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南北援疆情·福建篇】

黃琦鋒:萬裡歸來年愈少,此心安處是吾鄉

2019年11月26日16:35  來源:人民網-新疆頻道
 

人生已過不惑之年,從未到過新疆,也沒想過會來新疆,卻機緣巧合,三年前我踏上了援疆征途。

“援疆是人生一次無悔選擇”

——這是我援疆以來的深切體會

現在還有親友問我:“當時你妻子正派到上海高校訪學,還要半年才能回來﹔孩子剛上初中,正是成長最重要的階段,你怎麼會有勇氣去援疆?”關心的語氣裡略帶責備和不解。其實,當時我也沒有過多的思想准備。從年齡看,已是青絲生白發、秋霜染鬢間﹔從家庭講,老少皆是牽挂負重。但既然響應單位號召報了名,那就是一種承諾,必須無條件接受組織的挑選。另一方面,蘇軾那首“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的詩句給我很深的印象,常激發我不負韶華、克難前行的沖勁。正如當年選擇從部隊轉業到地方從頭再來那樣,我相信,生命隻有經歷各種磨礪才會更加豐盈飽滿。

2016年12月23日,我隨第七批福建援疆骨干隊伍,先頭進疆與前批援疆工作隊壓茬交接。

沒有當“看客”“過客”,進疆后就快速與當地干部群眾深度融合,一起為新疆的安定發展投入真情奮斗。進疆以來,我們眾志成城先后創造了項目、產業、智力、扶貧、鄉村振興等十大援疆工作亮點,在建設壯美邊疆的畫卷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串綴成我們人生為之自豪的閃亮足跡。

“要在艱難中錘煉真金”

——這是我的援疆初心立志

在省援疆前方指揮部,我擔任副指揮長,分管紀律檢查和黨風廉政建設工作。我們第七批福建援疆工作隊共197人,既有來自各級機關的黨政干部,又有各行各業的專業技術人才。這是一支省委賦予重任、寄予厚望的團隊。我的職責就是當好“警衛員”“護林員”,保証每個人干事不犯事、敢闖不亂闖,不踩“雷區”不踏“禁區”,圓滿完成援疆任務。

進疆伊始,我就帶領省前指監察組、財務組,到援疆分指揮部,逐一宣講援疆項目管理、經費使用、隊伍建設等制度,組織簽訂廉潔承諾書,把紀律意識根植到每個援疆干部人才心裡,打好“預防針”。同時,在每個分指揮部設立監察員,構建上下聯動的全覆蓋監督網絡,通過案例警示教育、提醒談心談話等方式,做好咬耳扯袖、抓早抓小工作,保証援友們嚴守紀律紅線,在援疆征程中建功立業。

我珍惜這同吃一鍋飯、同舉一杆旗的援疆情誼,努力為團隊的凝聚和諧當好“黏合劑”。在生活中,我和援友們互幫互助,感受團隊帶來的力量和溫暖﹔一起在住地開墾“援疆果園”,分享瓜果滿園的豐收喜悅﹔一起聚餐茶話,分擔思親憂家的苦澀鄉愁﹔一起結伴出游,在縱情山水間趕走孤獨、增進友誼﹔一起讀作賦和,在激揚文字中碰撞思想、增才益智﹔一起烹調鄉味,在唇齒留香時融合成新的大家庭。有部分援友中期輪換返鄉后,還時常想念一起援疆的歲月,想起我這個“不像以前所想的那樣嚴肅刻板、令人不敢接近”的紀檢干部。

在受援地昌吉州,我擔任州紀委副書記、監委副主任,分管機關的3個部門,無論是崗位職責,還是工作環境都發生了很大變化。怎樣適應新崗位、融入新集體、帶好新團隊,我要求自己多學、多聽、多干。

一個雪夜,我正帶隊奔波在考核縣市年度工作的路上,車上高速后,雪越下越大,風越刮越猛,形成了北方特有的“風吹雪”。漫天大雪狂舞,能見度不足5米,我們隻能靠邊停車。猛烈的風雪刮得車身亂晃,在不安和驚懼中,我度過了有生以來最漫長的一個多小時,直到高速交警趕來將我們帶離險境。

我一方面虛心向當地干部學習工作經驗,注重溝通方式,經常性與分管部門同志談心,形成良性互動。另一方面,主動交流內地工作經驗,在頂層設計、系統指導上著力,先后帶領分管部門完成自治區紀委賦予的鄉鎮紀委談話場所和州縣紀委信訪形象窗口建設試點任務,健全完善審查安全制度、預案和文書格式,建立“一案一自查、每月一分析”的安全自查自糾責任機制等,推動分管工作規范化、制度化、科學化。在奮斗中,我們共同成長進步,我也得到大家的信任,收獲友誼融入集體。

“你們是黨的好干部”

——這是上訪群眾給予我們的評價

老李因為對拆遷補償不滿而長期上訪,又因為上訪過程產生的不滿和怨氣,繼而投訴接訪干部,成為令人避之不及、頭痛難纏的老信訪戶。

2018年底,我接到州紀委主要領導下決心解決該問題的批示件后,立即組織調集老李歷年的信訪件和相關辦理情況進行分析研判。我帶領信訪室同志,先后約訪老李的老伴和子女。在約老李談話時,從拉家常聊天開始,耐心聽他傾訴,同時順勢開導勸解,以真誠和善的態度得到了老李的信任。之后,我又邀約律師一起上門走訪,從法律角度逐一對拆遷補償涉及的問題講清政策和道理,消除誤解。

2019年1月下旬,我剛結親駐村回來就直奔老李家,並帶上慰問品,看到我們再次來訪,老李很高興。老李說,他真切感受到了我們公平處理的態度和對他真情實意的關心,當即表示全盤接受解決方案。看到老李一家如釋重負的笑容時,我真心為他能從此過上盡享天倫之樂、不再奔波上訪的晚年生活感到高興。

