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生態護林為4.4萬余名貧困群眾開啟幸福之門

2020年11月18日11:26  來源:新疆日報
 
原標題:為4.4萬余名貧困群眾開啟幸福之門

尉犁縣林業和草原局胡楊林管護站工作人員在塔裡木河中下游尉犁段胡楊林巡查(攝於4月17日)。該縣境內分布著80萬畝胡楊林,管護站工作人員24小時不間斷巡查,做好胡楊林防火工作。 □李飛攝

4.4萬余名建檔立卡貧困人員的加入,讓新疆林業領域在天山南北多了一股充滿活力的力量。4年多時間,通過將生態護林和脫貧攻堅結合起來,一大批建檔立卡貧困人員掌握了技能,實現了就業,擺脫了貧困。借由這一制度,新疆的生態保護和林業經濟發展也有了更為堅實的基層支撐,邁入了良性發展軌道。

精准識別

貧困戶成為護林員

11月16日,墨玉縣阿克薩拉依鄉阿魯艾日克村,吐遜·托乎提穿上藍色的工作服,帶著馕和水出發了。今天的任務是巡林,他和同事們在林帶裡魚貫而行,金黃的落葉被踩出沙沙的聲音。

南疆氣候干燥,吐遜在林間四處穿梭,查看每一處可能的起火點,3公裡的林段,他需要仔細巡查。而這一日的工作內容都被詳細記錄下來,拍照上傳,成為第四季度護林員工作績效考核的主要依據之一。“我們每天的工作都有具體內容,不是漫無目的在林子裡轉,和以前散漫生活不一樣,現在我是個護林人,什麼都是有標准的。”吐遜說。

不僅是吐遜,從2016年國家林業和草原局、財政部、國務院扶貧辦啟動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生態護林員選聘工作以來,截至2020年,共下達新疆生態護林員名額指標44332個,涉及我區10個地州、53個縣市,其中南疆四地州深度貧困地區共安排生態護林員39787人。所有生態護林員都曾是建檔立卡貧困戶,他們按照標准化的工作流程,行走在天山南北的林海之中。

以中央相關政策及國家法律法規為基礎,新疆出台《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生態護林員管理實施細則》,按照“堅持精准自願、公開公正、穩定持續、統一管理”的原則,在法治框架內依法依規展開生態護林員選聘工作。

“我們把生態護林員與脫貧攻堅緊密結合起來,通過縣、地州市、自治區林草和扶貧部門聯合建立三級審核機制,對各地上報的生態護林員基本信息與建檔立卡貧困人員信息庫進行核對,聯合建立生態護林員動態調整機制,每季度調度各相關縣市在崗生態護林員情況,確保生態護林員為建檔立卡貧困人口。”自治區林業和草原局扶貧辦負責人張建江說,“這4.4萬多人,按照每人每年1萬元補助標准,輻射帶動了8.8萬人穩定脫貧。”

學得一技

脫貧后拓寬致富路

在烏什縣阿合雅鎮麻扎村,艾海提·努爾已經越來越熟悉沙棘修枝的工作。這是一門技術活兒,在他成為生態護林員前,艾海提對此完全沒有概念。“我申請並通過審核,成為一名生態護林員后,才發現這份工作讓我得到的不光是工資,還有技術。”

“我第一次知道巡林過程中還需要給樹木修枝撫育,並且在林業部門和相關企業的培訓中掌握了關於沙棘種植的一系列技術。”艾海提說,“這個真的好,有人手把手教,以前全是自己摸索,有人教沒人教,差別大著呢。我現在除了工資和種地收入,還可以用自己學到的技術打工。我們烏什種了很多沙棘,隻要技術好,就有干不完的活兒。去年我就掙了4萬多,已經脫貧了。”

技術培訓,是建檔立卡貧困戶擔任生態護林員后得到的最重要收獲之一。當穩定的工資讓他們和家人基本生活無憂時,護林員培訓中學到的林業技術,讓他們有一技傍身,從而為拓寬致富道路創造了更多可能。

在洛浦縣納瓦鄉諾布依村,阿布來提·阿布拉家曾經就靠8畝地務農為生,家中還有3個孩子,2014年被識別為建檔立卡貧困戶。貧窮而又看不到希望,讓這個家庭矛盾不斷。自從2018年當上生態護林員,掌握了林果管理技術的阿布來提一下成為遠近聞名的香餑餑。

“現在周邊誰有林果方面的技術需求,都會找我,在村裡和林業部門的支持下,我還承包了40畝櫻桃地,40%的收益分給貧困戶。”冬日裡,阿布來提笑得很暖,“我覺得現在頭頂上的天,特別藍!”

