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疆,圓夢

——記昌吉回族自治州昌吉市委副書記、泉州分指揮部指揮長 王春雷

2019年12月16日18:49  來源:人民網-新疆頻道
 

一次新的征程,從抉擇開始。

2016年底,福建省泉州市惠安縣縣委常委王春雷淚別剛被查出患有肺癌但仍不知情的父親,從東海之濱到西北邊疆——新疆昌吉市,開啟了援疆工作的遠征。

這位遠征的人,到底為什麼,即使在多個深夜裡因為擔心和父親天人永隔而徹夜難眠,卻還是最終選擇了出發?

這位遠征的人,到底圖什麼,背井離鄉扎根邊疆三年?

這位遠征的人,到底做什麼,能堅定從容地踐行援疆使命?

援疆,為什麼?

王春雷第一次到新疆是2013年,“那時是跟團來看望慰問援疆干部,對新疆第一印象很好,看到新疆發生的巨大發展變化,有一代代援疆干部的付出和功績,最初萌生了如果有機會也要守土建疆、建功立業的想法。”他回憶說。

2016年底,泉州市委組織部發出新一批援疆動員令,王春雷主動報名參加。在諸多報名者中,經組織部門考察研究后,王春雷被確定為泉州市第七批援疆干部人選,並擔任泉州援疆分指揮部指揮長。

當激情滿懷的王春雷正在謀劃新征程時,卻遭遇晴天霹靂。“臨行前一段時間,父親突然被查出患了小細胞肺癌,這種癌症病毒性大、發病快,不能手術,隻能化療,且很難有效醫治。”王春雷說,“那段時間,我瘋了一樣在各大醫院找專家咨詢病情,以及接下來的治療方案,一周就瘦了7斤。”

為了讓父母免受刺激,放心治療,王春雷沒有將實情告訴父母,他拜托醫生護士幫助他一起精心編織“善意的謊言”。白天陪著父親治病,佯裝輕鬆的樣子,晚上卻在被窩裡默默流淚,徹夜難眠,他知道接下來的每一次化療,父親的身體都會每況愈下。

眼看著援疆出發在即,王春雷內心一天比一天煎熬。這一次如果選擇出發,就不能在父親身邊盡孝,“父母在,不遠行”,那段時間,這句話無數次拷問著王春雷。他多麼想留下來,陪伴父親走完最后的生命,多一些在父親膝下聆聽教誨的時光!

“一邊是組織的信任和重托,一邊是割舍不下的骨肉親情,那段時間特別矛盾,特別糾結,也曾有過放棄的念頭。”王春雷陷入了兩難境地。

家人非常理解他此時的煎熬,妻子、大哥、表哥幾次同他談心,“你放心去援疆吧!家裡父母有我們來照顧,況且你也不是醫生,留下來也醫治不好父親的病。”“如果父親知道你是因此而放棄援疆,他肯定要放棄治療的,父母親的性情你是知道的。”大家都這樣勸他。

父親一直以來都很支持王春雷援疆,“好男兒應當志在四方,趁著還年輕多做些事情。不用擔心,等我病好了,我和你媽去新疆看你,也去玩一玩。”聽著這些話,他心中酸痛不已。

這一抉擇,萬分艱難。最終,他選擇——出發遠征。

來到新疆后,即使工作繁忙,王春雷每天都會和家人通電話,不時詢問醫生父親的病情,還一再叮囑大家要非常注意日常細節,千萬不能讓父母察覺到真實的病情。

然而這一天還是來了。2017年9月11日,王春雷接到父親病危的消息,第二天一早立即啟程趕回泉州,也是在這一天,援友們才知道王春雷父親生病的事。在醫院ICU,身上插著各種軟管的父親已經深度昏迷,任憑王春雷一遍遍呼喚,父親始終沒有回應。這一面,是他和父親的最后一面。

六天后,又一次艱難的抉擇擺在了王春雷面前。因為痰堵隨時可能危及生命,醫生建議要實施氣切手術,通過吸痰維持生命。醫生還說,即使手術了,父親也一樣無法醒來。

怎麼辦呢?王春雷再次陷入糾結和兩難。從感性上說,很多人都會選擇為父親手術,哪怕多留多見一天也好。然而,為了不耽誤兒子援疆工作,為了不讓老伴再受病痛折磨,母親再一次勸王春雷說,“不要給你爸手術了!讓你爸安詳地走吧。如果他有意識,也會要求我們這樣做的。”

母親的“狠心話”不無道理。想著,如果氣切手術,父親仍要經歷長時間的換管吸痰折磨,看著他疼痛抽搐時的表情,王春雷心裡有一萬個不願意。想著,手術后,父親仍像個植物人,需要長時間陪護,母親身體也會被拖垮。

長痛不如短痛。最終,王春雷和母親經過理智考量后,作出了一致而又艱難的決定,拒絕手術。在拒絕手術簽字的那一刻,王春雷心如刀割,因為這回自己很狠心也很絕情。病房裡,王春雷望著父親、淚流滿面地寫下了詩詞《抉擇》,“親愛的父親/請原諒母親和我的狠心/這是唯一讓您不再飽受苦痛的訣別/我有多想再聽您堅毅的拒絕/可您已不再醒來/正像消逝的生命/難以拒絕”。

(責編:薩妮婭、韓婷)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