“你永遠是我的好孩子”

——這是結親戶的動情告白

沙它爾裡甫大叔是吉木薩爾縣老台鄉阿克托別村的牧民,今年70歲,他和老伴獨自撫養3個孫子女。他是我結下的第一個少數民族親戚。

我第一次打起背包住進大叔家,就遇到了語言溝通不暢、風俗習慣迥異、飲食起居落差大等困難。幾次往來后,我慢慢可以和大叔聊天了。我們聊著家長裡短,一起鍘草拌料喂牛喂羊,到地裡運糞堆肥,給苞谷苗打叉,看看苜蓿的長勢,感情上進一步貼近了。

我剛來時,大叔兩個年幼的孫女膽小怯生。為了讓她們開朗快樂起來,每次來,我都會帶上一些圖書、玩具和好吃的零食,和她們一起做游戲、講故事,帶到縣城裡游覽,教她們念詩、寫字,給她們買新衣。一次我帶上她們到西餐廳吃牛排,我們既像父女般親昵又不像父女的樣貌,吸引了不少疑問的眼神。還是老板娘聰明,猜出我們是親戚關系,她連聲贊嘆“勞道,勞道!”

現在,她們會主動給我演唱學校剛教的兒歌,還會在爺爺冬不拉的伴奏下,跳起歡快的哈薩克族舞蹈“黑走馬”。

大叔幾次給我念叨,前些年政府為了幫扶他,出資在鄉裡某養殖合作社托養了幾隻羊,每年由合作社分紅用於補貼家用。但因種種原因合作社難以為繼,拖欠了兩年分紅款和托養合同到期后應返還的本金。了解情況后,我多次協調相關部門會商解決方案,經縣紀委督辦,大叔等幾十戶牧民終於領到了合作社以物代償的馬和羊。那天,我正好住村在大叔家,看到他深夜趕著馬和羊回家,臉上滿是笑容。

在省紀委的支持下,我們籌款在村裡設立了“幫困助學金”,至今已資助了十余名貧困學生。

與基層群眾的結親活動,也讓我和援友們受益匪淺:走出機關大院,踩進田間地頭,睡上農家炕席,身上多泥土味,與各族群眾融為一體、打成一片,更接地氣了。

“三年援疆路,一生新疆情”

——這是援疆干部的真情表白

三年援疆路,足以給我們的人生烙上深深的新疆印記,讓我們這輩子再也忘不了新疆。這三年中,煎熬過“鄉愁漫灌塔裡木,歸箭直上博格達”的思鄉情切,也澎湃過“當效先朝破虜將,丹心報國不負君”的慨慷豪邁﹔這三年裡,遇到過“帘卷西風烈,人比黃花瘦”的艱辛困苦,也激蕩著“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的壯士情懷。

三年援疆路,激勵我不畏艱難、砥礪前行的是各方的關心溫暖,這些溫暖時常蕩漾在心間。

感謝您們,我家鄉的領導和同事!忘不了,省紀委主要領導要求“機關領導和各部門要給予援疆干部更多關心關注”的暖心批示,讓我感到雖遠征在外,但我身后是整個機關的力量。忘不了,一位領導大姐寫下“鐵匠定當鋼鐵漢,千錘百煉不怕難。耐住雪寒與孤寂,待到他年捷報傳”的鼓勵詩句,給我滿滿正能量。忘不了,家鄉紀委系統的戰友們,讓我覺得從未離開過那個溫馨的集體。

感謝您們,我新疆的領導和同事!州紀委的同事們在交往中坦誠相待,主動幫助我熟悉情況、開展工作﹔閑時邀約家宴,一壺醇酒、大盤佳肴、交心話語,讓我真切感受到情感上貼心、工作上順心、生活上舒心。

感謝您們,我朝夕相處的援友們!福建援疆團隊是一個溫馨暖心、情意濃濃的大家庭,有智慧擔當、平易如兄長的領頭人,有和諧共事、同心協力的班子,有相互關心、團結奮進的集體。喜樂,大家共享﹔苦悶,大家分擔﹔有難,大家互助。難忘我們一起出游,歡笑滿路﹔難忘一起運動散步,把煩悶甩到腦后﹔難忘幾次家中老人摔倒受傷,醫生援友迅速聯系專家急救﹔難忘年邁父母來疆探親時,同行援友一路陪伴照料﹔難忘孩子學習波動,老師援友熱心出謀劃策……援疆路上,有你們真好!

對不起,我至親的家人們!岳父岳母、爸爸媽媽,您們都已年過七旬,我不能在身邊陪伴照顧,還要為我操心挂念。岳母曾患癌兩次手術,在我援疆期間又患腦中風,病情才緩解就拖著蹣跚步履,堅持從外地趕來幫忙照料我的小家。爸爸媽媽,您在我緊急離家進疆后,張羅著租房搬家,獨自照顧孫兒長達半年。老婆,你辛苦了,一邊要承擔學校繁重的科研教學任務,一邊還要操持家裡的大小事務,常常忙到深夜凌晨。那年春節前夕,你生病住院,等我趕到家那天,你剛辦理完出院手續,卻沒有一句怨言。兒子,你剛上初中不久,我就去了新疆,在你成長的重要時期,我不能在身邊。那年你來昌吉參加夏令營,在接受採訪時表達了對爸爸的理解和支持。我每看一次視頻回放,都忍不住落淚。

三年援疆路,有犧牲付出,也有收獲歡欣。讓我們繼續奔跑吧,為了新疆的安寧穩定,為了新疆的美好未來!

(責編:楊睿、韓婷)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