纽带,对中亚天山进行深入研究,并吸纳中亚五国越来越多的科研人员加入到我们的团队。”陈亚宁说。

在陈亚宁带的学生中,很多来自哈萨克斯坦、印度、巴基斯坦、吉尔吉斯坦等中亚国家,大家共同以科学为媒,在“一带一路”上展开科学研究,共同服务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

Azamat K. 和Yerbolat M.是来自哈萨克斯坦,Nargiza M.和RuslanKenzhebaev来自吉尔吉斯坦,在陈亚宁指导下做中亚地区水资源变化方面的研究,目前Azamat K.和Nargiza M.都已获得博士学位回国。

瓦卡斯·默罕默德是一名来自巴基斯坦的留学生,2014年到新疆在陈亚宁指导下读博士,做《藜麦的抗旱研究》。瓦卡斯说:“陈亚宁老师在干旱荒漠区高效生态产业与生态保育关键技术研究方面是权威,我想把适合干旱区生长的巴基斯坦主要粮食作物藜麦带到新疆试种,最终丰富干旱区粮食作物的多样性。”

如今,陈亚宁一年60%的时间都在用于指导研究生学习,帮助学生修改论文。即使工作再忙他都会打开名为“重点实验室”的师生交流微信群,及时回复学生的邮件,随时为学生答疑解惑。“从事科研30余年,一直以来做科研是我的一种爱好,包含着我的一份责任心,所做的一切都要对得起‘研究员’这个称号。在今后科研的道路上,我会继续带着我的科研团队围绕热点展开研究,让科技更好地服务于人类社会。”陈亚宁对记者说。(韩婷)

(责编:李龙(实习)、韩婷)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