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時清運各種垃圾,營地污水零排放,野生動物多起來

呵護珠穆朗瑪峰美麗容顏(綠色家園)

本報記者  谷業凱

2020年06月25日08:2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前不久,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成功登頂,讓巍峨聖潔的珠穆朗瑪峰再次走進公眾視線。珠峰“身高”測量舉世矚目,珠峰生態環境也備受各界關注。

為保護珠峰,我國設立了世界海拔最高的自然保護區——珠穆朗瑪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保護區始建於1988年,總面積達3.38萬平方公裡,從海拔1400多米的南部河谷一直到珠峰峰頂,相對高差達到7400多米。這裡擁有全球獨一無二的極高山生態系統、原始的山地森林生態系統以及半干旱荒漠灌叢、草原生態系統,也是全球豐富獨特的天然物種基因庫。

珠峰的生態環境怎麼樣?當地如何呵護珠峰美麗容顏?日前,記者在珠穆朗瑪峰保護區一探究竟。

整治垃圾,打贏珠峰環境保衛戰

5月的清晨,天色漸亮,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營剛從沉睡中醒來,20歲的藏族小伙子格桑達娃開始了一天的忙碌。他是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大本營生活保障人員,除了每天燒水做飯,他還肩負著一項重要任務:清理大本營的生活垃圾。

探身鑽進一頂帳篷,格桑達娃把桶裡的垃圾倒入編織袋中,打包、封口,用記號筆標注來源。小伙子動作很麻利,幾個帳篷走下來,編織袋很快裝滿。一路肩扛手拎,他把兩袋垃圾送到幾十米外的“帳篷垃圾站”。每隔一天,這些垃圾被統一運至下絨布寺的垃圾中轉站,最后全部送到白壩垃圾填埋場集中處置。

幾個橙色集裝箱在珠峰大本營格外吸引眼球,包括“餐廚垃圾廁所單元”“全閉環生活污水處理單元”等,人稱“環保神器”。其中,生態廚余機系統對剩飯剩菜進行處理,然后運走,不會對珠峰環境造成污染﹔排泄物統一收集,用干粉式除臭劑降解后,運往附近的扎西宗鄉,成為村民的農家肥﹔“全閉環生活污水處理單元”可滿足每天200多人次的污水處理需求,做到營地污水零排放、水資源循環使用。

珠峰是世界著名登山旅游目的地,隨著登山運動普及和人類活動增加,原本生態就十分脆弱的珠峰,環境承載力正逼近極限。特別是在海拔6500米以上區域,登山路繩、帳篷、氧氣罐等遺棄物,給清運帶來不小難度。

為此,西藏自治區體育局制定出台《珠峰登山垃圾管理暫行辦法》,培訓農牧民登山從業人員,控制登山人數,積極開展登山環保行動。農牧民在海拔6500米及以下的地方清理垃圾。從海拔6500米到頂峰,由專業登山向導和從業者進行清理,登山者每人要攜帶8公斤垃圾下山。

西藏自治區體育局局長尼瑪次仁介紹,截至5月中旬,在今年春季登山垃圾清理活動中,珠穆朗瑪峰、卓奧友峰、希夏邦馬峰這3座海拔8000米以上的山峰,已“減負”約6噸。

近年來,珠峰保護區把垃圾整治作為打贏珠峰環境保衛戰的關鍵,明確責任分工:珠峰大本營海拔5200米以上區域,由西藏自治區體育行政主管部門及其登山管理機構負責﹔5200米以下區域,委托西藏國策公司和珠峰沿線村生態合作社共同負責﹔帳篷營地實行帳篷“門前三包”,公共區域垃圾、污水由西藏國策公司收集轉運處理。

目前,珠峰大本營沿線共配置30台垃圾轉運處置機械、81個垃圾箱、16個廁所,購置20輛游客換乘電動環保車,定日縣垃圾無害化處理站、污水處理廠建設在有序推進。

去年,西藏日喀則市定日縣珠峰管理局發布公告稱,禁止任何單位和個人進入珠穆朗瑪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絨布寺以上核心區域旅游。違規登珠峰被叫停,原來海拔5200米的游客大本營被撤至海拔5150米的絨布寺一帶。這對珠峰的生態環境保護也產生了積極影響。

今年珠峰保護區將投入260萬元建設空氣監測站,建成后將對核心區實施全天候空氣質量監測,對水、土壤的監測體系也將陸續建成。

愛山護山,珠峰有了專業管護隊

今年,珠峰保護區成立了一支專業管護隊。

這支隊伍依托珠峰保護區設立20個管護站,每站配備10名左右的專業管護隊員,吸收保護區內定日、定結、聶拉木、吉隆4個縣建檔立卡貧困戶加入,以政府購買服務的形式,每年投入資金800萬元,用於管護站運行和隊員工資發放,隊員一年人均增收3萬元,實現了生態保護與增收富民的有機統一。

