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皮山縣小伙麥麥提發展規模養驢,帶動老鄉增收——

代步工具變富民產業(決戰決勝脫貧攻堅·行走“三區三州”探脫貧)

本報記者  阿爾達克

2020年06月23日10:0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 人民日報 》( 2020年06月23日 07 版)

麥麥提在養殖專業合作社裡喂驢。本報記者 阿爾達克攝

核心閱讀

在過去的幾十年間,毛驢一直是南疆地區的重要牲畜。出行靠它,運輸靠它,干農活還要靠它。但近些年,毛驢的作用正在悄然變化。

在和田地區皮山縣,年輕的麥麥提·吾拉木就見証了這一變化。隨著村民生活的改善,毛驢用途減少,數量一度越來越少﹔如今,科學養殖的普及讓當地驢產業發展日盛,毛驢在助力增收方面的作用越來越強,也讓老鄉的生活越過越好。

夏日裡,走在南疆的農村,來自塔克拉瑪干的風,卷著黃沙扑面而來。

這裡是新疆和田地區皮山縣,距離首府烏魯木齊1600多公裡,自然條件惡劣——人均8分耕地,年降水量不到40毫米,年浮塵天氣200多天。不僅如此,這裡資源匱乏,缺乏產業支撐。

皮山人,怎樣在這樣的環境中蹚出一條脫貧之路?帶著這樣的疑問,記者一路向南,來到了闊什塔格鎮加依納古特村。幾十年間,毛驢在這裡的作用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過去,村民們都有驢,出行生產都靠它﹔后來,生活條件改善了,外出有了現代交通工具,村裡的毛驢變少了﹔如今,當地驢產業發展正盛,毛驢在助力增收方面的作用越來越強。

27歲的麥麥提·吾拉木,與驢有著不解之緣。記者眼前這位瘦小伙個頭不高,比較安靜,但一提到養驢,他的話一下子多了起來。

生活不斷改善,毛驢不再是代步工具

上世紀90年代,毛驢在村裡隨處可見。特別是到了巴扎日(趕集日),南來北往的毛驢車在馬路上延綿好幾公裡,十分壯觀。

麥麥提小時候,爺爺就有一頭灰色的毛驢,一家人出行都靠它。不僅如此,家裡運貨和地裡施肥也指望著它。

麥麥提記得,那時村裡人把毛驢當作交通運輸工具來養,離開它什麼也干不成。麥麥提幫著爺爺一起照顧家裡的那頭驢,平時把膘養起來,農忙時才能扛得住,生了病要請獸醫來看,有時不高興還要發點“驢脾氣”……

2008年前后,情況發生了變化,村裡的毛驢變得越來越少了。

“怎麼回事?”“因為日子越過越好了唄!”麥麥提笑著回答。

在政府各項惠民政策的推動下,村民的生活條件得到改善,毛驢不再是村民出行的重要代步工具。年輕的小伙子們騎上拉風的摩托車,生意人開上皮卡車,村裡的小轎車也多了起來。不僅如此,新技術、新機械讓種地更高效,地裡需要的人手少了,驢也隨之變少了。

之后,不少年輕人的心思越飄越遠,選擇了外出打工。2014年底,在參加完村委會組織的砌筑培訓班后,麥麥提也離開村子到縣裡的建筑工地去打工,每個月的收入比種地多不少。

每次回家,麥麥提都能注意到,村裡的毛驢又變少了,曾經在核桃樹下悠閑吃草的毛驢大都不見了蹤影……

發展養驢產業,自然放養轉為科學養殖

沒想到,過了兩年,村裡的毛驢又多了起來。

2016年11月,麥麥提周末回家時,看到家裡多了頭毛驢,有些疑惑。母親告訴他,前兩天村委會開會,說是政府給每家貧困戶分了一頭毛驢。

麥麥提更疑惑了,既然毛驢是分給貧困戶助脫貧的,那這一頭毛驢該怎麼養,才能給家裡增加收入?“我每天一大早,就把它送到村口的蘆葦地,在那兒找一棵樹,隨便綁它一天。”母親邊說邊搖頭,對於怎麼養好這頭驢,她也沒主意,隻能按照以前的方法養。

當時,村裡的大部分貧困戶也和麥麥提家一樣,採取自然放養的方法。

村委會也注意到了這一情況。2017年2月,村委會組織村裡的貧困戶到鄉裡培訓,學習如何科學養驢。趁著休息的空當兒,麥麥提趕緊報了名。短短一周時間裡,麥麥提學會了如何給驢科學配料、如何正確擠驢奶,還了解到驢奶的用處。“原來養驢裡面有大學問。”

掌握了科學養驢的法子,麥麥提又意識到規模養殖能致富,5個月后的村民大會上,麥麥提第一個舉起了手:“我想當這個負責人!”原來,為了更好地發展驢產業,村委會鼓勵村民集中養驢,決定成立養驢合作社,由村民自己選出負責人。

“我年輕有精力,學習的勁頭也足,可以養好大伙兒的驢。”麥麥提站起來,自信地說出了自己的理由。大家聽完點點頭,多數人把票投給了他。

傍晚,當他興沖沖地回到家,准備和父母分享這個好消息時,卻感到氣氛有點不對勁。原來,母親從鄰居那裡知道兒子攬下養驢合作社的活兒后,就開始唉聲嘆氣:“這合作社你能干好嗎?到時候人家的驢出了問題,我們怎麼負責?”

母親的擔心不無道理。但麥麥提想,無論如何,總要試一試。

打開市場銷路,合作社經營走上正軌

2017年8月,村裡的養驢合作社正式成立了,麥麥提給這個合作社取名為“繁榮養殖專業合作社”。

合作社的場地由村委會提供,450平方米的棚圈由縣裡的扶貧項目資金支持建設,村裡的22家貧困戶牽來了22頭毛驢。

剛開始,麥麥提隻想通過擴繁來為合作社增加收益,結果發現市場對驢奶的需求更大,加上縣裡剛好引進了一家生產驢奶制品的公司,驢奶不愁銷售。於是,麥麥提決定先把重心放在生產驢奶上。

不過,合作社裡的驢,有一半都不在產奶期,怎麼辦?麥麥提想到了貸款買驢。就這樣,合作社的經營漸漸走上了正軌。

“合作社的收益主要來自驢奶:其中一部分分給合作社貧困戶,一部分買飼料,剩下一些就是我的收入了。”就這樣,靠著賣驢奶,麥麥提一家在2019年底成功摘掉了貧困戶的帽子。不僅如此,就在幾個月前,買驢的貸款也還清了。

對於合作社的未來,麥麥提信心十足。不僅驢奶銷路不用愁,小驢駒也不愁賣,這兩年縣裡有了毛驢交易市場,價格也公道。

“技術問題也不用擔心。”畜牧專家會定期來村裡,提供一系列養驢技術輔導,麥麥提每一次都聽得很認真。“接下來的收入就要繼續拿來買驢了,規模擴大了,技術也得跟上。”

如今,當初反對麥麥提養驢的母親,成了他最大的支持者。“我每天早上要擠驢奶,還得監督他們父子好好配飼料。這不,過幾天我還要去隔壁村培訓村民養驢呢!”說到這些時,麥麥提母親的語氣中滿是驕傲。

(責編:楊睿、馬亮)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