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舞台上精彩绽放的文艺之花

——兵团原创舞剧《戈壁青春》参加中国艺术节演出纪略

2016年11月01日16:25  来源:兵团日报
 

  近日,第十一届中国艺术节演出在陕西省多个剧院如火如荼地上演,一朵朵从祖国各地精选出来的文艺之花在舞台上竞相绽放。其中,来自兵团歌舞剧团的大型原创舞剧《戈壁青春》10 月25 日至10 月26 日连续两天在西安市临潼区秦皇大剧院上演,舞蹈演员们用极富感染力的肢体语言,讲述了那段艰苦卓绝岁月里令人难忘的故事。

  《戈壁青春》全剧分为6 个部分,以人物的情感发展为线索,刻画出兵团人的典型形象,生动表现了兵团人对幸福生活的向往、追求、坚守和奋斗。创作者们在剧情编排中,充分考虑到故事的地域特色,把汉族与少数民族的文化交融在剧中完美呈现,舞蹈语汇既符合兵团特定的时代背景,又兼顾艺术创作的美学本质,流畅且充满新意,同时又运用音乐、舞美等手段,使这部展现兵团人生活、情感的舞剧给人以艺术上的享受。

  向精品舞剧迈进

  兵团的历史交织着个人和民族的命运。剧中支边青年建国满怀激情和憧憬来到新疆,成为兵团的一员。在无边的戈壁上,他经历了极端艰苦的磨炼和精神的洗礼,结识了如父亲般亲切的老连长、兄弟姐妹般的战友和少数民族同胞,也和兵团姑娘红柳结下了患难真情,组建了自己的家庭。世事变幻,在兵团建制撤销的动荡时期,他带着孩子离开了兵团,不舍工作和故土的红柳选择了坚守,一个家庭的悲欢离合,给彼此心中留下永远的伤痛。魂牵梦绕中,建国离开人世,临终时嘱托孩子带着自己的骨灰,回到那青春绽放的戈壁。恢复建制后的兵团焕然一新,红柳和执着坚守的兵团人用微笑和自豪迎接建国魂归故里。

  谁能想到如此厚重、富有内涵的舞剧竟是由一个年轻的创作团队完成的。由北京舞蹈学院青年教师帅晓军担纲总导演的团队,其成员的年纪大多在30 岁左右。这样一个外来的新生代创作团队,能否在舞剧创作中赢得观众的认可,对他们的考验可想而知。事实证明,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呈现出来的作品着实令人满意。

  “军垦第一犁”“打夯”“地窝子”……观看过《戈壁青春》的观众一定会对这些艺术而又真实地还原了兵团生活点点滴滴的场景设计印象深刻,剧中对于兵团生活细节的展示反映出创作者们在前期调研和设计时做足了功课。

  “兵团是一个充满了故事的地方,我们应把创作的触角深入到基层,用亲身经历和感受演绎出那段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正如帅晓军所说,他们是带着在采风中获取的浓烈情感进行舞剧创作和排练的。

  “在采风过程中,我们一次次踏上兵团人用青春和热血浇灌的那片土地,更是不止一次地被兵团人感动。老军垦讲述他们创业之初的艰辛,回忆那段艰苦的岁月,他们没有丝毫悔恨,有的只是对这片土地的无限热爱和身为一名兵团人的骄傲,感动之余,令我陷入思考,怎样才能把这种伟大的情怀呈现在舞台上?能让更多人了解兵团?”谈到创作之初的感受,帅晓军说,“以‘情’感人,舞剧拙于叙事但善于抒情,所以这部剧重点就放在了‘情’上,通过‘情’去了解兵团人垦荒那段历史。”

  从2014 年《戈壁青春》正式首演至今,两年多时间已经在各地演出30 多场次。对于兵团歌舞剧团来说,每次参加演出并非为了商业利益,而是不放过任何一个与观众交流的机会和舞剧日益精进的良机。在每次演出结束后,兵团歌舞剧团不仅关注观众对这部舞剧的口碑和建议,还会以座谈会的方式,吸纳业内人士的真知灼见,取其精华并反复打磨。

  今年8 月,《戈壁青春》在北京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汇演后,引起热烈反响,为了使舞剧能更加有思想性、艺术性和观赏性,创作团队在剧目上做了一些改动,使得整部舞剧节奏更加明快,主题和情感更加突出。

  兵团歌舞剧团团长申健介绍说,就在参加此次中国艺术节之前,创作团队还对《戈壁青春》的布景及灯光进行了一次大的调整,力求舞台效果更加灵动、富有张力。两年多的时间里,该剧已进行了两次大型调整,近30 次小修改,而多数修改均来源于观众及专家的建言。

  一位业内人士已经认真地看了4 遍《戈壁青春》,她坦言,看一次爱一次,每看一次,都能发现这部剧的进步之处。

  要出戏更要出人才

  正式演出前,在排练大厅,记者看到演员们都在紧张排练。此次演出,兵团歌舞剧团启用全体演员参演,并打破国内一线演员助阵的局面,选用了歌舞剧团的青年演员担任主演,成为演出的亮点之一。

