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南方的医者仁心:为了信念 守望新疆

2017年05月25日11:35  来源:人民网-新疆频道
 

【编者按】

2016年11月,国务院批准将每年5月30日设立为“全国科技工作者日”,是党和国家对科技工作者的殷切关怀,是增强全社会科技意识,重科技、重人才的新起点。在首个“全国科技工作者日”来临之际,人民网联合新疆科协对新疆优秀科技工作者代表进行系列报道。

李南方在工作中。(图片由本人提供)

1989年10月,还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医院急救中心一名普通医生的李南方通过选拔考试受中国卫生部的派遣赴日本留学深造。在自治区人民医院急救中心工作的六年里,李南方接待最多的病人是高血压所引发脑出血、脑梗塞和心肌梗塞的患者,而当时在日本,急救中心却好像外科,收治的多为遭遇车祸等意外的病人,却很少见到脑血管病和心梗的患者。

“带着这个疑惑,我询问身边的医生,得到的答复是,在日本,长期开展高血压的管理及并发症的预防,脑卒中大幅减少,急救中心已经很少见到脑出血、心梗的患者了。为此,我十分注意观察日本高血压的防治工作,感到新疆与日本在这方面存在着很大的差距。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我想要是在新疆这样一个高血压的高发区建立一个‘高血压中心’该多好啊。”李南方说道。

李南方选择了“高血压”作为自己主攻方向,经过长达8年的学习深造,在获得日本京都大学博士学位后,李南方带着16箱图书和资料回到了新疆,组建了一个“高血压中心”。

李南方告诉记者:“当时我一心想着回新疆组建‘高血压中心’,所以想尽办法搜集和查阅相关资料,有一次忘记了闭馆时间,竟被反锁在了图书馆资料室里,后来,这些图书资料为建立高血压专科和高血压研究室发挥了巨大作用。”

1997年,仅有8名医护人员组成(3名医生5名护士)的自治区人民医院高血压专科在李南方的主持下成立,刚开始,仅有的12张病床是医院里最小的科室。“因为当时新疆的群众普遍没有高血压心脑血管病防治的理念,觉得高血压不足以致命,不愿接受治疗,所以在科室刚成立的半年多时间里,我们每天穿着洁白的工作服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病房和门可罗雀的门诊,心里无比沮丧,甚至一度想要放弃。”李南方说。

面对着“要看病却没有病人,要科研又没有仪器和设备的困境”,她只好和同事们来到了塔城地区和布克赛尔县进行调研和义诊, 近40天,他们走遍了全县所有的乡村,看到的结果令他们震惊。

“通过为30岁以上的农牧民量血压,发现一半以上患有高血压,有一次到一个乡卫生院义诊,刚到院子门口我们都惊呆了,很大的一个院子里,到处的都是因高血压并发症而瘫痪的村民。”李南方说。

回到乌鲁木齐,她总结经验、撰写报告,重新规划了高血压专科的发展方向。把系统的高血压心血管病知识与新疆的实际情况相结合、融会贯通,把原本定位的仅搞高血压的临床医疗和分子生物学研究的学科方向,改建为集临床医疗、科学研究和人群防治为一体的“高血压中心”。

她带领全科医护人员在新疆多地特别是农牧区大力推广高血压的防治知识,利用各种场合、各种渠道向广大人民群众、基层医生宣传高血压的防治理念,先后编写了汉语、维语、蒙古语和哈萨克语的高血压防治教材;并依据自身临床实践的经验、循证研究的证据,经过科学的组合,为基层乡村医生编制了容易掌握、便于推广的高血压联合用药治疗方案(该高血压药物防治方案在2006年被卫生部列为“十年百项”全国推广项目,在全国多省推广),在天山南北多地先后举办各类大小讲座6300余讲。针对新疆基层高血压防治所面临的实际问题,提出“新疆高血压三级防治体系建设”,获多项国际国内民生工程立项,建立了“额敏高血压防治模式”,以最大限度的合理使用现有资源,控制农牧区高血压心脑血管病的流行。

新疆高血压中心迄今已接诊来自我国多地甚至周边国家的高血压患者逾三十余万人次,为解决复杂疑难高血压的病因诊断和治疗问题,他们不断的引进国际前沿技术,改良和创新,先后开发和开展了有关肾性、内分泌性、血管病、睡眠呼吸病等继发性高血压的病因诊断技术,建立了我国最为完善的继发性高血压病因鉴别诊断平台,解决了大量复杂疑难高血压病人的诊断治疗问题,使我国住院高血压继发性高血压的检出率从14.3%提高到39.3%。该学科在2011年已被列为国家级重点临床专科。

现任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副主席的沈岩院士在新疆作报告时曾经说过“我敬佩新疆的科技工作者........我想守望在这里的人一定是有信念的。” 李南方听到这句话时感动地热泪盈眶。从国际著名的学府博士毕业返回边远落后的新疆,已经20年过去了,为了信念,李南方依然守望在这里,践行着医者仁心。(李晓啸)

(责编:李龙(实习)、韩婷)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