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可川:国家重视科学为我们提供了科研“沃土”

2017年05月25日10:50  来源:人民网-新疆频道
 

【编者按】

2016年11月,国务院批准将每年5月30日设立为“全国科技工作者日”,是党和国家对科技工作者的殷切关怀,是增强全社会科技意识,重科技、重人才的新起点。在首个“全国科技工作者日”来临之际,人民网联合新疆科协对新疆优秀科技工作者代表进行系列报道。

“国家重视、支持科学研究是社会进步的动力,也为我们这些科技工作者提供了科研的沃土,让我们可以沉下心来做研究,可以更好地为社会进步、百姓增收及国家各项战略、决策贡献自己的力量。”5月30日是首个“全国科技工作者日”,作为在国内科研领域有突出贡献的科技工作者,21日,国家绒毛用羊现代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新疆畜牧科学院畜牧研究所所长田可川接受了记者专访。

1985年,田可川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新疆畜牧科学院工作,第一年就被派到乌鲁木齐市南山种羊场实习锻炼。在随后的30余年里,他参加了国家“八五”“九五”细毛羊科技攻关项目,主持了国家“十五”“十一五”“十二五”细毛羊和绒山羊科技攻关项目,主持承担并完成国家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重大科研课题30余项,培育出多个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绒毛用羊新品种(系),形成了系统的绒毛用羊育种方法。

2014年,通过近14年的科研攻关,我国第一个精纺用超细毛羊新品种——苏博美利奴羊被培育成功。“上世纪90年代,当时新疆乃至全国的细毛羊羊毛质量不太好,为打破贸易壁垒,发展我们自己的超细羊毛,在国家科技部、农业部等部门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政府的支持下,历经七八代的杂交试验,‘苏博美利奴羊’终于诞生。”田可川说。

上世纪90年代初,“羊毛大战”席卷中国北方,造成羊毛市场混乱,掺假使假现象普遍。收购回的劣质羊毛让企业咽不下又吐不出,有时,收购的一斤羊毛洗过后仅剩3两。

“因为觉得越来越无利可图,好多牧民纷纷放弃饲养细毛羊。在当时的形势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政府高瞻远瞩,一方面加大补贴力度,稳定牧民心理波动;另一方面重视并支持超细羊毛的科研项目,从而始终保留着一批科研力量,为‘苏博美利奴羊’的成功培育奠定了基础。” 田可川介绍。

苏博美利奴羊的问世,填补了我国80支细毛羊品种的空白,丰富了我国细毛羊品种资源,提升了国产细毛羊的品质,缓解了国内外毛纺市场对超细毛紧缺的矛盾,同时提高了我国细毛羊产业的国际竞争力。

作为国家绒毛用羊现代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田可川还担负着带领国内21个省区市、41家单位的岗位科学家和试验站,就绒毛用羊产业链各个环节关键技术问题开展联合攻关的长期任务。所有科研成果,对保障国家毛纺工业的安全和提升产业竞争力发挥了重要作用。

“这些成绩的取得,其背后包含着在我成长道路上老前辈们的培养和指导,包含着我的团队、同仁们的支持和帮助,这份荣誉应该属于大家。”对于褒扬,田可川淡淡一笑。

作为我国绒毛用羊学术领域带头人和开拓者,田可川尤其重视团队建设。“我们这个团队总共有18人,成员由汉、维吾尔、哈萨克、柯尔克孜、回5个民族组成,我们就像一家人一样,相处很融洽。”

田可川尤其注重培养少数民族科研工作者,多次派他们外出学习深造,其中一位哈萨克族成员已获博士学位,并成为学科带头人。在田可川的带动下,整个团队积极向上,科研氛围浓厚,各民族同事互相帮扶,共同进步。作为博士生导师,他还亲自指导培养出博士、硕士研究生近70名。

眼下,全疆各地都在积极贯彻落实中央及新疆的各项战略方针,转变农业农村经济发展方式,走循环经济之路,加快现代畜牧业进程,推动绿色有机产业,建设资源节约型现代农业,努力实现农业的可持续发展。

“保证我国毛纺产业安全和羊肉的市场供给,着力加快养羊业的发展,改造提升传统畜牧业,加快发展现代畜牧业,让我国达到农业发达国家畜牧业水平,这是我们一直不懈的追求的。” 田可川说。(李晓啸)

(责编:李龙(实习)、韩婷)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