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貧困戶就業、幫助他們返崗、組織農產品產銷對接……

克服疫情影響 打贏脫貧攻堅戰(決戰脫貧攻堅·一線故事)

2020年03月16日10:1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圖片說明:

圖①:馬生斌(右)在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興民家園小區,了解群眾生活情況。陳海成攝

圖②:黃琳在辦公室電話對接昭化來龍務工人員,制定返程方案。 方建鋼攝

圖③:應文偉正在幫助困難群眾送貨。李永平攝

圖④:遼寧嬴德食品集團有限公司員工在食品車間工作。岳 黎攝

圖⑤:工人正在夾岩水利樞紐工程魚類增殖站施工現場作業。謝文娟攝

習近平總書記在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座談會上強調,堅決克服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堅決奪取脫貧攻堅戰全面勝利。

要優先支持貧困勞動力務工就業,在企業復工復產、重大項目開工、物流體系建設等方面優先組織和使用貧困勞動力,鼓勵企業更多招用貧困地區特別是建檔立卡貧困家庭人員,通過東西部扶貧協作“點對點”幫助貧困勞動力盡快有序返崗。要分類施策,對沒有疫情的地區要加大務工人員送接工作力度。要切實解決扶貧農畜牧產品滯銷問題,組織好產銷對接,開展消費扶貧行動,利用互聯網拓寬銷售渠道,多渠道解決農產品賣難問題。要加快扶貧項目開工復工,易地搬遷配套設施建設、住房和飲水安全掃尾工程任務上半年都要完成。

圍繞這些重要方面,幾位來自脫貧攻堅一線的工程項目負責人、企業負責人、人社部門干部、第一書記、易地搬遷項目負責人,向記者講述了他們的努力。

——編 者

重點工程招人,復工兼顧脫貧

前些日子差不多天天失眠,要睡個安穩覺都難!

那是在2月10日,省裡要求重點工程項目盡快復工復產。我們負責的夾岩水利樞紐工程是貴州在“十二五”期間開工建設的重點工程,也是省內最大的水利樞紐工程,復工復產,迫在眉睫。

第二天,我就召集團隊趕到項目工地。大家仔細合計了一下發現,材料啥的倒不缺,就缺工人。當時全國都在防控疫情,大多數工人根本沒法兒到崗,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呀。那可真叫一個愁!

隻聽見現場有人小聲嘀咕:“省外的工人進不來,省內的是不是也出不去?”我當時下意識地以為這是句廢話,但轉念一想,辦法不就在這兒嘛!工程主體位於畢節市七星關區與納雍縣的界河上,處在烏蒙山集中連片特困區,當地許多百姓常年外出務工。疫情發生后,他們同樣窩在家裡出不去,完全可以來我們工地,這也能幫他們解決收入,助力脫貧。

我們先下到附近各個鄉鎮,發布用工告示,然后主動跟鄉鎮政府對接,確定用工數量,讓干部幫忙動員村裡的貧困勞動力。我記得很清楚,2月15日第一批近百人的工人便到達了工地,為了確保安全,我們先針對疫情防控進行培訓,17日正式復工。截止到3月9日,整個工程共有2121名工人,其中包括700多名當地貧困勞動力,比年前多了一多半。后來省裡也明確要求企業就近招聘貧困勞動力,我們的工作就更好做了。

過段時間,300多公裡長的支渠也將陸續復工,按照目前的用工結構,到時候可能還得吸納800多名貧困勞動力。

盡管初來乍到,這些工人的工資一個月最少也有5000元,一年保底6萬,要是能學會些技術,工資還會漲,況且老技工也會帶他們,收入是有保障的。

項目建成后,沿線貧困地區的飲水安全、農田灌溉、基本用電會明顯改善﹔算上在當地採購生活物資、設備材料等等,整個工程項目對帶動當地脫貧的效果很明顯。

順利實現復工,我也就不用那麼焦慮了,終於能好好睡上一覺!

貴州夾岩水利樞紐工程公司經理譚其志講述

本報記者 蘇 濱整理 

企業吸納就業,盡量多招貧困戶

公司每年都要大量招工,受疫情影響,我們本來擔心招工會困難,沒想到,短短幾天,就有這麼多員工尤其是貧困勞動力來應聘!

