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南北援疆情·福建篇】

援疆人物:踏上援疆路 初心如磐

——記新疆昌吉州紀委黨風政風監督室副主任楊露榕

2019年11月25日18:21  來源:人民網-新疆頻道
 

6年前堅定地離開家鄉,是因為祖國的召喚,向著心中的方向出發。自此走進了大漠戈壁,扛起了使命擔當,邂逅了深情大義。

——楊露榕

2019年6月26日,新疆昌吉。

午后燦爛的陽光裡,窗台上的君子蘭淡雅綻放,陽光洒在層層書架上,楊露榕坐在辦公桌前為第二天的出差准備著。神儀明秀,劍眉星目,半框眼鏡下面,眼神透著親切與朴實,看上去書卷氣濃郁而又儒雅謙和,這是楊露榕給人的第一印象。

楊露榕是福建省紀委監委干部,現任昌吉州紀委監委黨風政風監督室副主任、福建援疆前方指揮部監察組組長。

萬裡家國赤子心

從福建福州出發,向西4000多公裡,是中國的西北角——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這裡河流、雪山、沙漠、綠洲等自然景觀交融,人文歷史底蘊深厚。一紙援疆令,千軍萬馬來相會。2014年3月21日,楊露榕積極響應祖國的召喚,作為福建省第六批援疆干部的一員,從綠水青山走進了大漠孤煙。2017年援疆期滿,他選擇留任,開啟新一輪的援疆歲月,自此在2000多個日日夜夜,播下希望的時光和力量。

陽春三月,福建已是一川煙草、滿城風絮了。但在天山北麓的昌吉才剛剛進入草色遙看、嫩芽初萌的季節,群山之巔仍是雪的世界。楊露榕說,有了援疆之行,才深切感受到“國家、民族、團結”這3個詞的分量。

作為一名紀檢監察干部,他先后30余次參與維穩督查、群眾工作督導,對基層干部損害群眾利益、黨政干部不作為慢作為亂作為等問題進行檢查,參與反“四風”專項治理以及環境保護、安全生產、食品藥品監管領域再監督再檢查等,參與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案件、重大安全生產責任事故案件、重大違紀違法案件初步核實、審查調查20余件,獨立完成案件審理50余件,在崗位得到了全面鍛煉和提高。協助組織落實全疆60名紀檢監察干部赴廈門大學培訓,得到了省、區紀委監委領導的充分肯定。

6年來,在督查中,他走遍了昌吉州各鄉鎮(街道),遠到中蒙邊界烏拉斯台邊境線,近到各鄉村和社區,隨便跑跑就是幾百公裡、七八個小時車程,加上高強度的督查工作,熬夜加班是常有的事。都說督查任務繁重也很忙累,有時甚至會“得罪”人,但是通過督查發現問題解決問題,幫助老百姓解決一些實際困難,楊露榕覺得很自豪。

有一次,楊露榕到某社區督查工作效能情況,在門口看到一名青年男子眉頭緊皺、躑躅不安,便上前詢問是否遇到了困難需要解決。經走訪核實,該男子來昌務工已三年,因疏忽未及時辦理暫住証,小孩無法辦理入學手續。楊露榕立即協調相關人員辦理了暫住証,讓孩子得以順利入學就讀。

一場關於愛的家長裡短

夏日的風把樹葉吹成墨綠。楊露榕和木拉提·對山拜忙完地裡的活,騎上三輪車,穿行於兩排白楊樹間。

52歲的木拉提·對山拜是一名朴實的哈薩克族牧民,是楊露榕在吉木薩爾縣老台鄉阿克托別村結對的親戚,木拉提·對山拜身有殘疾、腿腳不便,妻子早早過世,兒子也爾別克常年在外打工,平時獨自一人在家靠低保度日。

楊露榕(左)和群眾在一起。福建援疆前方指揮部供圖

阿克托別村是一個傳統的牧業村,漫步村裡,到處都是畫風淳朴的文化牆。村裡葉爾肯服裝制作合作社裡,幾名哈薩克族繡娘正忙著趕制一批沙發墊訂單,黑色的案底、鮮艷的團花,透著喜氣。

初見木拉提·對山拜是在一個陽光明媚的午后。2017年6月16日,汽車在蜿蜒的國道上向山的盡頭駛去。一路顛簸,楊露榕腦海裡一直想象著關於親戚的一切。四個小時后,到達目的地。

