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總書記脫貧有信心】

搬出窮山窩 迎來新生活

——來自深度貧困縣的一線調研⑩

2019年11月29日11:21  來源:新疆日報
 
原標題:搬出窮山窩 迎來新生活

11月2日,新疆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班迪爾鄉新迭村幼兒園小朋友在老師帶領下玩滑梯,易地扶貧搬遷給塔吉克族牧民帶來了幸福生活。李楨楠 作

新疆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位於帕米爾高原,是集少、邊、窮於一體的深度貧困縣。

當脫貧攻堅戰役“挺上”帕米爾高原,易地扶貧搬遷為帕米爾高原上的貧困農牧民帶來希望。由此,來自4個鄉的建檔立卡貧困戶358戶1448人,搬遷到了塔提庫力易地扶貧安置點。3年過去,當年的“戈壁灘”變成了今天的“金沙灘”。

初冬時節,記者走進塔提庫力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的富民村、愛民村,在採訪中真切感受到了易地扶貧搬遷給塔吉克族牧民帶來的幸福生活。

從泥巴石頭房到磚混結構新居——

“居住環境改變,換了種生活方式”

“以前住的地方離縣城很遠,山路崎嶇,去一趟縣城得翻越海拔4500米的唐勒達坂,若非必要,我們很少出來。”居住在富民村的阿裡甫·巴吉說,如今在政府的幫助下搬到了這裡,這一切就像是做夢一樣。

阿裡甫家有5口人,以前房子可以用“破爛不堪”來形容,破舊的泥巴石頭房,“夏不擋雨、冬不擋風”,而村子坐落在深山裡,四面環山,幾乎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

“深山裡的日子真是窮怕了、苦怕了!”阿裡甫感嘆。

富民村村委會主任司馬義·阿布都熱汗是從馬爾洋鄉皮勒村搬遷來的。皮勒村的苦,他終生難忘:山大溝深,土地貧瘠,村裡最遠的一戶村民家距村委會270公裡,村委會距馬爾洋鄉政府所在地有50公裡山路,騎馬走3天才能到達。鄉政府距縣城120公裡,要翻越海拔4500米的達坂。

生態環境脆弱,自然災害頻發,“一方水土養活不了一方人”的地方不僅有馬爾洋鄉皮勒村,還有大同鄉、瓦恰鄉等4個鄉的千余名群眾被窮山窩所困。

2017年,塔提庫力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項目正式實施。一批批生活在高寒偏遠山區的群眾迎來了希望。

牧民願意搬遷到塔提庫力,首先是地方好。“早就聽說過,有安居房,有草場,牲畜有標准暖圈,離縣城近”,這是當初很多群眾得知要搬到塔提庫力時的共同反應。

選擇塔提庫力接納移民,是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縣委和縣政府深思熟慮的結果:塔提庫力原是一片戈壁荒灘,地勢相對平緩,通過水土開發,可以發展種植與養殖業﹔距縣城25公裡,交通方便,有利於改變牧民的生活環境。

搬出山花費大,幫扶到位才能邁出步。蓋房子的磚是從喀什拉上來的,一塊磚的成本1元多。從住房、生態補償到社保,黨和政府給予易地扶貧搬遷的牧民一系列優惠政策,給每家蓋起了80平方米磚房、100平方米暖圈,還開墾出了耕地,人均分到2.7畝。

盡管走出大山是渴盼已久的事,但真到了搬的時候,鄉親們的心情還是復雜的。“畢竟,這是祖祖輩輩生活的地方。”司馬義·阿布都熱汗激動地說,“新村水、電、路、通信全部入戶,家家戶戶用上了新家具。”

“剛來那會兒,兩眼一抹黑,連門鎖都不會開,整天呆在家裡不敢出門……”馬爾洋鄉皮勒村到塔提庫力不足180公裡,因大山阻隔,51歲的買斯吐熱·努熱克從未進過縣城﹔對於新居的生活,她喜憂參半。

為幫助搬遷牧民早日適應新生活,塔提庫力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黨工委成立了便民服務中心,提供便捷的“一站式”服務。縣裡還抽調一批干部,以結親包戶的形式,跟蹤解決大伙兒生活中遇到的問題……

“從大山深處的偏遠牧點到新村,居住環境改變,換了種生活方式。”塔提庫力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黨工委書記隆新鑫說,通過組織開展文藝活動、傳統節日慶祝活動等,幫助大家盡快融入定居后的新生活。

如今的富民村、愛民村,道路整潔,新居美麗,家家門前都開墾出了種植區,種上了蔬菜和花卉,房后則是漂亮整齊的暖圈,一派新農村好風光。

一把鑰匙開一把鎖——

“讓政策落進心坎,真心解開‘心結’”

搬家容易搬“心”難。啃下硬骨頭,關鍵還得靠干部。

縣、鄉干部一頭扎進偏遠牧點和村裡,挨家挨戶做工作,“一次不行兩次,兩次不行三次”,一把鑰匙開一把鎖。

大同鄉克其克同村貧困戶阿斯瑪迪·夏木蘇別克,擔心搬家的花費太大……鄉干部買買提拜克·尼扎爾拜克三番五次上門講優惠政策,讓阿斯瑪迪心中的石頭落了地。

貧困戶阿菲塔比克·木拉買買提和丈夫擔心出去不適應。干部上門算起情感賬:“你看你們的兩個孩子這麼聰明,如果不讓孩子到好的地方去長見識,將來有啥前途?還要這樣一直窮下去?到了新村,你還可以到扶貧車間工作,日子肯定比現在強。”

馬爾洋鄉努什墩村貧困戶買買提那扎爾·吐依奇擔心工作不好找,干部掐著指頭幫他算增收賬:“新村離縣城隻有20多公裡,可以參加免費培訓,掌握一門技術,找活容易。”