  该剧男女主人公建国和红柳的饰演者芦阳和马晶是兵团歌舞剧团自己培养的“80 后”演员。不仅如此,剧中不少角色甚至起用了艺术院校的在校学生。

  “很难想象,如此一出大型舞剧却是这样的演员阵容。”导演帅晓军曾对这样的做法表示质疑,投入如此大的剧目,为何不用知名演员?不过,在随后长达数月的排练中,他感叹于兵团歌舞剧团青年演员的敬业与刻苦。

  对此,申健有着更加长远的计划:不仅要出好戏,还要通过好戏出人才。无论多有名气的演员都是别人的,着力为兵团培养自己的文艺骨干迫在眉睫。“我们希望通过精品剧目创作,培养一批有社会知名度的青年人才,并在年轻的演员中挑选出佼佼者作为人才储备。”申健介绍,如今兵团歌舞剧团已经发掘出不少后备力量。

  在申健看来,高标准的剧目让年轻演员甚至是艺术院校在校学生参与,使之深切感受到艺术的魅力,才能储备更多优秀的人才。

  今年25 岁的芦阳,在前几年该剧的演出中一直饰演“老连长”的角色。他将有着20 多年年龄跨度的老连长,不论是体态还是心理活动都把握得十分到位,演绎得惟妙惟肖。此次演出,芦阳出演男主角。“以前,我都作为后备演员,这次能有机会在更大的舞台上锻炼真是收获很多。表演结束后,两次谢幕观众仍不愿离去,让我觉得自己的努力得到了观众的认可。”芦阳说。

  和芦阳一样,女主角马晶为了能演好“红柳”,也作出了很多努力。由于红柳的年龄跨度是从16 岁演到60 岁,马晶在谈饰演这个角色时用了“灵魂出窍”这个词,“吃饭、睡觉都在琢磨,后来我找到了窍门,就是时常把自己想象成红柳,身体在特别感性地投入角色时,心灵也得跟上,不为了表演而表演,这样在表现人物时可能就会更真实、更打动人。”

  为了让年轻演员更好地演出,兵团歌舞剧团也下了不少工夫。

  “‘80 后’的青年演员大多成长在城市,需要补的功课很多。”兵团歌舞剧团副团长蒋玫说,“为了能让演员更好地把握剧中人物,团里多次组织导演、编剧给演员讲解兵团精神,在解读剧本时,引导他们用真心、真情去感悟,再通过艺术上的提炼和加工,从‘心里有’最终达到‘台上有’。”

  近年来,兵团歌舞剧团在优秀人才培养上做了很多工作。在很多演出中,兵团歌舞剧团以“老带新”的形式,让青年演员感受艺术的精髓,接受锻炼,从而提升自身专业水平及舞台表现力。

  特色舞美为舞剧增色

  《戈壁青春》的精彩演出,不仅是音乐与舞蹈的完美结合,更需要舞美、服装、灯光的巧妙配合。融合了科技手段,利用现代数字技术为该舞剧营造最炫、最美的舞台效果,设计巧妙的服装更好地展现了舞蹈的内涵,加之舞蹈演员优美动人的舞姿,最终让观众度过了一个心潮澎湃的夜晚。

  看完整场演出,舞台上呈现出的沙丘、冰层这些场景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其实这些场景都是由5 个大的云片完成的,每个云片要安装4 个电机来保证它能够达到不同角度的旋转效果。舞美队副队长张涛告诉记者:“电机的安装是整场装台中最难的部分。在20 多米的高度,把几百公斤重的设备固定好,不仅危险,还得有过硬的技术。”

  《戈壁青春》所有的道具加起来超过2000 件,分50 多类,服装、布景、化妆用品等有80 多箱,全部从乌鲁木齐运过来,整整装了4 卡车,在运输过程中难免会损坏,就需要在演出前赶紧修补。为真实还原当时的场景,剧组对每一件道具都进行了特别的处理。其中一幕,演员们用手中的“夯”烘托老一代军垦战士辛勤劳作、开荒造田的坚定信念。张涛说:“别看这件简单的道具,即要增强它视觉上的重量感,又要考虑演员在使用时的美感,还要给观众还原历史,所以制作起来并不容易。”

  同样引起观众注意的,是出现在第四幕的两件高约5 米的满是补丁的军大衣,它是以兵团军垦博物馆中展出的那件满是补丁的军大衣为原型进行艺术再创造,由20 多人用20 床网套,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制作完成的。为了让军大衣在舞台上“站起来”,就得花四五十分钟的时间。

  舞美设计刘科栋认为,看似简单的舞台好像没有太多的东西,其实它的内容很丰富。舞台上的舞美设计是现代技术与艺术的完美结合,技术隐藏在艺术中,艺术通过技术焕发出魅力。

0104-3.jpg

(责编:阿通古丽(实习)、韩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