“過去的管理模式停留在基礎設施建設、政策宣傳這些層面,后來我們發現光做這些遠遠不夠,於是探索了一些新模式。”珠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生態研究科科長拉巴次仁說,“管護隊員的職責主要包括監測保護區物種的動態變化、制止破壞行為等,科研單位在野外開展調查,他們也能夠提供幫助。”

除了全職的管護隊員,珠峰保護區還有86名兼職野生動物保護員,這些保護員都是當地村民。“這些生態公益崗位,讓更多的老百姓參與到生態環境保護中來,營造出人人尊重珠峰、愛護珠峰、保護珠峰的氛圍。”拉巴次仁說。

既要“靠山吃山”,又要“愛山護山”。在格桑達娃的家鄉——珠峰腳下的扎西宗鄉,保護珠峰生態環境已經成為當地百姓的自覺行動。無論是旅游業經營者,還是普通村民,大家都自覺清理垃圾、保護自然環境。

拉巴次仁已經在這裡工作了20多年,他對珠峰生態環境持續好轉有著切身感受:“這兩年看到的岩羊、藏野驢越來越多,也不太怕人了。”

拉巴次仁曾問牧民:擔心野生動物多了,吃草太多、影響放牧嗎?牧民回答:“一點也不擔心。動物多了,環境好了,我們的心情更舒暢!”

據統計,珠峰保護區陸生野生脊椎動物達到30目93科491種﹔鳥綱18目62科390種,佔西藏已知鳥類總數的80%以上。北京林業大學的研究顯示,被視為“高海拔生態系統健康標志物種”的雪豹,數量在192到267隻之間,珠峰保護區生物多樣性得到有效保護。

積極行動,減緩冰川消融

在印度洋暖濕氣流和高海拔低溫的作用下,珠峰龐大的山體孕育了眾多山地冰川。

“青藏高原是整個中低緯度山地冰川分布最多的地區,而珠峰又是極高海拔冰川分布最為密集的地區,是氣候變化的‘指示器’。”中國科學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研究員張強弓表示,近年來,在氣候變化的背景下,珠峰地區冰川大面積退縮消減。

張強弓介紹,對比我國第一次和第二次冰川編目數據發現,在1970年到2010年間,珠峰北坡我國境內的冰川面積縮減了約28.4%,珠峰南坡的冰川在1980年到2010年間面積縮減了26%,珠峰地區冰川面積減少超過900平方公裡。

“根據珠峰保護區內7個氣象站的數據統計分析,1961年到2018年間,珠峰地區氣溫每10年上升0.32攝氏度,冬季升溫更為顯著,達到每10年0.44攝氏度,遠高於全球同期平均升溫率。”張強弓表示,珠峰地區最近20年平均溫度已高於零下1攝氏度。“珠峰變得越來越暖,同時期這個地區的降水量卻沒有明顯變化。冰川的損失大於積累,出現了加快消融的趨勢。”

冰川消融,會對珠峰的“身高”產生影響嗎?記者了解到,珠峰高程測量,利用了雪深雷達等高科技裝備,測得的是峰頂岩石面高程,冰雪消融狀況,對珠峰的“身高”應該沒有直接明顯的影響。

冰川退縮消減,引發了一些連鎖反應。“這種影響,正反兩方面都有,我們直觀看到的冰塔林景觀退縮、消失,只是其中的一方面。”張強弓指出,冰川補給增加了河流徑流量,在1974年到2006年間,冰川消融對絨布河徑流補給量超過50%。隨著氣溫上升和水資源增加,珠峰地區植被覆蓋率及地上生物量均呈增加趨勢,珠峰地區草原返青期也有所提前,生長期延長了。“通俗地說,珠峰地區變綠了,一年中綠的日子也更久了。”他說。

冰川的縮減,還形成大量的冰湖。目前珠峰保護區冰湖數量已經超過1000個,總面積由1990年的99.6平方公裡,擴張至2013年的114.4平方公裡。珠峰地區成為冰湖潰決災害頻發地區之一。

冰川消融的影響利弊皆有。專家指出,全球攜手行動,減少二氧化碳等溫室氣體排放,才能減緩氣候變暖的速度,改變珠峰等地區冰川加速消融的趨勢。對公眾來說,也應該採取一些綠色行動,比如,選擇節能環保型汽車、盡量少開車、積極開展垃圾分類、履行植樹義務等。廣泛開展的環保活動,對減少溫室氣體排放、保護珠峰等地區的冰川作用不可低估。

《 人民日報 》( 2020年06月25日 08 版)

(責編:陳新輝、馬亮)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