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愛笑的女孩又回來了

2019年10月30日11:42  來源:新疆日報
 
原標題:那個愛笑的女孩又回來了

8月26日,在新疆於田縣托格日尕孜鄉恰喀村,熱依拉騎著紅色電動車,順著筆直的鄉間公路前往5公裡外的服裝廠上班。

熱依拉的心情格外好,前一天剛剛完成了一批褲子訂單,作為廠長助理的她如釋重負。這張曾因宗教極端思想的影響一度被遮擋在面紗裡的面龐,洋溢著青春與歡樂。現在大家都說,那個愛笑的女孩又回來了。

工廠裡的“開心果

熱依拉每天笑意盈盈,在工廠裡人緣很好。除了負責工廠日常工作以外,她還協助技術員指導生產,負責服裝工藝、樣衣檢查、生產單的審核等。

“我們工廠裡的技術員都是從內地來的老師傅,在服裝生產加工中,技術員會巡查工人的制作過程,比如針腳要達到什麼密度,哪些縫紉細節要注意等。”熱依拉說,工人裁剪縫紉中遇到問題,她會和技術員一起與工人溝通,時間長了,關於技術流程、品質檢驗等,熱依拉都熟記於心,積累了車間管理經驗。

同事古麗尼沙·吐爾遜對這個愛笑的廠長助理印象深刻。“熱依拉喜歡笑,工作時卻很嚴肅認真、敬業,我們有不懂的,她就去找技術員幫我們解決問題。生活上我們有不順心的事,也會找她談心。”古麗尼沙說,樂於助人的熱依拉還是廠裡的婦女主任,女工們的家長裡短,她都耐心傾聽並開導大家。

“工廠裡女工多,有時候看到誰上班心情不好了,有心事了,我就會找她們聊聊,讓她們高興起來。”在熱依拉看來,帶著一份好心情工作很重要,不僅可以提高工作效率,還能保証生產安全。

“現在我每個月能拿到2000元工資,可以和朋友們去縣城逛街,買喜歡的衣服。”說起工資的去處,熱依拉笑成了一朵花,她說,每月剩余的錢她都會存起來。

一度失去笑容

熱依拉從小生活在於田縣托格日尕孜鄉,認識她的人都說,她每天好像吃了蜜,無憂無慮。可是這份歡樂,卻在宗教極端思想的感染下一度失去。

2009年,隻有17歲的熱依拉就嫁了人。婚后,熱依拉也像以前一樣,每天高高興興地唱歌跳舞。但是很快,閑言碎語就來了。

“村裡有些穿著罩袍的人對我指指點點,說結了婚的女人不能這樣拋頭露面,面露笑容也是大忌,這樣會讓人看不起,也會給家裡帶來霉運。”熱依拉說,當時她年紀小,一聽這些流言緊張萬分,開始像周圍人一樣穿上了黑袍,用面紗遮擋住了臉。每天在院子裡轉轉,幾乎不出門,也不與人來往。那個愛笑的女孩不見了。

這種狀態一直持續了好幾年,丈夫吾布力·艾山終於忍不下去了,就找到村委會尋求幫助。最終,在家人和村干部的勸說下,熱依拉來到於田縣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報名參加培訓。

歡樂是怎麼喪失的呢?熱依拉在學校裡找到了答案。

“是宗教極端思想讓我失去了笑容,隻有我的思想轉變了,才能找回歡樂。”熱依拉說,在培訓中心,她認真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律知識,還學習了服裝剪裁技術。“我在學校裡看了很多時尚的服裝雜志,裡面的新款服裝太漂亮了。”熱依拉對服裝剪裁興趣大增,休息時間也捧著雜志不鬆手,並在剪裁技術上狠下功夫。

學校輕鬆、愉悅、開放的氛圍,把熱依拉的笑容找了回來。結業后,熱依拉很快在當地服裝廠找到了工作,開始了全新的生活。

很快當上廠長助理

服裝廠的工作,是熱依拉人生的第一份工作。來到廠裡后,熱依拉從裁剪開始做起,由於在學校裡所學技術扎實,加之國家通用語言能力強,她很快當上了廠長助理。

工作讓熱依拉覺得無比充實。“昨天大家完成了工廠訂單,今天可以正常下班。”下午七點多,熱依拉騎上電動車,邀請記者去她家裡坐坐。

走進熱依拉的家,滿院的海娜花競相開放。“你看,這是我昨天用花包的指甲,紅紅的,好看嗎?”熱依拉伸出手展示,笑得像個孩子。“過去我家院子裡什麼花都沒有,更別說化妝、染指甲了。”

這幾年,村裡建起了安居房,熱依拉的家也大變樣了。進到客廳,紅艷艷的毯子鋪在炕上,白色的茶幾上擺放著酸奶。衛生間裡有水沖式馬桶和淋浴器。臥室床邊的化妝台上,口紅、眉筆、粉餅一應俱全,顏色鮮艷的裙子塞滿了衣櫃,其中不少是熱依拉從網上買來的。

“她現在變化太大了,愛笑了,更自信了,每天回來跟我有說不完的話。”丈夫吾布力對妻子的轉變看在眼裡喜在心裡,“我在村委會上班,孩子在村裡的幼兒園上學。節假日,我們一家人就去逛巴扎,幸福的日子不就是這樣嘛!”

熱依拉還盤算著在工廠裡把技術學扎實,豐富管理經驗,以后自己創業。“我還不到30歲,能做的事情還有很多。也許幾年后你再見到我,我就是‘熱總’了。”熱依拉笑著對記者說。(鄭卓 隋雲雁)

(責編:陳新輝、馬亮)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