這是一個逐步邁向良性的循環,各級林草部門挑選林果標准化管理技術成熟、責任心強的“土專家”,以“師傅帶徒弟”的模式管理和帶動護林員隊伍,抓住特色林果業施肥、整形修剪、嫁接改優、病虫害防治等關鍵時期,大力開展林果管理科技培訓工作,深入一線開展“面對面”“手把手”跟蹤服務,確保標准化生產技術到鄉、到村、到社、到點、到戶、到人。最終,層層舉措產生的合力,結出了脫貧碩果。

群體效應

促進生態經濟雙雙向好

生態環境越來越好,林果質量越來越優,是近幾年來新疆社會發展中顯著的變化。在這其中,生態護林員的作用功不可沒。“44332名生態護林員是一股非常強大的力量。”張建江說,“通過一系列培訓,他們開闊了視野,掌握了技術,不僅自己成功脫貧,更成為新疆生態環境保護和林果業提質增效工程的重要推力。”

2019年,溫宿縣依希來木其鄉阿克托合拉克村村民塔西古麗·艾麥成為一名生態護林員,自此,熟悉的胡楊變得陌生,然后又變得熟悉起來。“以前光知道是胡楊,當了護林員后才明白這林子在生態上的意義,現在對它的愛又深了一層,認識不一樣了嘛。”

南疆四地州深度貧困地區森林資源稀缺、土地沙化等問題高度重合,使之成為脫貧攻堅的難中之難。“生態護林員項目是完善我國生態補償機制,鞏固生態建設成果的重要手段,實現了‘以林養人’和‘護林脫貧’的雙贏。”張建江說。

目前,生態護林員有效管護著南疆深度貧困地區的1069.57萬畝森林、230.51萬畝濕地,228.21萬畝的沙化土地封禁保護區和國家沙漠公園,以及9540.69萬畝的可利用草原。

與此同時,在自治區連年開展的“百千萬培訓行動計劃——林果科技進萬家”活動中,自治區和各級林草部門組織的專家,在田間地頭培訓時,必然面對的群體之一,就是散布在天山南北的生態護林員。

在墨玉縣烏爾其鄉巴扎博依村,艾克木·阿卜杜哈力和村裡其他十幾名護林員,成為巴扎博依村核桃產業的“守護神”。“技術都是在生態護林員培訓中學的,”艾克木說,“但現在我們的技術可以為全村服務,個人收入提高了,村裡核桃的整體質量也上去了。”

類似的情形在多地上演。在管護任務完成后,南疆各地均組織生態護林員組建林果技術服務隊,參與密植園改造、果樹嫁接、整形修剪、病虫害防治、林果示范園建設等一系列林果提質增效工作,這在增加生態護林員收入的同時,穩步推進著南疆林果主產區林果業的發展。

親歷者說

這份工作讓日子越來越有奔頭

洛浦縣布亞鄉薩依村村民 如則托合提·圖爾蓀托合提

我叫如則托合提·圖爾蓀托合提,是洛浦縣布亞鄉薩依村的農民。這幾年,我的生活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這一切,還得從當上生態護林員說起。

2017年,我兒子突然患病,10萬元的醫療費讓我的家庭瞬間陷入困境。當時既沒有錢做點小生意,又無法外出務工,隻能守著8畝地的麥子和核桃,成了全村有名的貧困戶。因為窮,加之自己又沒有一技之長,年紀輕輕就靠低保度日,孩子在學校也抬不起頭。我那段時間真的特別苦惱,但我不想這樣,不想就過窮日子,更不要說讓孩子受苦了。后來我就聽到村裡要招生態護林員的消息,有工資,還給培訓技術。條件就是要踏實肯干,要勤快。

我勤快啊,我是因為孩子的病變窮的,不是我自己想窮的,我就覺得這是個機會。2017年1月,我報名參加生態護林員的考試、崗前業務培訓,成為一名護林員。當上護林員,除了可以領工資外,我還學到了技術,心裡踏實多了。你都不知道我干起活來有多認真,我知道這份工作對我的家庭太重要了。

我平時除了林地巡護和護林,家中還有8畝核桃要管理。以前不知道怎麼管,但由於學到了核桃嫁接技術,今年8畝核桃樹全部進行嫁接改良,產量一下子就上去了,而且質量還特別好。我還不滿足,因為我發現核桃樹下面可以發展養殖,於是買了200多隻尼雅黑雞,雞糞可以給核桃樹補充養分,雞食就是林下雜草和虫子,這不僅有效降低了病虫害,還實現了綠色養殖。

雞放養了一個多月后就可以賣80元,如今光林下養雞收入就達到1.5萬元。現在日子越來越有奔頭,我明年打算養500隻雞,讓收入再有一個大的提高。(劉東萊)

(責編:楊睿、韓婷)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