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国姊妹花新疆求医记

2017年04月20日12:15  来源:乌鲁木齐晚报
 
原标题:异国姊妹花新疆求医记

未标题-1

双胞胎姐妹在医生的陪同下做康复治疗。王桂芝 摄

4月的乌鲁木齐乍暖还寒,从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市来此地求医的热依娜提对记者说:“这儿的天气挺舒服,我最喜欢吃碎肉抓饭。”

正在新疆医科大学第六附属医院就医的是热依娜提一对6岁双胞胎女儿,两个孩子先天性脑瘫,四处求医不见好转。在中国治疗过的朋友推荐她到乌鲁木齐看看。“经过两次治疗,孩子的生活基本可以自理。”热依娜提说。

随着新疆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医疗服务中心”的构想,这几年像热依娜提这样慕名来新疆治病的患者不在少数。据自治区卫计委统计,截至去年年底,新疆接待外籍患者就诊超过13000人。

中医魅力

4月17日,36岁的热依娜提正带着两个女儿在医院做康复训练。“现在不用扶手也能行走了。”热依娜提说。

这是热依娜提第二次来新疆求医,去年11月她带着孩子第一次来新疆接受了中医治疗,当时大女儿连话都说不清,经过一个月的治疗,已经能准确表达想说的意思了。

中医疗法对外籍患者有着特殊的吸引力。尤其是新疆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医疗服务中心”的构想后,自治区人民医院、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自治区肿瘤医院、自治区中医医院、自治区维吾尔医医院等五家医院先行试水国际医疗业务。

于是,一时间跨国求医在邻国病患中悄然升温,而地理位置较近的新疆成为他们问诊的首选之地。

新医大六附院针灸科主任吴继新是这对“姐妹花” 的主治医生,他告诉记者,大部分外籍患者都是冲着中医来的,“有些都是老面孔了”。

和很多外籍患者一样,热依娜提对中医的名气早有耳闻。去年年底,她通过朋友介绍,电话联系到目前就诊的医院,通过网络发送了两个女儿的病例。

大概过了两三天,医院给了她回复,孩子的病情有救治方法,可以来医院做中医治疗。

这给了热依娜提极大的信心。这六年,为了给两个孩子看病,她放弃了稳定的工作,四处求医,可一直没有好转,“去试试,万一有奇迹呢”。

结缘“桃花”

去年,新疆一些试水国际医疗业务的医院结合各自优势、特点,配备了专门懂俄语、哈语的导医、护理人员及翻译。桃雅西诺·吐尔都西就是其中一位。

桃雅西诺·吐尔都西是热依娜提在乌鲁木齐的俄语翻译,不过热依娜提更喜欢叫她“桃花”,“我给她起的,这样方便记。”热依娜提说。

“桃花”性格开朗,喜欢美食。初见热依娜提,刚办完住院手续,就迫不及待拉着她和两个孩子“下馆子”。

那是热依娜提第一次吃饺子,羊肉白菜馅,热乎乎咬下一口,汤汁立马顺着皮儿的缺口流了出来。一边吃着,“桃花”一边给热依娜提介绍起吃饺子的习俗。

这以后,除了正常的翻译工作,“桃花”还多了一个身份——热依娜提的“饭友”。过油肉拌面、碎肉抓饭、薄皮包子……这些美味也让她们的关系越走越近。

考虑到热依娜提有签证时间限制,“桃花”申请了医院的“绿色通道”,节约了很多做检查的时间。“她还帮我联系专家、帮助办理护照延期,跟家里人一样操心。”热依娜提说。

不仅是“桃花”,为了方便沟通,如今新疆不少医院还组织医务人员学习俄语、哈萨克语。

热依娜提丈夫在美国工作,每周会给她打医药费,热依娜提都让他打到“桃花”银行卡里,“她是我在中国最好的朋友,我很相信她。”

康复有望

作为两位孩子的主治医生,吴继新每天出门时,都会在口袋里装三四颗糖,“怕针灸时两个小家伙疼。”

当然,除了糖,吴继新的办公桌抽屉还有一些玩具和洋娃娃,也都是给热依娜提孩子做治疗康复时准备的。

其实,这两次来新疆,给了热依娜提很大的希望。比如最令人欣喜的变化是,通过中医针灸、中草药口服、推拿和康复训练,大女儿已经能准确表达自己的意思,小女儿也可以独立行走了。

吴继新说,像热依娜提女儿这样的情况,一般还需要2到3个疗程。两个孩子属于轻度脑瘫,只要坚持治疗,康复的可能性很大。

吴继新还和热依娜提交换了联系方式,他告诉热依娜提,如果今后碰上了内科疾病,不用再坐飞机来新疆,通过跨境远程会诊平台,就能实现线下跨境就医诊疗。

还有两周,结束第二个疗程的热依娜提会带着两个孩子坐上回家的飞机,她说,会把在新疆感受到的医疗体验告诉身边朋友。

“在新疆看病,医疗水平让我心里有底,服务还特别贴心。”热依娜提说。(郝玉)

(责编:李龙(实习)、周雷刚)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