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河北平山160亩土地被圈占 受访人亲友遭“拜访”(图)

2014年03月28日17:51    来源:中国新闻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河北平山160亩土地被圈占受访人亲友遭“拜访”

资料图:村民出示村民代表不同意占用耕地的签字表。 李洋 摄

河北省平山县温塘镇鹿台村村民不久前反映说,该村160亩土地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河北白鹿温泉旅游度假股份有限公司租用,土地已被围墙圈了两年,但村民至今未领到补偿款,担心“地财两空”。3月15日和20日,中新网先后以《河北平山160亩土地被圈占 村民忧“地财两空”》、《河北平山160亩土地被圈占 村民开发商均有“苦水”》为题报道此事。

3月18日,平山县温塘镇政府对中新网记者书面回复称:镇政府正召集村干部研究解决方案,争取早日让村民,特别是被占地户拿到应得的占地赔偿款。26日,中新网记者回访时发现,这片土地的性质成谜,村民领到补偿款也尚需时日。

钱去哪儿了?

“我每天都在盼,盼着党支部和镇政府能尽早解决我们被圈的土地。”鹿台村村民王瑞堂说,镇政府至今没有说法,让他心里没了着落。

在此前的采访中,王瑞堂曾给记者出示一份《荒山、坡地使用协议》。协议约定,平山县温塘镇鹿台村委会将部分荒山、坡地及地上所有附着物租给河北白鹿温泉公司作为旅游、度假、开发等项目使用,使用期限为65年,费用共计418万元,协议签订时间是2011年4月20日。

据介绍,租地协议所涉及的面积达160多亩,其中基本农田50余亩。代表村里与河北白鹿温泉公司签约的,是村党支部书记王文军。

王文军和温塘镇“包村干部”梁元平此前则表示,租地款早就到了镇政府的账上,由于鹿台村村委班子一直选不出来,所以没向村民发放。

事情被媒体关注多日,当地政府是怎样协调解决的呢?26日,记者见到了温塘镇党委副书记刘伟平,他说镇里一二把手都不在家,鹿台村土地补偿款的问题现在仍由包村干部梁元平负责。记者再次电话联系了梁元平,梁元平称前几天他已经和鹿台村的负责人商量,让村里拿出一个具体的方案。

鹿台村村支书王文军则告诉记者,现在村里的事儿很多,“这个事情一两句话说不清,我们研究个方案,慢慢来”。

村民代表王瑞兵气愤地说:“镇政府一直说给村民们的补偿款在账上,既然钱在账上,为什么还不发?”

对于村民质疑“钱到底在哪儿”并要求查账一事,梁元平给出的答复是:鹿台村的所有账目,在2013年的时候被平山县人民检察院以办案为由调走,现在没有办法查账。

梁元平的说法,得到了平山县检察院办公室工作人员徐文元的证实。徐文元告诉记者,鹿台村的账目确实在该院,至于因何调账不便透露。

到底是租地还是卖地?

在此前的采访中,平山县国土局地籍管理股负责人徐秀英就鹿台村与河北白鹿温泉公司签订的《荒山、坡地使用协议》表示,他们从未给这块地办理过任何手续,如果租用方在使用过程中擅自改变土地的性质,他们会按违规操作予以处理。

就同一地块,温塘镇政府“包村”干部梁元平则透露了另一种情况。据回忆,2005年的时候,鹿台村曾与石家庄森大第开发有限公司签订租地合同,约定占地赔偿款129万元。由于种种原因,森大第公司没能如期开发,一共支付了40万元的补偿款。目前这笔款项也没有发放到村民手中,钱具体在哪儿他也不清楚。

梁元平的说法,此前也得到了白鹿温泉公司副总经理杨二堂和赵红肖的证实。杨二堂说,2010年1月,森大第公司将鹿台村的地块转给白鹿温泉使用,双方签订了转让协议。赵红肖则向记者出示了这块地的土地使用权证复印件。

令记者疑惑的是,森大第公司总共支付了40万元的补偿款,余款并未支付,土地使用权证是如何获得的?就此疑问,记者曾电话采访平山县土地局,相关工作人员以工作忙为由,挂断了记者的电话。

在26日的采访中,鹿台村村民刘拴风向记者出示了该村和森大第公司2004年签订的协议书。协议书显示,森大第公司也是租用该地块。

然而,26日在平山县国土资源局耕保科,记者再次坠入迷雾。据工作人员方继明透露,森大第房地产有限公司在2006通过公开挂牌方式,竞得鹿台村该块土地,土地用途为住宅,并办理了平国用(2006)第35—2035号国有土地使用证。2010年,森大第公司把该地块转让给白鹿温泉公司。

方继明说,在该块土地办理手续中,有一份2005年鹿台村村委会出具的补偿费收到证明,证明收到森大第公司补偿款合计92.1899万元,落款是平山县温塘镇鹿台村,盖的是村里公章,签字人为王志平。

记者随后联系到鹿台村的王志平,王志平告诉记者,2005年的时候他是鹿台村的村支书,这份证明他从来没有见过,“我没见过这个条,也没办过这个事,证明上的名字不是我签的。”

