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军报:忘记历史意味背叛 忘记大屠杀是二次屠杀

2014年12月16日10:17    来源:环球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12月16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登载题为《悲壮·残暴·铭记 ——写在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之际》的评论文章,内容如下:

不能忘!也不敢忘!

12月13日,一个已经深深铭刻在中华民族记忆中的日子。

77年前的这一天,历时13天的南京保卫战以中国军队的失败而告终。随着南京城头的枪炮声逐渐消弭,血色的太阳出现在六朝古都上空,震颤中的都城在日军铁蹄与刺刀下陷入了恐怖,一场人类文明史上罕见的大屠杀开始了。30万中国军民的冤魂,让“南京大屠杀”从此成为世界历史上侵略与兽行的代名词。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在新中国首个法定国家公祭日,让我们走进那段黑暗悲怆的历史,祭奠罹难的同胞,铭记曾经的耻辱,集聚奋进的力量,走向复兴的未来。

——编 者

悲壮

1937年7月7日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日军遭到中国军民的顽强抵抗。于是,日本法西斯政府把摧毁中国抗战意志、尽快结束战争的希望寄托在迅速攻占当时中国的首都南京上。淞沪会战后,日军华中方面军向参谋本部建议:“为了加速解决事变,要趁现在敌之颓势攻克南京。”

12月1日,日军统帅部正式下达命令:“华中方面军司令官须与海军协同,攻占敌国首都南京。”松井石根指挥7个师团,兵分两路向南京进击,其中4个半师团约10万大军直逼南京城下。

对中国政府来说,固守南京实在力有不逮。中国军队精锐刚刚在淞沪会战中遭受重创,临时调集的部队训练不足,况且防御南京是背水结阵,为兵家大忌。而首都的存亡,虽不能最终决定战争胜负,但对国民的心理和精神影响巨大。南京不能不守,不战而弃首都“对上、对下、对国、对民殊难为怀”。

匆忙之中,蒋介石定下了“短期固守”的方针,抽调14个师组成守城部队,委任唐生智为卫戍司令长官,指挥南京保卫战。

进攻南京的日军多为训练有素的老兵,每个师团配属1个炮兵联队(团),拥有200辆坦克、数百架飞机及海军舰艇支援,进行的是陆海空协同作战。

反观中国守军,虽有14个师,但构成庞杂,总兵力只有11万余人,配属的火炮、坦克等重火器甚少,空军在此前的空战中损失殆尽,部队多为刚从淞沪前线后撤的疲惫之师,残破不堪。近四成的新兵甚至连最基本的射击要领还没有掌握,就走上了惨烈的战场。

南京保卫战首先从外围阵地争夺战打响。至6日,各路日军进抵栖霞山、汤山、淳化镇、秣陵镇,对南京构成三面合围之势。

7日,日军发起全面进攻。由于南京根本无险可守,完全暴露在日军炮火之下的中国守军,以“宁做战死鬼,不做亡国奴”之精神,拼死抵抗。

紫金山,南京城东最重要的战略要地,自古就有“紫金山焚则金陵失”之语。坚守此地的中央教导总队原有3万人,淞沪会战后仅剩下不到一半兵力。然这支疲惫之师竟与日军浴血奋战了整整6天,直至南京城破接到撤退命令时,仍有一部拒绝后撤,与敌死战,壮烈殉国。

雨花台,位于中华门外一个百余米的小高地,地势平坦,易攻难守。第88师262旅旅长朱赤、264旅旅长高致嵩率5000余众,与日军精锐第6师团近万人血战3天,宁死不退,最终弹尽援绝。在潮水般涌来的侵略军面前,守军毅然引爆几十箱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

在付出3000多人的代价后,日军攻陷雨花台,旋即猛扑中华门。第88师残部2000余人据城死守。日军屡攻不克,调来重炮密集轰击,轰塌三处城墙。大批日军蜂拥而至,中国守军冲上前,“把他们的身体当作城墙”“以阻遏一下敌人的长驱”。战后,日军的战报称:死于中华门防御战和巷战的中国军人近千人。

光华门、棉花堤、尧化门、杨坊山、中华门……一幕幕悲壮场面在南京保卫战中上演。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中国守军凭一腔爱国热情背水一战,以对祖国的忠诚和生命弥补武器装备的不足,包括9名少将在内的近万名官兵壮烈殉国,其精神殊堪赞佩。

英国路透社的电讯称:“中国军队抵抗日军血战时所流之血,将石子砌成之街道染成深红色。”而日军的战报中也经常出现“敌军顽强抵抗”“死守阵地”“进行了持续极为凄惨壮烈的肉搏战”等字眼。

12日下午的凛冽寒风中,中华门城楼上飘起的太阳旗,在浓重硝烟与血红落日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恐怖与狰狞。

下一页
(责编:李晓啸、沈剑)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娱乐动态
  • 史海钩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