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南北援疆情·福建篇】

援疆人物:莆田來的“兒子娃娃”

——記瑪納斯縣委副書記、莆田分指揮部指揮長龔冠雄

2019年11月25日18:27  來源:人民網-新疆頻道
 

龔冠雄(中)在六一兒童節看望當地小朋友。福建援疆前方指揮部供圖

莆田,自古是閩中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這裡歷史悠久,文化源遠流長,素有“海濱鄒魯”“文獻名邦”之美譽。龔冠雄就出生在這裡。

龔冠雄可能自己也不太清楚,為何他骨子裡有著濃濃的西北情結。西北的寥廓山川、漢子味道,邊疆的大漠孤煙、古道瘦馬,每每在他心中掀起波瀾。大學時他念了中文系,專注西北文學。

援疆的號角吹響,仕途穩健的龔冠雄卻一而再報名、申請援疆。整裝待發之際,他以詩言志:“辭家萬裡今赴疆,莫問得失慨而慷。不忘初心踐使命,直把他鄉作故鄉。”

迎接龔冠雄的是一場漫天大雪。作為從沒見到雪的南方人,多少次夢中飛雪,如青梅花落,但他來不及欣賞塞外雪景,崗前培訓一結束,穿過雪幕,趨車直奔百裡之外的瑪納斯。他要在2016年底完成交接,站在別人結束的地方,開啟自己別樣的生命歷程。

“啞巴”書記

龔冠雄有兩個頭銜,福建省莆田市援疆分指揮部指揮長、瑪納斯縣委副書記。誰也沒想到,到新疆,他卻成了“啞巴”。

零下20多攝氏度,秉持傾情援疆、精准援疆、從嚴援疆的龔冠雄,一邊建章立制規范援疆的各種管理,一邊走村串鎮入廠訪企。有時凌晨2點,身邊工作人員還會收到他批改的材料,大家打心眼裡佩服起這個“拼命三郎”書記。龔冠雄進入了“忘我工作”狀態,今日事今日畢,時不我待隻爭朝夕。

瑪納斯是世界三大碧玉出產地之一,享有“中國碧玉之都”美譽。站在故宮瑪納斯碧玉文物展、中國(莆田)海峽工藝博覽會、21世紀絲路瓊韻玉器展的推介現場,龔冠雄的莆田地瓜腔裡,又多了新疆口音。拿起話筒就開講,他聲情並茂,深深打動了場內的人。碧玉文化旅游節升級為全國性文化旅游活動,外引淘寶官方直播,內聯新疆工藝美協助力,推動碧玉產業升級發展。光陰交替,又一個寒冬來臨,他力推冰雪風情文化旅游,“新疆是個好地方、新疆有個瑪納斯”。莆田前往瑪納斯援疆旅游包機、上海鬆江游客專列陸續開啟,瑪納斯全域旅游邁開大步。

瑪納斯位於世界三大葡萄酒黃金生產線。在賞碧玉、游濕地中,品美酒是“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時刻。當他舉起酒杯,慶賀瑪納斯葡萄酒屢獲國際金獎,中國首個也是目前唯一釀酒葡萄小產區得到認可授牌,瑪納斯獲得“中國葡萄酒之都”美譽的時候,之前的奔忙游走推介,不分晝夜的安排策劃,變成了杯中美酒,一飲而盡的唯有豪爽喜悅。瑪納斯的葡萄酒從原產地開始,終於躋身世界名葡萄酒行列。很多瑪納斯人站在牌匾前,不知道它的意義,種植戶也是一知半解,隻有在秋天收獲時,才驚訝於這裡的一串串葡萄都變成了金葡萄。

龔冠雄不僅是幸福瑪納斯的代言人、推介者,也是事必躬親打造幸福的踐行者。莆田名師團入瑪講學、組團式醫療援疆、天山北麓藥用植物園建成、莆田水果引種瑪納斯、全州唯一由援疆籌建的標准化示范化便民警務站——莆田鳳城便民警務站投入使用、瑪納斯莆田小吃展舉辦、莆田藝術團入瑪演出……教育、醫療、科技、政法、文化等各行業援疆全面開花。一次又一次的奔走協調通聯,一次又一次的外出招商引資,一次又一次的實地督促落實,陀螺一樣旋轉的龔冠雄,在日復一日的忘我實踐中,深深愛上了這片土地。

同時,他也離不開胃藥“耐信”,更為痼疾咽炎所“青睞”。生命的透支催生壯大了痼疾,變成了喉嚨結節增生和息肉糜爛。他吞咽困難,咳嗽難止,有時候還咳出血絲來,最后徹底說不出話來。在援友們的“逼迫”下,他走上軍區總醫院的手術台。剛下手術台,醫囑一月內不能講話。龔冠雄叫人買來了寫字板,一邊霧化一邊打點滴,一邊用寫字板與人交流。而今,龔冠雄的隨身寶寫字板“已下崗了”,胃藥耐信和西地碘片卻還一直揣在身上。