据王志平介绍,2005年时鹿台村的村主任是辛栋梁,而辛栋梁年初因涉嫌寻衅滋事被平山警方刑拘。

包村干部梁元平也表示,除了40万元的前期补偿款外,他压根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份补偿费证明。

另据平山县国土资源局透露,目前,国土资源部已经介入河北白鹿温泉公司征收鹿台村土地一事的调查。

暗箱操作致使矛盾升级

14日,中新网记者在村民的带领下,曾到该村村南查看该地块,只见一圈围墙将大片土地圈住,从围墙中间的一个缺口进入,里面是一片一片的旱地和荒坡。

提起这个围墙,村民辛彦军倒出了他的苦水:“2012年圈地时,我正在自家的地里干活,不让他们(白鹿温泉公司)垒墙。他们说已经买了土地,我阻拦的时候,被他们拿着铁棍追打。”

崔金海、王瑞兵、杨翠书等多位村民表示,眼看又到一年春耕时,今年能否种上地,已成为他们的“心患”。杨翠书拿出了她家的土地承包合同书,态度坚决地说:“给多少钱我也不愿意把地租出去,我就想自己种。”

这片土地的出租、出售,村民是否知情、同意?村支书王文军此前曾告诉记者:“签协议之前开过会,村民代表都同意。”

对于王文军的说法,村民王瑞堂等并不认同。他拿出一张关于白鹿宾馆三期工程占用鹿台耕地村民代表意见签字表,上面显示有11人不同意,并按有手印。

村民代表王瑞兵回忆说,在2011年的时候,他们16名村民代表被温塘镇政府叫去开会。“说是讨论关于租地的事,但什么也没让说,最后也没什么结果。”王瑞兵称,好多村民代表不同意租地。

“包村干部”梁元平说,2011年鹿台村为了商量租地的事儿,确实在镇政府召开了村民代表会,他当时也场。“最后的结果我也不清楚,有同意的,也有不同意的,场面乱糟糟的。”

关于鹿台村与白鹿温泉公司签订的《荒山、坡地使用协议》是否有效,北京君创律师事务所律师及瑞岭表示,若在全体村民不知情或者村民代表不同意的情况下签订协议,从程序上违反了法律。

针对村民辛彦军在圈围墙时曾被追打一事,白鹿温泉公司副总经理杨二堂此前曾表示,追打辛彦军的不是他们公司员工,因为圈围墙的工程承包给了施工队。

3名村民被刑拘 受访人亲友被“拜访”

鹿台村的前村委会主任辛栋梁的“被抓”,也与白鹿温泉公司和村民之间的冲突有关。他的妻子刘拴风见到记者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觉得他是因为村里这点地,才被抓起来的。”

据了解,辛栋梁和王成刚、辛建国等3人是村民民主管理小组的成员。目前,3人因涉嫌寻衅滋事被当地警方刑拘,其中王成刚因身体原因办理了取保候审。至于3人因何被抓,村民和白鹿温泉公司各执一词。

据刘拴风回忆,1月2日下午,丈夫辛栋梁接到村民辛建国的电话,电话称“白鹿温泉公司将垃圾倒在村东河沟里了”。辛栋梁随后赶往村东查看情况。

据当事人王成刚回忆,事发时辛栋梁想拦下白鹿温泉的车辆,让他们把垃圾运走,因此与白鹿温泉的工作人员发生了冲突。

刘拴风说,事发后没几天,辛栋梁想召开一次村民会议,商量关于白鹿温泉租地的事,但被镇上来人阻拦了,“下午没回来,第二天我才知道他被派出所抓了”。直到现在,刘拴风仍存疑惑:“为什么打架当天没事,过了好几天才抓人?跟开会讨论地的事是不是有关系?”

白鹿温泉公司副总经理赵红肖却有另外一种说法:1月2日下午,辛栋梁等人质问路边倒垃圾的事,经过多方询问后,证实垃圾是镇政府所倒,非本公司所为。但辛栋梁等人仍在公司门口东边的桥头设置障碍,限制所有车辆及人员出入,公司员工邢健健通过时被阻拦并被打伤,后来公司选择了报警。邢健健最后被鉴定为轻伤,辛栋梁等人因此被刑拘。

记者曾先后到平山县公安局温塘分局、县公安局政工科、平山县委宣传部核实案件情况,有关部门均谢绝了记者的采访请求。

26日,记者进行回访时,村民刘拴风说,这起“圈地事件”不仅影响了一家人的生活,其远房哥哥辛东录一家也被波及。

据辛东录的妻子焦段女讲述,3月25日上午,有3名光头男子(两人黑衣,一人白衣)来到家中,自称是“白鹿温泉”的人,进门就问“鹿台村占地的事情,是不是你家告的?”

焦段女说,3月24日就有人打电话给辛东录,问是否举报了鹿台村占地的事情,辛东录明确的告诉对方,这事跟他没关系。“给我们打电话还不算,还跑到家里来问。”焦段女说,自己和老伴都60多岁了,有高血压,经不起任何惊吓。

对于此事,河北白鹿温泉公司副总经理赵红肖回应称:公司没有派人去过辛东录家,公司里也没有光头的员工。 (艾广德 李洋)

(责编:罗继娜、沈剑)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娱乐动态
  • 史海钩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