木拉提·對山拜很純朴,第一次見面他把自己最好的衣服——西裝襯衫穿出來了,早早地來到村文化中心等候。一見到楊露榕,就緊緊地握住他的手,熱情地與他擁抱道好。楊露榕說,自己當時就有一種很親切的感覺,好像在一起已經認識很久了,不得不感嘆緣份真的是很奇妙,讓相隔四千多公裡完全沒有交集的兩個人,在這個特殊時刻、特殊地點結成了親戚。

幾天后,古爾邦節到了,楊露榕又去看望木拉提·對山拜。為了迎接他,木拉提准備了一桌的馓子和干果,親手煮奶茶給他喝,這讓楊露榕很感動。臨別,木拉提流著眼淚和他擁抱。木拉提說,兒子忙著謀生,很少有時間來看自己,還好有你這個親戚常來,家裡才熱鬧起來。

此后,楊露榕就隔三差五去看木拉提,每次都給他帶些食品和生活用品,做最擅長的閩南米粉和大哥一起分享,木拉提則用馕餅、香噴噴的奶茶招待他,還時不時相約去山上的弟弟家吃羊肉,一家人在一起同吃同住、聊家常、聊生活。

“木拉提大哥,你想干點什麼?”

“養牛,可我腿不行,也沒錢。”

沒幾天,楊露榕花1萬多元買來一頭健碩的黑白花奶牛,牽到村裡養殖合作社入了股,每年可分紅1800元。木拉提高興地逢人便說:“我也有牛了,是親戚給買的。”

上周末,木拉提問楊露榕:

“弟妹平時干哈呢?”

“教書呢,當老師的。”

“今年你就要回去了,我丟不下你,我要想你咋辦?你一定要帶弟妹過來走走。”

“好呢……”一席話讓楊露榕忍不住心酸,眼圈泛了紅,木拉提平時不大會講國家通用語言,這些朴朴實實的話想來是在他腦海裡練習很久了,他心裡明白,再過幾個月小楊弟弟就要回福建了。

楊露榕說,木拉提年紀漸長,生活又不便,常年一人實在讓人不放心,就反饋給了昌吉州紀委監委駐阿克托別村“訪惠聚”工作隊,經過多方做思想工作,木拉提的兒子也爾別克終於願意回來了,在叔叔家幫忙,時不時回家看望一下,有了兒子的陪伴,木拉提臉上笑容也多了起來。

2018年初,楊露榕爭取援疆資金5萬元,用於阿克托別村文化活動室升級改造。近三年來,爭取福建省紀委支持,累計向村裡困難家庭、困難學生送去慰問金、助學金4萬余元。

極心無二慮,盡公不顧私

“我的爸爸援疆去了,爸爸的城市,地圖上很近,離家卻很遠,沒有爸爸的家裡有點孤單,我很想他……”

這是楊露榕的兒子寫的作文《我的爸爸》中的片段。

回想當初來新疆前,自有許多不舍,對“西出陽關”也心懷忐忑。但面對國家召喚、組織選擇,楊露榕沒有猶豫,愛人沒有怨言。

6年前,臨別前夕,7歲的兒子跟他說:“我給你提幾個要求,你要記住了。一是不准出去喝酒、不准開車、不准跟別人出去玩。要出去玩也等我過來一起玩……”然后頓了一下說:“我要去尿尿,爸爸你陪我去一下吧,回來我們再接著談……”說話間,小家伙就打著哈欠“呼呼”入睡了,留下楊露榕轉過身去淚奔。

楊露榕說,援疆苦的是思念、牽挂和每一次離別。

除了家人,一直縈繞他心間的,還有來自家鄉領導和同事們的關心和慰問。2017年9月,在福建省紀委監委機關的協調下,楊露榕的愛人從郊區學校調到了家附近的學校任教,解決了困擾他多年的家庭實際困難,也解除了他援疆的后顧之憂。

這位鐵骨錚錚的漢子,講到工作中的種種艱辛和挑戰都沒有皺一下眉頭,唯獨講到親人的牽腸挂肚時,眼裡泛了淚花。楊露榕說汗水總比淚水更有營養,行動總能讓夢想離我們更近一步,照顧不了家人,就努力工作。時間很緊,要多做一點事。

千萬種忙碌,同一種姿態。紀檢人的理想與擔當正在戈壁風沙的打磨中熠熠生輝。楊露榕先后獲得昌吉州2016年度援疆工作先進個人,福建省第六批援疆干部先進個人榮譽稱號。

“不貪勛功,不計短長,但行好事,莫問前程!”這是楊露榕一直踐行的質朴信念。(劉茜)

(責編:韓婷、馬亮)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