親民書記

六戶地農民彭江濤說:沒有莆田援疆就沒有我的今天。高位截癱坐在輪椅上的彭江濤,現在是瑪納斯縣莆瑪情商貿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莆瑪情”棉被在淘寶店更新上線,同時兼營新疆特色優質產品,手下有十多名殘疾員工。互聯網+讓他圓了致富夢,龔冠雄為他貼身打造的“莆瑪情”升級發展方案,讓他開始了創業夢。

曾經生活不能自理、被愛人拋棄,幾度輕生的他,在一批又一批莆田援疆干部的幫助下,現在不僅活下去了,還要回報社會,帶動鄉親一起奔向幸福新生活。龔冠雄親自幫他賣棉被,有一次短短兩個月就賣出1369床被子,解決了彭江濤流動資金短缺的燃眉之急。

院子裡,調皮搗蛋的孩子,正爬高爬低,歡實的馬駒一樣。胡蘭別克端起奶茶,看一眼巴郎,深深地感念,沒有龔冠雄就沒有孩子,喝到的香奶茶,還凝集著龔冠雄的汗水。2017年4月,才半歲的孩子,莫名其妙地半多個月持續低燒不退。胡蘭別克四處求醫,輾轉各家醫院,急出了白頭發,孩子的病也不見好。

龔冠雄下村聽說了,立即趕來,連夜把孩子送到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又聯系協調專家會診。醫生說,要是再晚來幾天,就是保住了命,還會影響大腦發育。2017年12月,寒風刺骨大雪紛飛,龔冠雄走進黃台子村,就聽說自來水管爆了,趕緊聯系相關部門搶修。得知胡蘭別克家裡沒有一滴水,龔冠雄打著手電提著水桶,到兩公裡外的河邊砸開冰面,提回兩桶水。胡蘭別克的妻子看著嘴唇凍得發紫的副書記,眼淚止不住往下流。

提起龔冠雄,孜力汗一個勁地豎起大拇指。去年7月,原本身體不好的她,突然不停地嘔吐、腹瀉,送到醫院被確診為急性腎功能衰竭、尿毒症。六神無主之際,龔冠雄來到病床邊。后來,又找專家會診,協調給她轉院,還悄悄墊付了3000元醫療費。之后,雖然很少見到龔冠雄,但孜力汗從援疆醫生林堤那裡知道,她住院期間龔冠雄每天都會向林堤問起她。

“無情”書記

龔冠雄的志向是高遠的,古往今來的聖賢志士,都激發著他骨子裡的男兒擔當、壯烈情懷。

低收入家庭圓夢行動、情系職教愛心助學、送醫送藥入牧區、上夜校講台為牧民授課、組織文藝小分隊進村庄、帶農技干部教牧民種菜……龔冠雄恨不能三頭六臂七十二變,恨不得一夜之間全縣低收入群眾全部脫貧。兒童節,龔冠雄和清水河牧區的孩子們歡度﹔古爾邦節、清明節、端午節、中秋節,龔冠雄和老干部、老黨員、結聯親戚、牧農共度﹔而父親、妻子、孩子和莆田的親友,退隱到了時光的最深處,被他深深地藏在心底。在深夜的某一刻,靠回憶過往,靠短暫的視頻,靠微信上一兩句問候,靠一個電話,給他們看不見摸不著的關心。長情的陪伴、成長的見証、膝下的承歡與慰藉,他隻能缺席。

那個深夜,得了“耳石症”九天睡不著覺的老父親以為自己得了絕症,給他打了個電話:“兒子,我估計不行了。”連夜和醫生電話溝通后,他含著淚囑咐妻子送父親去了醫院,而他還是留在了難以割舍的瑪納斯。他當了新疆的“兒子娃娃”,卻成了“無情”兒子、“無情”丈夫、“無情”父親。

每個援疆人都是幸福的,因為他們從此有了兩個故鄉,一生都體味著別樣的鄉愁。每個援疆人都是傷感的,因為他們從此有了兩地書兩地情,一生都在此與彼中糾結痴纏。風霜雨雪,千辛萬苦,勵精圖治,砥礪奮進,釀就了龔冠雄葡萄美酒一般甘甜醇美的援疆生涯,塑造了他碧玉一般“冰心玉壺”的援疆人形象。

大雪紛飛的深夜,龔冠雄憑窗念下:“到彌漫漢子味道的西北走走/是我年少時的夢想/飛越莽莽昆侖的那一刻/養育我的東南/便成了三載難眠的思念……/八千裡路雲和月/三載歷歷晝與夜/百般豪情/萬千牽挂/化作援疆人濃濃的家國情懷……”(作者:張軍民,供職於瑪納斯縣法院,新疆作家協會會員。獲首屆“回族文學獎”。)

(責編:韓婷、馬亮)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