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奉行反恐雙重標准造成人道主義災難

國際反恐研究課題組

2019年12月06日10:5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美奉行反恐雙重標准造成人道主義災難

《 人民日報 》( 2019年12月06日 07 版)

恐怖主義是人類社會的公敵,已成為當今世界各國所面臨的最嚴峻和緊迫的安全威脅。近年來,恐怖主義、極端主義在全球蔓延,給人類帶來重大災難。據不完全統計,僅2018年全球就發生了1127起恐怖襲擊事件,造成13000多人死亡。曾經活躍在中東地區的恐怖組織吸引了來自全球100多個國家的約25萬名極端分子,隨著恐怖組織的覆滅,這些極端分子的存在和跨境流動嚴重威脅到中東國家、原籍國的安全,也威脅第三國甚至全世界所有國家的安全。面對恐怖主義、極端主義的威脅,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夠獨善其身。團結起來打擊恐怖主義既是國際社會的當務之急,更是應盡職責。

聯合國以構建各國共同合作打擊恐怖主義戰略、實現國際反恐為目標,制定了《聯合國全球反恐戰略》(60/288)等一系列制止恐怖行為的國際法律文書,為各國開展反恐行動提供了重要國際法基礎。《聯合國全球反恐戰略》充分體現了各會員國一致反對任何人、在任何地方、以任何理由、任何方式實施任何形式恐怖主義的堅定立場,以及採取行動防止和打擊一切形式恐怖主義的堅定信念。在該戰略具體內容中,聯合國明確指出要圍繞根除滋生恐怖主義的條件,防止和打擊恐怖主義,加強各國反恐能力和聯合國作用,以及在反恐中尊重人權和實行法治這四個支柱領域制定落實措施。

近年來,國際反恐事業不斷取得重要成果,但遠未取得最后的勝利,恐怖活動帶來的現實威脅也並未得到有效消除,在不少地方甚至出現愈演愈烈的勢頭。據有關機構統計,2015年至2016年,包括恐怖活動在內的武裝暴力事件由18987起增至24202起,增長25%,達到了十年前的數十倍。國際社會日益認識到單純依靠武力反恐措施來阻止暴力極端主義的蔓延遠遠不夠,反恐斗爭不能局限在基於武力的肉體消滅戰術,更需要在現有的“硬”措施基礎上,建立預防的“軟”手段,採取更為全面的方法,有步驟地消除產生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的因素。真正發揮預防性工作的作用,持之以恆消除貧困、失業和缺乏就業機會等形成暴力極端主義的因素,根除滋生恐怖主義的條件,以及在反恐中尊重人權和實行法治。

國際反恐斗爭之所以難以取得最終勝利,根本原因在於一些國家在反恐問題上屢屢採取雙重標准,將反恐作為服務本國利益和意識形態的政治手段,以反恐作為干涉他國內政的廉價借口。這種在反恐問題上的雙重標准行徑,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在恐怖分子和恐怖組織的認定和打擊上,基於一己私利,將是否符合自身利益需求作為最重要的衡量標准,一邊不計后果、不擇手段打擊某一恐怖勢力,另一邊卻縱容、袒護甚至支持另一些恐怖分子、恐怖組織。二是一邊打著“保障人權”“宗教自由”等幌子對他國反恐行動橫加指責,甚至動用“長臂管轄”進行無理干涉,全然不顧國際反恐大局,另一邊卻以反恐為名,為自身大規模監控民眾,為在他國制造的濫殺無辜、宗教迫害等人道主義災難公然開脫,並導致恐怖主義的進一步滋生。

“9·11”恐怖襲擊以來,恐怖主義給包括美國民眾在內的全世界各國人民帶來了巨大傷害。美國政府理應同國際社會一道共同譴責和打擊一切形式的恐怖主義,加強反恐合作,真打恐,打真恐。但是,受冷戰思維和霸權主義影響至深的美國政府,卻執意在反恐問題上奉行雙重標准,不僅在認定和打擊恐怖分子、恐怖組織的問題上持明顯偏見,更是對一些恐怖勢力態度曖昧,充當某些恐怖勢力的幕后“操盤手”和最大“金主”﹔不僅不對發生在非盟國的恐怖襲擊作客觀表態、予以譴責,反而以“宗教”“人權”等名義肆意批評指責他國反恐行動和人權、宗教狀況﹔不僅不對自身展開所謂“反恐戰爭”造成的人道主義災難、濫用法律監控民眾的行為反省懺悔,反而以“民主斗士”“人權衛士”等名號以及境外作戰的“嚴謹”“高效”而自我陶醉。

