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团结一家亲”认亲记:我在库车又多了家亲戚

2016年11月01日11:07  来源:人民网-新疆频道
 

走出车厢踏上站台,一阵阵寒风夹着细雨,让我们这群到库车认亲的60名教育厅干部感到了深秋的凉意。尽管还是凌晨6点半,天黑沉沉的,但大家心里都迫不及待想赶到村里,早点看看自己的认亲结对户,和他们多聊聊、细谈谈,掌握更多的情况。

坐在前往认亲路上的大巴车里,看着窗外这片熟悉的土地,我心潮澎拜、思绪万千。我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教育厅第二批住村干部,2015年在新疆库车县玉奇吾斯塘乡库西吐尔村住村工作了一年。这一年,是我人生中难忘的一年,我们10名住村干部与当地百姓同吃同住同劳动,真心真情住村,用心用情干事,赢得了群众的支持和拥护。住村一年,我们付出了辛苦,但换来了信任,流下了汗水,但收获了真情,我们把群众当亲人,群众更把我们视为恩人、当作贴心人。

住村期间,我分别和依米提·卡尤木、买买提·阿布拉两位老人结了对子。他们都是村里的老党员,对村里的大事小事都很热心,但每人家里都有很多困难,特别是依米提·卡尤木老人的两个小孙子让人十分揪心,一个患有自闭症,一个得了先天脑瘫。一有空,我就到两位老人家中看看,和他们聊家常,尽力帮他们解决困难。夏天天热,我给他们送去电风扇,给依米提·卡尤木老人的小孙子送去奶粉、洗发液和痱子粉,让这个长着一双大眼晴、令人心疼的小巴郎能舒服地过夏。暑假和“十一”长假,爱人和孩子到村里看望我,总不忘到两家人家里坐坐,给大人们送去生活用品,给小孩带去玩具和学习用具。每当爱人和孩子要离开村里时,两家人总会急匆匆地赶来,送来自家种的葡萄、核桃和红枣,这让爱人和孩子在回程途中感动了一路。住村结束后,我回到了工作岗位,不时会接到两位老人打来的电话,尽管只是重复的几句问候和祝福(我的维语水平有限),但话筒两端连接的一份无法割舍的民族团结情。

车到了玉奇吾斯塘乡排孜瓦提村,把我的思绪从去年拉回到了现实。坐在村礼堂里,当自治区教育工委、教育厅“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启动仪式即将拉开序幕时,我终于看到了自己的“新亲戚”——再那甫汗·亚库甫老人。老人是一名老党员,胸前别着一枚醒目的党徽,今年70岁,瘦小而孱弱,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大许多。“亚克西木”“太西力克木”,我一手轻搭在老人肩上,一手握着老人的手问候着。看着我这个“城里人”,老人的脸上露出笑容,也轻声地回应着,但又指了指自己的喉咙,意思是说话很费力。

在村干部和住村干部的指引下,我拎着大米和清油,一步一滑地走在泥泞的村道上,到再那甫汗·亚库甫老人家里认门认亲、走亲戚。走进大院,映入眼帘的是坑坑洼洼的地面、几棵落叶的苹果树、破旧的土块房,房间里只有一张长长的大炕和几床陈旧的被褥,炕上的地毯也是拼凑的。难道这就是老人的所有家当?我的猜测从村干部嘴里找到了答案。老人家是个贫困户,加上她体弱多病,需要长期吃药和治疗,让这个家庭不堪重负。村干部介绍说,老人的老伴去世多年,膝下有四个子女,都已成人成家,现在有一个儿子离婚后与其一起生活,照顾老人的起居。老人患有严重的胃病和反流食管炎,吃东西都很困难,有时刚吃完饭就全吐了。这些年,儿子带着老人到县人民医院、自治区人民医院辗转看病,不仅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还为此欠下了不少债。

家里有多少地,经济来源主要有什么,儿子有什么技能,老人看病医保怎么报销……,我一项一项地问,一笔一笔地记,就是想把老人家的情况迅速摸清楚。老人家是南疆典型的因病致贫的家庭,也是自治区确定的148万南疆贫困人口之一。怎么帮?怎么扶?如何脱贫摘帽?这一系列问题始终在我脑海翻滚着。看着老人和儿子的脸,我愈发感到肩上的责任沉甸甸的。

自治区党委开展“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就是号召党员干部深入南疆、深入基层、深入百姓家中,与各族困难群众结对子、认亲戚 、交朋友,在思想精神上引导,在生产生活上扶持,想方设法帮助他们脱贫致富,早日过上幸福小康生活。我想,再那甫汗·亚库甫老人一家对美好生活的渴望,正是我奋力拼搏、帮助他们摆脱贫困的目标。“民族团结一家亲”不是大口号,而应是一个个实实在在的“暖计划”“微行动”。这时,我的脑海里闪现出一条“扶贫路线图”:首先进行精神扶贫,帮助老人一家牢固树立“只要一心跟着党,就没有战胜不了的困难”的坚强信念,做到心中有信念、脚下有力量,不向困难低头、勇做生活强者;其次进行政策帮扶,帮助老人一家积极申请低保、医保等各项惠民政策,协调老人的儿子参加当地的技能培训和就业辅导,通过掌握一技之长提高收入、改善生活;三是进行针对性帮扶,帮助老人到首府的大医院协调就医,让老人得到及时有效、高质量的医疗服务,每年在物质上给予老人帮助和扶持,让这位老党员能够幸福地度过晚年生活。

知道我要走了,老人硬塞给我一些自家种的核桃,让我带回去吃,这让我不禁想起了库西吐尔村的依米提·卡尤木和买买提·阿布拉两位老人,都是那么善良、淳朴。我和住村干部调侃道:“住了一年村,我认了两家亲戚,现在又多了一家亲戚,以后我到库车来一点都不寂寞。”

出门时,老人依依不舍和我挥手。我告诉她,回到乌鲁木齐就帮她联系看病的医院,希望她早日到乌鲁木齐来,一方面可以好好看病,一方面可以到我家里走亲戚。老人一个劲地点头,笑容再次浮现在她的脸上,那笑容带着期盼、带着幸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教育厅 张登伟)

(责编:徐蒙、韩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