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四师一牧场:昆仑山上“一家亲”

杨明方 李亚楠

2016年08月02日08:5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团结花开昆仑山

从新疆和田出发,沿塔克拉玛干沙漠南侧一路向东,穿过策勒县城向南百余公里,大山深处一片绿树成荫的开阔地带,便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四师一牧场场部。

一牧场与策勒县的4个乡镇纵横交错,2700余人中2/3是维吾尔族,牧场成立60多年来各族群众亲如一家,和睦相处。

在一牧场,不管是场部住宅区,还是连队农牧工居民区和学校宿舍,各民族完全处于杂居环境,“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同一个门栋,左邻右舍,不同民族相邻而居。婚丧嫁娶、重大节日,大家相互走动,经常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互访、互助、互拜”的和谐环境,吸引了周边乡镇的干部群众来牧场购房居住。在共同生产、生活和工作中,大家相互了解、相互尊重、相互包容、相互欣赏、相互学习、相互帮助,不断增进感情。一牧场成立至今,先后有48对民汉联姻的夫妻。

1951年创建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四师一牧场,是兵团最偏远的一个少数民族聚居团场。2009年9月,一牧场被国务院授予“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集体”荣誉称号。

7月上旬,记者来到昆仑山,走进一牧场,听到了许多民族团结的故事。

“喜喜连长”的朋友圈

记者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四师一牧场学校采访时看到,一个维吾尔族小朋友捧着一本连环画看得津津有味,画册的主人公,是他们从小就熟悉的“喜喜连长”张永进。

采访中记者发现,不管张永进走到哪里,都有少数民族群众迎上来握手寒暄,神态话语间满是亲热。

1956年,张永进刚两岁时父母去世,他跟随已经出嫁的姐姐,从甘肃张掖来到一牧场。他曾任一牧场二连连长,脸型方正,像“囍”字,被人们亲切地称作“喜喜连长”。

一牧场山上离山下远的有100多公里,最近的也达50多公里,老百姓看病就医十分困难。1969年,少年张永进在一牧场举办的兽医培训班学习兽医。后来,他又被派到一牧场医院学习护理和妇产知识,成为一牧场二连的“全科卫生员”。

谁家的羊病了,找他;谁家的人病了,找他;谁家要生孩子了,还是找他;兵地群众发生草场纠纷,依然找他……几十年来,张永进为维吾尔族职工和地方牧民看病2000多人次,调处矛盾纠纷400余宗,撮合美满婚姻300多对。

“我从小就跟维吾尔族同胞生活在一起,他们身上有很多优点值得我们尊敬和学习。”张永进说,做好民族工作,首先要学好语言。“语言通了,就能进行交流,交流多了,感情才能融洽。”

2015年1月,张永进被一牧场党委返聘为场政法委书记助理。现在,他依然忙忙碌碌,每天早饭过后,他就和徒弟买买江·阿卜都拉开始一天的工作,走家入户,到田间地头和职工群众、附近村民聊天,及时发现问题苗头,将其消灭在萌芽状态。

最近,兵团第十四师党委根据张永进的事迹编印了连环画《“喜喜连长”张永进》,广受欢迎。一牧场书记、政委施永学说,在先进典型的带动下,一牧场各族干部职工团结互助蔚然成风。

“双语”搭起连心桥

“最美乡村教师”达芳退休前是一牧场学校校长,退休后搬到和田市与女儿一起居住。今年肉孜节,达芳回一牧场办事,借住在原来的同事谢贤碧家。在谢贤碧家楼下,几位维吾尔族妇女正在聊天,突然,一位40多岁的妇女拉住了达芳:“这不是我们的达老师嘛!”

仔细辨认,达芳记起来了:这几位妇女都是自己当年在一牧场学校教过的学生。一牧场学校建于1952年,从建校伊始就坚持民汉合校。2001年,达芳担任校长后,一牧场学校实现新突破,所有科目都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教学,同时每周开设民族语文课,让汉族学生也学习维吾尔语。一牧场学校出现师生一起学双语的热烈景象。

达芳记得,一牧场学校实施双语教学两年后,学校生源不断增加,地方学生争先恐后要上该校双语班。因为转学来的孩子太多,学生宿舍床位不够用,有位学生家长从自己家搬来一张床放在宿舍,就为了能让孩子来一牧场上学。

当时担任学校教务主任的谢贤碧也是“双语”教学的直接推动者和见证者。1986年,24岁的四川姑娘谢贤碧与在一牧场工作的丈夫新婚不久,独自一人到新疆探亲。“本想与丈夫商量,让他调回四川的,没想到自己反而在一牧场扎了根。”谢贤碧说,当时,一牧场学校太缺老师了,她在四川本来就是老师,便用闲暇时间给学生代代课,没想到,几天之后学校领导登门拜访,说服她留下来。

一边是艰苦的自然环境,一边是孩子们渴望的眼睛,左思右想,谢贤碧最终留了下来。现任一牧场学校党支部书记、副校长的谢贤碧依然坚持在教学一线。记者问她是否后悔,“也不是没后悔过,但是看着孩子们慢慢学会普通话,学到更多知识,真的很有成就感!”

目前,一牧场学校有20个教学班,在校生600多人,其中少数民族学生占82%。走进一牧场学校,每个孩子都会主动行少先队队礼,用普通话问好。

幸福家庭不分民族

一牧场场长田玉山热情邀请远道而来的客人们晚上到他家“赴宴”。为了这顿“家宴”,田玉山的妻子茹则妮萨罕·图尔荪尼亚孜专程从300多公里外的十四师224团赶回来,为大家精心准备丰盛的新疆美食。“我擅长的是清炖牛羊肉和做抓饭,这些炒菜嘛,都是结婚之后慢慢学习的。”茹则妮萨罕一脸真诚地说。

田玉山脸膛黝黑,深眼眶、高颧骨,汉族父亲和维吾尔族母亲在他脸上留下了民族融合的印记。从小在“民汉结合”家庭长大的他,工作后又与维吾尔族姑娘茹则妮萨罕相爱,组建了家庭。“我并没觉得我的家庭有什么特殊之处,只要两个人互谅互让,是不是同一个民族真的不那么重要。”

一牧场职工卖麦提敏·托合提常说一句话:“我的亲生爸爸在我一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是刘爸爸把我养大,现在我必须好好照顾他。”

这句深情“表白”的对象,是一牧场六连退休职工刘在刚。刘在刚原籍山东省成武县,自幼失去父母。上世纪60年代,他跟着兄长进疆,邻居依斯马依力、阿希罕夫妇收养了刘在刚,抚养他长大成人。

1977年,刘在刚多年的好朋友托合提·阿洪因病去世,临终前将妻子早日罕·阿吉和4个年幼的孩子托付给他。一年后,时年22岁、未婚的刘在刚顶着压力,与已经40岁的早日罕结婚,支撑起这个家庭。

为了养活一家6口,工作之余刘在刚走家入户打零工,为别人劈柴、上房泥。为了这个家,刘在刚含泪拒绝了专程来新疆接他回山东老家的二哥。“小时候,维吾尔族爸爸、妈妈给了我温暖的家庭,我非常感谢善良的养父养母。”

一牧场成立至今,先后有48对民汉联姻的夫妻。幸福家庭不分民族,这是一牧场干部职工们的切身感受。

(责编:徐蒙、李晓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