資助“東突”恐怖勢力。“東突”為“東突厥斯坦”簡稱。20世紀初,部分狂熱的新疆分裂分子與宗教極端勢力,編造了一套“東突厥斯坦獨立”的“思想理論體系”,將“東突”一詞進一步政治化,打著“東突”的旗號,形成“東突”勢力。長期以來,“東突”勢力不斷制造分裂活動,在境外一些勢力的慫恿、支持下,制造動亂,濫殺無辜,企圖分裂國家建立所謂“東突厥斯坦”國。20世紀90年代以來,受恐怖主義、分裂主義、極端主義的影響,境內外“東突”勢力轉向以實施暴力恐怖為主要手段進行分裂活動,“東突”勢力的恐怖性質逐步為全世界所認識。近年來,“東突”勢力為逃避打擊,打著“民主”“人權”“自由”的幌子,極力洗刷恐怖罪名,變換手法繼續從事反華分裂活動。2004年,“東突”勢力在境外拼湊成立了“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簡稱“世維會”),在組織章程中明確提出分裂主張,並於2012年刪除了章程中關於“抵制和譴責違背國際法的恐怖活動”的條款。該組織前“主席”熱比婭,曾犯有危害國家安全罪和逃稅罪,是被中國司法機構起訴的罪犯。現“主席”多裡坤·艾沙是中國政府公布的恐怖分子,曾為國際刑警組織紅色通緝令通緝對象。該組織以所謂“人權、民族、宗教”等為借口,顛倒事實,到處散播極端言論,大肆煽動民族仇恨,同情和支持恐怖分子,更是在境外不斷煽動恐怖分子對中國實施恐怖襲擊,是2009年烏魯木齊“7·5”嚴重暴力犯罪事件的幕后黑手。就是這樣一個既無群眾支持,又無任何合法性可言,隻能對國際反華勢力“搖尾乞憐”的反華分裂組織,卻能夠在美國境內肆意從事反華活動。長期以來,美政府明裡暗裡為“世維會”活動提供便利,一方面竭力將熱比婭打造成所謂“人權斗士”,為其騙取獎項四處奔走,美政要甚至公然接見其頭目熱比婭和多裡坤·艾沙,宣稱關注“維吾爾族的人權問題”。另一方面暗中支持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等非政府組織,常年為“世維會”提供資助,更糾集有關智庫學者開展所謂“新疆問題”研究,為其操縱“世維會”等“東突”勢力“以疆制華”出謀劃策。

釋放“東突”恐怖分子。“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簡稱“東伊運”)是“東突”恐怖勢力中最具危害性的恐怖組織之一,2002年9月11日被聯合國安理會認定為恐怖組織。同年,美國國務院和財政部就已將“東伊運”列入與“基地”組織有密切聯系的恐怖組織名單。但是,美國在處理該組織的恐怖分子時,卻把在阿富汗戰爭中抓獲的一批中國籍“東伊運”恐怖嫌犯稱為“非戰斗人員”,並試圖將他們釋放。自2006年起,美國先后將一些恐怖嫌犯轉移至不同國家。2008年,美國拒絕了中國提出將關押在關塔那摩監獄的17名“東伊運”恐怖組織的恐怖分子遣返回國的要求。2009年,美國不顧中國反對將4名“東伊運”恐怖分子移交英屬百慕大群島。2014年,美國再次向斯洛伐克移交在關塔那摩關押的3名“東伊運”恐怖嫌犯……

對恐襲事件態度漠然。2013年6月26日,新疆鄯善縣一伙17人組成的暴恐團伙,先后襲擊了當地公安派出所、鎮政府、商店等,持刀瘋狂砍殺公安民警和無辜群眾,造成24人死亡。事件發生后,一向以反恐義士自居、秀傷疤博取國際輿論同情的美國,竟然把新疆發生的暴力恐怖活動稱為“中國民主運動的開始”,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在表態中甚至批評和指責中國的民族宗教政策。2013年10月28日,3名暴恐分子攜帶31桶汽油、20個打火機、5把長短刀等作案物品,駕駛吉普車闖入北京天安門東側行人便道,瘋狂沖撞游客及行人,並點燃車內汽油,造成2人死亡、40余人受傷。對於這起恐怖襲擊事件,美國官方在公開表態中拒不認同中方關於恐怖襲擊事件的定性,美國主流媒體CNN甚至對涉案恐怖分子表示同情。美國務院發布的《2013年國家反恐報告》稱中國政府沒有提供詳細的証據讓第三方予以証實,並表示不同國家對恐怖主義有不同看法。2014年3月1日,中國雲南省昆明市火車站發生一起嚴重暴力恐怖事件,一伙蒙面暴徒在火車站揮刀砍殺無辜群眾,造成31人遇難、141人受傷。現場証據表明,這是一起嚴重暴力恐怖事件。然而,對這種令人發指的暴行,美國駐華使館在其官方微博中輕描淡寫地稱其為“暴力行為”,避重就輕地評述殺戮“毫無意義”。在中國表達嚴重不滿的情況下,美國政府發言人才於2天后稱接受中國對襲擊事件是“恐怖主義行徑”的定性。