復工后,已經有60多名新員工應聘上崗,成為車間工人,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就有23人,比去年多了14人。

這首先得感謝鐵嶺市、開原市兩級人社部門幫我們用工企業進行宣傳,除了在媒體上宣傳我們的企業復工情況,更是在多個網站和微信公眾號上發布我們的用工信息,每天都發,每天都更新!就因為這樣,每天我們都能接到許多求職和詢問的電話。

線下招聘我們也想了辦法:公司位於開原市慶雲堡鎮,早在過年之前,慶雲堡鎮扶貧辦就給我們公司工會提供了貧困戶名單。在慰問貧困戶時,我們會詢問他們的求職意向,鼓勵他們來公司工作。我們公司還有個招工宣傳車,這幾天也常在鎮裡宣傳。

為了讓貧困戶放心,提前了解應聘后具體干什麼工作、能不能干好、收入穩不穩定,我們鼓勵他們到車間來看具體崗位,並劃出崗位范圍,由他們來看哪個崗位適合自己。

我們公司是“省級扶貧龍頭企業”“全省就業先進企業”,集種雞飼養、雞雛孵化、飼料生產、現代化養殖、肉雞屠宰分割、肉類精深加工和內外貿易於一體。現在,原料車間、屠宰車間、穿串出口車間都有貧困勞動力的身影。

車間工人崗位對技術要求不高,新員工上崗之前會經過培訓,之后在實際工作中,由老員工帶著邊工作邊提高。我們對車間員工採取計件工資制度,另外設置了連續出勤獎勵。為照顧新員工,他們剛開始的單件工資標准會定得高一些,給他們一段逐漸熟悉業務的適應期。很多貧困戶干活勤奮,上手很快。

公司有29台通勤車,每天早晚接送員工上下班,還有宿舍供外地員工居住,盡力為公司600多名員工創造良好的工作條件。

這幾天,鐵嶺市多個網站和公眾號還在持續更新我們的招工信息,我們也盡可能招聘更多貧困勞動力,為就業扶貧貢獻力量。

遼寧嬴德食品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李會文講述

本報記者 劉佳華整理 

開通返崗直通車,接來西部“老朋友”

2月24日晚上9點多,兩輛“返崗直通車”終於緩緩駛入麗龍高速龍泉出口,我和同事們舉著“熱烈歡迎”的橫幅,激動地向車上37名來自四川省廣元市昭化區的建檔立卡貧困人員揮著手。

2018年,龍泉市與昭化區建立東西部扶貧協作結對關系。其實,這趟“返崗直通車”上有我不少老朋友。比如趙從禮,就是兩年多前,我到昭化區磨灘鎮金包村動員當地貧困戶到龍泉就業時,成功帶動的一員。老趙今年54歲,10年前因車禍致殘,家裡上有八旬父母,下有還在讀大學的兒子,靠著在老家開三輪車,每月收入僅有1000多元,家庭真的挺困難。來到龍泉后,浙江國立包裝有限公司為他安排了愛心崗位,聽公司說他刻苦務實,現在月收入能有4000多元。

受疫情影響,許多人對回龍泉復工有顧慮,趙從禮就在其中。因為擔心買不到車票,又怕近1800公裡的車程中有感染風險,他跟我說不想回來了。我想,老趙若滯留家中,收入就得少一大截,眼看脫貧在望,我可不想讓他落了單!

為此,我逐一給這些務工人員打去電話,做思想工作,同時跟同事開始摸排他們的活動軌跡及身體健康情況,引導他們提前做好隔離防護工作。

同時,單位也專門成立了龍泉昭化東西部勞務協作對接組,聯系到廣元市的智勝人力資源管理有限公司,與對方反復商討包車跟車具體方案。2月23日凌晨,讓我牽挂許久的昭化“家人們”終於踏上了回龍泉的路,我們在車上配齊口罩等防疫物品,還配備了醫務人員隨行。順利接到后,又在第一時間安排大家前往龍泉市中醫院進行相關醫學檢查,通過檢查的人員隨后就被各自公司接回了住處。

不僅如此,為了進一步鼓勵像老趙這樣在龍泉全年穩定就業的建檔立卡戶,龍泉還將為他們發放5000元的生活交通補貼。前不久,為了解決四川就業幫扶對象返崗出行的難題,麗水市還開通了“就業專列”,我們龍泉就有兩名昭化籍貧困人員搭乘高鐵專列順利返崗。如今,看著昭化籍來龍泉就業的貧困戶紛紛到崗,我的心裡別提有多高興。

浙江龍泉市人力社保局就業局副局長黃琳講述

本報記者 竇瀚洋整理 

干部下鄉上線,幫老鄉賣菜賣蛋

我們九聯村隸屬於江西南昌縣南新鄉,是個貧困村,就在鄱陽湖邊上。去年,我說服幾個貧困戶入股搞合作社養鴨,本想著加把勁,趁過年賣個好價錢,誰料碰上了疫情。年初三,我接到消息,說合作社有4萬枚鴨蛋賣不出了,其中一戶貧困戶楊玉華家裡就有3000多枚鴨蛋滯銷,心裡真是好著急!

