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南北援疆情·福建篇】

援疆干部講述援疆故事:皚雪証初心

——記新疆昌吉州黨委組織部副部長、福建省第七批援疆前方指揮部副指揮長李少群

2019年11月25日18:44  來源:人民網-新疆頻道
 

就像可以代入的數學公式一樣,每個中國人,都會代入到“父母在,不遠游”中,感受離家的不易,從深深的故土拔出雙腿,從層層人倫的差序格局中,剝離出自己,古往今來概莫能外,援疆干部也是如此。

一種文化,隻有轉化成為群體的日常倫理時,才稱為文化。儒家文化的載體是人際關系的結構,父子、夫妻、兄弟,若不知這些人倫關系之所在,倫理就無從展開,特別是當對方病患時,就格外焦灼。

昌吉州組織副部長、福建省援疆前方指揮部副指揮長李少群,作為骨干人員於2016年12月提前進疆與上一批援疆干部人才隊伍壓茬交接,回閩短暫休整之后,於2017年2月底再次來到新疆昌吉剛一個多月的時候,就體會到了這種焦灼。

2017年4月,他的父親檢查出腸道重大疾病,一查出就急需手術,那時候他剛和新一批援疆干部人才隊伍進疆才一個多月,萬事開頭難,有太多的工作要去推進,分管干部隊伍的他,自己說回就回,隊伍還怎麼管?

倒是妻子和父親安慰著憂心如焚的他,老人家的手術在妻子、大舅子及家人的悉心照顧下,順利完成,他這才慶幸地寬下心來。

這一批援疆干部的年齡段多是父母年齡大,孩子正在上學。他不但錯過了父親的手術,還錯過了一件事情,妻子生二胎時他也不在身邊,彌補的辦法是,給孩子的名字裡嵌入一個“新”字。

“誰家沒有點什麼事啊,自己消化,藏在心底就好!”李少群笑了,擺擺手,似乎在擺脫某種回憶。

根據中組部、人社部的統一部署,福建省選派的第七批197名援疆干部人才,於2017年2月28日赴新疆昌吉州,開展為期3年的援疆工作,黨政72人,含各個級別,專技人才122人,其中副高以上71人,中級51人,還有三名企業高管,全部中級以上職稱,醫生佔了人才援疆的大頭,62名,教育上35名,女性27人,上批留任了8名,進疆時的平均年齡41歲,最大的是吉木薩爾縣廈門班的易老師。

這些數字每天都在他的腦海裡回旋著。

他總結著這一批援疆干部的特點,挂實職,人數多,任務重,壓力大,下沉深,在從嚴治疆的新常態下,對干部要求非常嚴格。大家都在積極參加受援單位24小時值班帶班,全身心投入到民族團結一家親工作中。從大局來講,從嚴治黨,從新疆來講,從嚴治疆,從嚴治吏,從援疆前方指揮部來講,是從嚴管理。援疆是個集體,也是個大家庭,197個人要高高興興地出來,平平安安地回去,一個都不能少。所以,在干部人才管理這一塊,他們嚴抓規章制度的落實,確保援疆干部人才安住心、沉下身、干出活、留下情。

干部管理是他的主業,援疆干部人才資源是援疆工作中的重中之重,李少群對重中之重的干部人才管理有自己的思考,善於歸納的他就一句話,四個字:“嚴管厚愛”。

說起來容易,怎麼做到呢?

先說嚴管吧。大部隊進來的時候,先在黨校培訓了一周。大家在州黨校的援疆干部人才培訓會上,學習了援疆工作的政策、民族宗教、當地的經濟社會發展情況、風土人情等以前沒有涉及到的知識,讓從內地來的大家,都理解到新疆工作的特殊性。很多援疆干部感受到,以前作為一個地方干部時一直都在努力工作,但從未像這次援疆,感到自己付出的努力,與偉大祖國的大政方針、戰略戰術融在了一起,感到自己是“中國夢“一帶一路”“戍邊”的實踐者、參與者。

怎麼樣從嚴從實管理干部,是他一直在想的問題。在州黨校學習的時候,總指揮長黃鶴麟交給他一個難題,讓他去解讀一些文件,但那些文件非常枯燥,大家左耳進、右耳出,根本就記不住怎麼辦?

經常化的工作需要歸納,總結,否則就淹沒在文件中了。他會上會下都在梳理著文件,一件件解讀,歸納,絞盡腦汁,幾天之后的那個晚上,他忽然被觸動了,靈光一閃:解放戰爭時期的那些電影裡,不都有那個三大紀律八項注意的歌謠嗎,這一代人從小就耳熟能詳,簡直是飛進了千家萬戶,能不能像三大紀律八項注意那樣,讓大家琅琅上口?

政策是冷冰冰的東西,但說不出來不行。也許工作干的也很熱鬧,但大家記不住。他總結歸納的“十要十不要,三個安全最重要”,就成了整個前指的行動指南。易讀易記、入腦入心,還因為它的精粹,實用,適用,最后還被《組工文萃》選登,連福建《領導文萃》的公眾號也進行了推送。

李少群絞盡腦汁的《十要十不要,三個安全最重要》,成為團隊的行動指南,達成了一種共識,目的就是確保這支隊伍的政治安全、經濟安全、人身安全。

在“嚴管”上,李少群還制定出台了《干部人才請銷假制度》《因私外出安全承諾制度》《重大事項報告制度》等規章制度。規定探親家屬出去旅行要兩個家庭一起,或三個援疆干部一起出去,確保第一時間知道出現了什麼問題,要跟正規的旅行社簽訂合同,受援單位領導簽字同意,臨行前還要由省前指人才組同志負責談話、指定出行負責人等等。

(責編:韓婷、馬亮)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