縱容支持恐怖暴行庇護恐怖分子。2005年,參與制造了古巴民航客機爆炸案、哈瓦那旅游飯店爆炸案,造成70余人死亡並圖謀暗殺古巴領導人卡斯特羅的恐怖分子波薩達·卡裡萊斯偷渡進入美國,委內瑞拉政府照會美國政府,要求根據雙邊引渡條約,逮捕並引渡波薩達。古巴政府也強烈要求美國將波薩達繩之以法。但對這些正當要求,美國當局先是拒發評論,而后否認知道波薩達的去向,最后竟說波薩達藏身美國的說法是“編造”的。然而,波薩達的律師確認,波薩達就隱身美國佛羅裡達,而且已經向美國政府申請政治避難。2014年,敘利亞副總理兼外長穆阿利姆曾公開指責美國在反恐問題上的雙重標准,指出美國在向一些所謂“溫和的”敘利亞組織提供資金、武器和培訓,助長暴力和恐怖主義,以延長敘利亞危機,破壞政治解決危機的基礎。

侵犯民眾基本權利。據英國《衛報》和美國《華盛頓郵報》披露,美國家安全局和聯邦調查局以“反恐”為名,開展代號為“棱鏡”的秘密項目,直接接入9家美國互聯網公司中心服務器,挖掘數據以搜集情報。微軟、雅虎、谷歌、蘋果等9家公司參與了這一項目。這項高度機密的項目自2007年實施以來從未對外公開過。通過接入互聯網公司的中心服務器,情報分析人員可直接接觸所有用戶的音頻、視頻、照片、電郵、文件和連接日志等信息,跟蹤互聯網使用者的一舉一動以及他們的所有聯系人。2017年,美國出台一份名為“阻止外國恐怖分子進入美國的國家保護計劃”的行政命令,禁止伊拉克、敘利亞、伊朗、蘇丹、索馬裡、也門和利比亞等七國公民入境美國,所涉七國均是穆斯林為主要人口的國家,被媒體和民間團體稱作“禁穆令”。這種將恐怖主義與特定國家、地區和宗教相關聯的做法,引發美國國內外大量人士和團體的反對和指責。

造成地區局勢動蕩和嚴重人道主義災難。2001年10月7日,美國發動所謂“反恐戰爭”,宣布對阿富汗開展軍事行動,並通過美國愛國者法案。美國以反恐為名,發動阿富汗戰爭,致使阿富汗地區的戰亂已持續了18年之久。連年戰亂使得阿富汗民不聊生,全國54.1%的人口處於貧困線下。聯合國報告顯示,2018年,共有近4000名阿富汗平民在各類沖突中死亡,創2009年以來新高,約24%的傷亡歸因於美國和其他北約成員國軍隊空襲。2018年,美軍在阿富汗空襲超過6800次,創過去6年之最。今年以來,阿富汗形勢不斷惡化,對阿富汗平民來說,和平仍遙遙無期。2003年,美國以伊拉克藏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並暗中支持恐怖分子為由,單方面對伊拉克實施軍事打擊。美國以反恐名義發動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導致數以萬計的平民無辜喪命,數以百萬計的民眾流離失所。美國布朗大學的研究人員指出,自2001年“反恐戰爭”開始以來,美軍共造成了48萬人死亡,而其中24.4萬人是“和平居民”。

不斷催生新的恐怖勢力。美國在反恐領域秉持雙重標准,一方面以反恐名義大打出手,對不服從美國的政權強力打擊﹔一方面縱容包庇,暗中支持一些國家中帶有恐怖主義色彩的反政府武裝。其結果是,千百年來形成的地區平衡難以恢復,而有關武裝分子搖身一變,以恐怖手段追求自己的政治目標,成為恐怖組織。“9·11”之后,以本·拉登為首的“基地”組織成為美國反恐戰爭的頭號敵人,而“基地”之所以能成氣候,與以美國為首的一些西方國家在冷戰后期對其的縱容和扶持不無關系。其后,在敘利亞內戰中迅速成長壯大起來的ISIS極端組織,其始作俑者也是一意孤行發動伊拉克戰爭的美國,是美國中東政策負效應累加的必然結果。

美國在所謂的“反恐行動”中對城市狂轟濫炸以及造成無辜平民死亡等違反國際法、踐踏人權的行為,都會被恐怖分子當作招攬新成員的借口,制造一輪又一輪的暴力。對恐怖勢力的縱容,也必然招致更為慘痛的災禍。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血的事實警示人們,恐怖主義是人類公敵,損害世界和各國人民的利益,必須摒棄“雙重標准”予以堅決打擊。對恐怖分子採取“雙重標准”,必將作繭自縛,也將給國際社會帶來巨大危害。

(責編:楊睿、馬亮)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