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網上群眾路線】

新疆:農民工可以放心了!“惡意欠薪”最高獲刑7年

2019年11月01日14:52  來源:人民網-新疆頻道
 

人民網烏魯木齊11月1日電(韓婷澎)保障農民工勞動報酬權益,關系到廣大農民工的切身利益。盡管近幾年國家嚴厲打擊惡意拖欠農民工薪資的行為,但各地依舊存在不少類似的問題。

烏魯木齊網友:我們工人於4月8號在天山區團結路廣電幼兒園做外牆保溫維修,至今為止已經半年。現在這些老板都賴著不給錢,農民工都准備要回老家養家糊口但拿不到錢,請領導給我們老百姓做主,給我們一個公道。

昌吉回族自治州網友:王書記您好,我是一名農民工,我和我的工友2017年7月在瑪納斯縣十戶窯子村大草灘村幼兒園干活,干了快四個月,現在26萬多的工資要不回來。這個項目是華房盛泰保溫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承包瑪納斯縣代建處的工程,我們要打官司但也拿不出打官司的錢,華房盛泰的老總也不接電話也不回來,馬上就過年了,我和我的20多個工友真不知道這個年該咋過。希望書記幫幫我們,我們想回家過年。

博爾塔拉蒙古自治州網友:本人是精河縣大河沿子鎮農民,於2017年8月帶人在精阿高速張慶台工地干活,現在工錢5萬余元一直無法追回,負責人經常不接電話更換手機,請求領導給予幫助。

阿克蘇地區網友:我們從2015年在庫車縣東城醫院施工做外牆保溫,拖欠我們人工工資不給,向他們多次討要都沒有拿到,老板說沒有錢給我們,幾年了一直沒有解決,現在電話打不進去,還把我加入黑名單了,懇請求領導幫助我們,把我們的血汗錢能早點要回。

克拉瑪依網友:我和幾個老鄉於2015年8月至12月在由克拉瑪依友邦公司施工的厚博學院遷建一期工程,建設項目為車庫和后勤服務中心工地上干內牆粉刷和外牆保溫工程(單勞務工程),至今還有我們65300元勞務費未支付,老板目前已無法聯系,我們也找過友邦公司多次,友邦答應支付我們剩余勞務費,但遲遲沒有結果。無奈之下,現借這個平台給書記留言,希望書記和有關領導能在百忙之中抽空幫忙解決一下這點農民工血汗錢。

……

日前,在《領導留言板》上,不少新疆網友就“討薪”問題進行過留言。

“決不能讓農民工的辛勤付出得不到回報。”在國新辦10月30日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國務院根治拖欠農民工工資工作領導小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和公安部有關負責人介紹了打擊惡意欠薪犯罪工作有關情況。

依法懲治拒不支付勞動報酬行為

“查處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犯罪行為,需要四部門既履行好各自職責,又相互配合。”國務院根治拖欠農民工工資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王程說,2014年以來,四部門加強涉嫌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犯罪案件處理的銜接工作,完善了移送標准和移送程序,有效解決了實踐中出現的証據獲取、犯罪嫌疑人“逃而不匿”、責令支付文書下達、移送標准等問題。

最高人民檢察院第一檢察廳副廳長羅慶東介紹,一些地方檢察機關與公安機關勞動監察部門建立了信息共享、案情通報、案件移送、全程跟蹤等制度,完善案件移送的標准和程序,促進了勞動保障監察領域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的無縫對接。

在四部門合力治欠下,一批有社會影響的典型案件得到及時依法查辦,有效打擊和震懾了惡意欠薪犯罪行為。2011年至今年9月,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門共向公安機關移送涉嫌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案件26719件,各級人民法院對7674名被告人判處有期徒刑、拘役。

聯合懲戒增加用人單位違法成本

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副局長兼戶政管理研究中心主任黃雙全介紹,對欠薪犯罪涉案在逃犯罪嫌疑人,公安機關第一時間上網追逃,加大追捕力度,盡快緝拿歸案。同時,強化“追欠”意識,依法及時查詢、查封、凍結涉案賬戶和財產,最大限度幫助農民工追回被拖欠的工資,挽回經濟損失。2015年至今年7月,全國公安機關共立案偵辦拒不支付勞動報酬刑事案件1.4萬起。

目前,我國確立了拖欠農民工工資“黑名單”制度,被列入的用人單位境況如何?王程介紹,參加這項聯合懲戒的共有30個部門,企業被納入“黑名單”后,在招投標、信用評價等領域都會受到影響。特別是工程建設領域的一些企業,由於其資質被降級,在市場競爭中隻能排在后面。

在執法過程中,如何正確把握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有效服務和保障非公有制經濟健康發展?羅慶東表示,對欠薪主體履行義務完畢、獲得被害人諒解的案件,積極適用我國刑訴法規定的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努力實現維護農民工的權益和保護私營企業正常經營的雙贏、多贏、共贏的效果。

11月起採取非常手段,春節前實現“兩個清零”

每至年底,拖欠工資問題通常愈發顯現。今年8月,國務院根治拖欠農民工工資工作領導小組成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均為成員單位。

“不能讓農民工流汗還流淚,要千方百計保障農民工工資能拿到手,讓他們高高興興地和家人團圓。”王程介紹,從今年11月15日開始到2020年春節前,將在全國范圍內組織開展根治欠薪冬季攻堅行動。對非常時期頂風惡意欠薪行為,四部門及領導小組的其他單位將採取非常手段,雷霆出擊、重拳整治。

此次攻堅行動,執法范圍包括招用農民工較多的工程建筑領域和勞動密集型加工制造業等。各地將指導用人單位對工資支付情況集中排查整治,清理化解歷史欠薪陳案,堅決防止新欠,對查實的違法行為,做到“兩個清零”。今年10月底以前發生的欠薪案件,要在年底前全部清零。其他新增欠薪案件,在2020年春節前及時、動態清零,發生一起、處置一起。對自查和排查中發現的涉嫌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犯罪案件和欠薪逃匿案件,四部門將採取嚴厲制裁措施,堅決遏制惡意欠薪犯罪。

惡意欠薪將“低門檻”入罪,最高可獲刑7年

2011年,《刑法修正案(八)》將拒不支付勞動報酬入刑。2013年,中國最高人民法院發布司法解釋,明確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定罪量刑的具體標准。中國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周加海在會上說,為最大限度維護勞動者合法權益,該司法解釋“為惡意欠薪犯罪設置了相對比較低的入罪門檻”。

司法解釋規定,拒不支付一名勞動者三個月以上的勞動報酬,數額在五千元(人民幣,下同)至兩萬元以上,或是拒不支付十名以上勞動者的勞動報酬,數額累計在三萬元至十萬元以上,經有關部門責令支付仍不支付,就構成犯罪。拒不支付勞動報酬數額較大的,經有關部門責令支付仍不支付的,一般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罰金﹔如果滿足前面的條件,同時造成嚴重后果的,判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最高法還發布典型案例,強調不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單位和個人,比如違法承包的包工頭,如果違法用工且拒不支付勞動報酬,也構成犯罪。

此條例一出,許多網友紛紛表示贊成。不過,也有些正常承包的包工頭表示很冤枉,“‘甲方’不給錢,包工頭哪裡還發得起工資?特別是一些政府工程,太難拿錢了。”

近期,《領導留言板》推出“清理拖欠民營企業中小企業賬款”留言征集活動,你的賬是不是還沒清?來留言就對了。

(責編:陳新輝、韓婷)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