為什麼搬?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縣委副書記王旭東耐心解釋:牧點偏遠、山村條件差,人均隻有幾分地,吃飽都不容易,致富更不可能。到了新村,文化室、幼兒園、醫務室等公共服務設施應有盡有,“不光看眼前,更要看長遠,多為孩子們的未來想想。”

往哪兒搬?經過多次調查摸底,在村民自願的基礎上,縣上統一規劃了塔提庫力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臨近縣城、就業方便,牧民的新居當年就建起來了。

先上產業后搬遷,縣裡實施產業、就業、幫扶、培訓、服務“五個全覆蓋”,確保“搬遷一戶、脫貧一戶”。

磨破嘴皮子,不少人心動了……2017年3月,馬爾洋鄉皮勒村召開村民大會,一半以上村民同意搬遷。

一些老人還有顧慮:搬走了,戶口怎麼辦?草場、田地怎麼辦?

政策再講細、講透。時任皮勒村村委會主任司馬義·阿布都熱汗回憶說:“那時,村裡天天有干部,村民有顧慮,干部當面給村民一條條解答。”

搬不搬,看自願﹔戶口遷不遷,也是自願。草場經營權、退耕還草生態補助款都不變。也就是說,草場,今后還可以放牧﹔如果將來搞建設,土地補償也還有份。

改變老觀念不容易。鄉政府的車成了鄉親們的“共享汽車”,拉著村民一撥撥去塔提庫力體驗。眼見為實:新房漂亮,不燒牛糞,燒的是液化氣﹔廁所干淨,一擰水龍頭就能流水……

真心終於解開“心結”。老人們的心也動了:“這麼好的政策,還想啥?搬!”

來自大同鄉阿克托尕欄杆村的米熱買提汗·排孜買提第一個入住。搬遷當天,米熱買提汗領到當地政府和深圳援疆企業捐贈的冰櫃、洗衣機、熱水器等。“原來住的地方,想用電器,但沒有電。”指著屋裡的家電,米熱買提汗激動地說,“新家就不一樣了,連取暖也用電。”

不是一搬了之——

“讓戶戶有營生、能脫貧、可致富”

能不能穩得住、能致富?這是對易地扶貧搬遷的考驗。

買買提那扎爾·斯地克的新家坐落在富民村,80平方米新房整潔亮堂,妻子在廚房裡忙著燒奶茶。“山裡做飯燒茶全靠牛糞,哪像現在用電用水這麼方便。做飯用液化氣,天天能洗澡,比過去不知要強了多少倍!”買買提那扎爾說。

大家最關心的還是就業問題。塔什庫爾干立足區位優勢,做好土地、養殖文章,走出一條一二三產融合發展的路子,在實現“兩不愁三保障”的同時,努力讓群眾有活干、能增收。

發揮優勢,培育壯大種植業和養殖業。從搬遷一開始,縣委和縣政府就借助深圳市對口援建和鞍鋼集團幫扶的優勢,鋪設高效節水滴灌設施,發展現代農業和現代畜牧業。

塔提庫力易地搬遷安置點黨工委成立了農業合作社,鞍鋼集團給合作社捐贈133.86萬元,購買農機具。

“這塊地種植青稞、豌豆、苜蓿等,每年純收入可達46.5萬元。”來自鞍鋼集團有限公司的扶貧干部馬榮材說,塔提庫力建檔立卡貧困戶358戶1448人,人均可年增收321元。

通過招商引資,採取“公司+基地+農戶”模式,興辦扶貧車間﹔結合用工需求,為貧困戶定制培訓,鼓勵有想法、有能力的人外出打工。

“戶戶有營生”落到了實處。有木匠手藝的買買提那扎爾,在縣城搞裝修,兩個孩子在縣城上學。“去年,我搞裝修掙了3萬多元。”今年古爾邦節,他專門把司馬義·阿布都熱汗請到自己的新家,“多虧大哥勸我,要不是搬下來,我家的日子哪能翻得了身!”

零散搬遷,集中安置。帕米爾高原上這片貧瘠之地,正煥發出勃勃生機……

走出山區,走進平川,走向小康,走向富裕。塔什庫爾干易地搬遷的探索,塔提庫力的實踐,証明要想擺脫“一方水土養活不了一方人”的困境,易地搬遷這條路走對了。“塔什庫爾干共有建檔立卡貧困戶4074戶16505人。近年來,40%的貧困戶進行了易地扶貧搬遷,塔提庫力是其中一個安置點。可以說,易地扶貧搬遷對實現全縣貧困戶脫貧發揮了重要作用。”王旭東說,今天的塔提庫力,兩個新村家家知恩感恩,人人向善向上,誓用雙手建設美麗家園。

調研手記

穩定脫貧是關鍵

把人搬出深山,易地扶貧搬遷工作隻算完成了一半,做好“后半篇文章”,穩定脫貧是關鍵。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對這個問題認識很到位,從搬遷伊始,后續配套工作和產業發展就已經全面跟進。

借助深圳對口援建的優勢,引進深圳企業落戶安置點,引導新搬遷牧民到扶貧車間就業﹔借助鞍鋼集團幫扶的優勢,打造現代農業和現代畜牧業﹔依托農牧民學校,舉辦就業創業培訓班……一系列舉措落地,保障易地搬遷牧民能夠獲得就業技能和就業機會,能穩住,能增收。

脫貧攻堅在“實”上多下功夫,多些精准發力,就沒有過不去的難關。這是塔什庫爾干脫貧攻堅工作帶給我們的啟示。(韓沁言 於強富 劉毅)

(責編:楊睿、馬亮)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