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兰州农民工被殴续:官方称是群体性斗殴事件

2014年04月12日00:54    来源:中国广播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据中国之声《央广夜新闻》,4月7日凌晨5点左右,数百名身穿"制服"的不明身份的人员,手持着棍棒、器械,对兰州创意国际商贸城施工工地上的工人进行了一番暴打,造成70名农民工不同程度受伤。

据中国之声记者肖源介绍,截至目前,至少还有4个人伤情比较严重的。被打伤的农民工说,当时他们被迫聚集在砖垛附近,被人用橡胶棍、钢管等器械看守着,抱头蹲了20分钟左右。

接收被打农民工最多的兰大一院急诊科主任褚沛介绍了这些伤者的大概情况。

褚沛:我们前后已经接诊六十多例,今天早上我们交班时留院的一共有十九例,不需要占床观察的病人在附近宾馆,回来输液就回去。这些病人陆陆续续通过观察有些可以出院了,有些重伤的继续在观察,至少还得五六天或者一周左右才能有结果。

褚沛说,据他了解,目前,仍在兰大一院住院治疗的工人有19例,其中有两个人伤情比较严重;其中从兰大医院分诊至甘肃省人民医院的3例中,1人伤情严重;分诊至省康复医院的5例中,1人伤情也是比较严重的。到目前为止,至少还有4名伤员,他们伤情是不容乐观的。不过褚沛也表示,目前这些伤者都已脱离生命危险,暂时应该没有大的问题。这些伤员的医疗费用也由施工方的负责人暂时垫付,应该不会影响进一步的治疗。目前仍在兰大一院住院治疗的工人王先生说,当时,有上百名工地上的工人,就被一伙身穿着制服、头戴着黑色钢盔、手持着橡胶棒、木棍、钢管的人,集中在一个空旷的区域,也就是刚才我们说的那堆散乱的砖垛附近。

王先生:就像是特警服装,戴着就是那个黑颜色的头盔。

记者:头盔上面有东西吗?

王先生:警察的国徽。

记者:他们手上都拿着什么东西?

王先生:橡胶棒、木棍、铁棍,肩膀这一块我也没细看,谁抬头照头一钢管,你还敢抬头?

在兰大一院的急诊科病房里,十多个被打的工人,有的头戴白色网状防护头罩坐在病床边,有的侧卧着在病床上打着点滴,还有的三两成群地聊着那天凌晨的那种经历。记者询问王先生当时被打的情况,他直接撩起了上衣,向记者展示他身上的伤口。

王先生:这就是我们这边的洋镐把打的,然后脊背这打破的地方,全都是钢管,直接往死里打,往头上打,然后我们没办法,就用胳膊把头部护住。

王先生身上的伤口大多集中在肩部和手臂上端,是条状的钝器伤,有的伤口边缘已经结痂,呈现出暗红色的鳞状凸起。王先生说,他们当时是被强迫蹲下,那些人就用橡胶棍、钢管等器械,击打工人的上身,因为担心头部被打伤,所以他就用双手抱着头,于是就在肩膀和大臂的部位出现了多处伤口。

在其他工人身上,也能见到类似的创伤,王先生的工友小金,刚刚来到这家工地还不到一周的时间,这个90后的小伙子说他原本想着来这里靠体力能挣点钱,但是还没见过工资,就在睡梦里被人打醒。

小金:四点多五点之间吧,我们都睡着了,半夜睡着衣服都脱光光了,然后听着外面就听玻璃砸的哗啦啦的声音,有四五个人就冲进来,提着长长的橡胶棒,得一米多长。然后把我们在床上躺着的都打起来往出走。

小金说,当时那些人把工人们集中到一起,让抱头蹲下,并且他们是逼问工地上的监控设施所处的位置。

小金:一直打到院子里面,我们就全部蹲到院子里,蹲完之后人家就说你们的监控室在哪里,然后又抓出一个说,不说把这个人打死。最后有一个人就站出来说他知道监控器在哪里,最后就把我们用棒子打出大门外。最后监控室也被人家砸完了,证据都毁灭了,我们就都跑到医院,光溜溜的只穿了裤衩子,鞋啥都没有了。我们的现金、手机都没有了。

王先生回忆,当时曾有人报过警,但直到他离开的时候,也没有见到有警车出入或者是有警察前来询问。

10日上午,兰州市公安局通过其官方微博向公众通报了事件的进展。微博说:案发前,公司的两名合伙人因股权问题长期在打官司,但是矛盾一直没有解决。所以其中一方的120多个工作人员在4月7号凌晨5点左右,穿着自己购买的保安制服,冲进了工地,强行进行清场,并且企图占据工地,但是遭到了工地原施工方人员的反抗,在整个的冲突当中有数十人被打伤,其中轻伤11人,其余是轻微伤,10余间民工宿舍门窗被砸开,工地的办公室也是多部电脑、打印机、电视机和建筑材料都被砸坏了。目前,兰州市公安局是成立了由50名警力组成的专案组来查处此事。

据记者介绍,目前,警方对此事的认定,基本上就是你上面说的微博中的那些说法,在这里,我大概归纳一下警方的基本观点:一个就是这起事件中,没有警察参与到打人当中去;第二个就是这是一起双方都有所动作的群体性殴斗事件。第三一个就是当时主动打人的有120多人;第四就是此次事件中一共造成11人轻伤,其余的人都是轻微伤。刚刚我们也说了被打工人们他们对现场的还原,两种说法之间,我想还是有一定的差异的。

(责编:罗继娜、沈剑)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娱乐动态
  • 史海钩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