一聽這情況,我半點也不敢遲疑。一邊和鄉政府商議先收購部分鴨蛋供給防疫值班的工作人員“加餐”,一邊忙不停地發微信朋友圈,號召親戚朋友下單。就這樣,前后賣出1萬多枚。可這遠遠不夠呀!

2月10日,我去村裡走家串戶做防疫宣傳,到了村民劉荷南家裡,他正發愁,說家裡蔬菜快爛在地裡了!能不能幫著賣下菜呢?說來也巧,早上我出門時家人就念叨,“能不能從村裡買點蔬菜?冰箱裡魚肉倒是不缺,但是現在小區封了,買菜挺麻煩。”

哎!那做個“捆綁銷售”如何?當天在防控會上我就和駐村干部們提到這個事情,“買一送一”+“送貨上門”,聽著靠譜,大家就先發到各自朋友圈和九聯電商平台上試試,沒想到上午11點多發消息,到了晚上12點就有68個單子!6800枚鴨蛋有去處了。

線上的活動持續進行著,但剛開始送貨著實讓人為難。說實話,那會真是沒人敢出門。我和村支書李永平說:“兄弟,誰叫咱是共產黨員,我開車,你配貨,行不行?”“你都是專門來幫我們村的,我哪能不去!走!”就這麼著,2月18日早上,我倆6點就起了床,先去農戶家裡把蔬菜裝上,再去村裡把鴨蛋打包好,客戶們用微信發個定位給我,我倆開車奔馳在空蕩蕩的馬路上,一直到天黑,12個小時跑了5個區縣。

光憑一輛車,效率太低。我便求助中國郵政南昌分公司——物流運力一到位,可是幫了我們大忙!前后不到10天,我們村的滯銷鴨蛋都賣光不算,還順便幫附近的范湖村、塘頭村貧困戶家裡的鴨蛋、蔬菜售賣一空!保守估計有24萬元銷售額。

江西南昌市南昌縣南新鄉九聯村駐村第一書記應文偉講述

本報記者 王 丹整理 

群眾搬進新家,縣裡安排崗位

幾塊石頭壘起來是餐桌,一張炕就是全家人睡覺的地方,碰上風沙天,屋裡全是土……這是墨玉縣易地扶貧搬遷前大部分村民的真實生活。

墨玉縣是全疆脫貧攻堅最難啃的“硬骨頭”,貧困人口佔目前全疆總貧困人口的1/4,脫貧任務重,難度大。不少村子條件惡劣。易地扶貧搬遷是這部分群眾擺脫貧困的根本出路。

“屋裡啥都有,天天能洗澡,這好日子是我們以前做夢也沒見過的!”這是前兩日我到縣域內最大的易地搬遷安置點興民家園小區走訪入戶時,聽到的最多的一句話。興民家園小區居住著697戶易地搬遷貧困戶。2019年4月,他們從墨玉縣12個鄉鎮搬來這裡。我們按照戶口人數給貧困戶分配了50到110平方米的住房,還給每家提供了壁挂爐、抽油煙機、電視機、櫥櫃及衛浴設備,搬遷來的貧困戶可以直接拎包入住。

然而,易地扶貧搬遷可不只是“挪個窩”。要想把群眾的心也一起“搬”到新家園,讓群眾真正住得好,我們要做的工作可不少。

剛開始,還有一些群眾住得不習慣,隔三差五就跑回村裡住。在農村生活了大半輩子的他們,步入新生活摸不著頭緒:不會用天然氣,用不慣馬桶,不知道菜到哪裡買……為了讓搬遷群眾安心,咱們的社區工作人員開始挨家挨戶上門服務,手把手地教大家,慢慢幫著搬遷群眾由“農民”變成“市民”。

搬遷點都配有幼兒園、學校、醫院等,解決了群眾的后顧之憂。

接下來,“住得好”如何向“穩得住”轉變?關鍵是解決就業。我們按照每個搬遷人員有工作崗位、實發工資不低於1500元的標准,給貧困戶安排了安保、環衛、企業操作工等崗位。我們還為部分家庭提供了門面房,支持他們創業增收。

2020年,我們的工作重點是以產業促就業。我們要繼續加大易地扶貧搬遷后續產業支撐項目,通過搬遷戶就近就業,確保搬遷戶一戶一人穩定就業,實現脫貧目標。

新疆和田地區墨玉縣委副書記馬生斌講述

本報記者 阿爾達克整理 

《 人民日報 》( 2020年03月16日 13 版)

(責編:楊睿、韓婷)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