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楷模”布茹瑪汗·毛勒朵——

半世紀,放牧巡邊在祖國最西端(國家勛章和國家榮譽稱號獲得者)

2019年10月14日11:4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半世紀,放牧巡邊在祖國最西端(國家勛章和國家榮譽稱號獲得者)

《 人民日報 》( 2019年10月14日 06 版)

布茹瑪汗·毛勒朵在騎馬巡邏。新華社發

柯爾克孜族牧民布茹瑪汗·毛勒朵今年77歲。她生命中絕大部分時光,在祖國最西端的邊境線上度過,走過20多萬公裡山路,在帕米爾高原大大小小山石上親手刻下10多萬塊“中國石”。

布茹瑪汗·毛勒朵是新疆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烏恰縣吉根鄉冬古拉瑪通外山口的一名護邊員。這裡海拔4290米,是帕米爾高原中國通往吉爾吉斯斯坦的一處邊防隘口。

新中國成立后,全家開始過上好日子。布茹瑪汗的父親十分珍惜新生活,彌留之際叮囑子女:“你們要守好邊境,像待家人一樣待解放軍。”

1961年,19歲的布茹瑪汗跟隨丈夫在冬古拉瑪安家。她發現,這裡雖有邊界線,但沒有界碑﹔那時的她,便立下手刻界碑的心願……布茹瑪汗記得,當她第一次將“中國”兩個字刻在石頭上時,欣喜地將那塊石頭抱在懷中……

那時,很少有女性放牧巡邊,但布茹瑪汗每日早出晚歸。冬古拉瑪山口離布茹瑪汗的家有60公裡山路,她照顧不了家庭﹔護邊生涯裡,布茹瑪汗遭遇過無數危險。

她對於邊境線的守護執著得近乎“偏執”,鄉鄰笑她痴傻,丈夫也和她鬧過矛盾。然而,她無怨無悔。“我做了應該做的事,度過了有意義的一生。”布茹瑪汗說。

“擁軍愛軍”是布茹瑪汗常年堅持的另一件事。她記不清救治過多少凍傷、摔傷、被困暴風雪的“兵娃”,給他們媽媽般的愛與呵護。

1999年,浙江籍戰士羅齊輝巡邏時被困暴風雪,雙腿嚴重凍傷……得知情況后,布茹瑪汗迅速將他抬進氈房,把小戰士的雙腳揣在自己懷裡暖著,讓兒子麥爾干宰殺山羊接熱血救治。經過1個多小時急救,戰士的腳開始恢復知覺……

2004年,邊防戰士胡紅利帶領7名戰士出發,原計劃巡邏8天后到達冬古拉瑪山口。天氣突變,他們被困半山腰。暴雨之夜,布茹瑪汗和兒子背著干糧摸著石頭一點點向前挪,趕了十幾個小時山路,將救命干糧送到戰士們手中……

布茹瑪汗家生活並不寬裕,可是,隻要邊防戰士巡邏經過她家,或來做客,她和丈夫、孩子都會把氈房讓給戰士們住,自己搬到放雜物的小氈房裡。每年建軍節,她都會在家裡准備酥油卷餅、奶茶、宰殺牛羊,請邊防戰士到家裡慶祝節日。

“他們就像我的孩子。”布茹瑪汗滿是憐愛。

對於布茹瑪汗而言,熱愛祖國是一種信仰。這已經成為家風並得以傳承。

布茹瑪汗有三個兒子、兩個女兒,都是護邊員。她對子女說:“我過去吃的苦像山那麼多。你們現在也要守護好祖國的邊境線。”布茹瑪汗的兒子麥爾干從12歲就跟著媽媽巡邊護邊。如今,40歲出頭的他已是當地護邊員小組組長。回想過去,他紅了眼眶:“小時候埋怨媽媽為什麼總不回家,為什麼不能像其他人的媽媽一樣給我們做熱飯熱湯,隻知道她在邊境線上巡邊,還常常受傷。成為像她一樣的護邊員后,才明白了邊境線的意義,開始欽佩媽媽,為她驕傲!”

如今,布茹瑪汗的故事傳揚在天山南北,成為新疆各族護邊員的榜樣。今年國慶前夕,布茹瑪汗榮獲“人民楷模”國家榮譽稱號。當她蹣跚著走向領獎台時,遠在近萬裡外的家人圍坐在電視機前,喜極而泣……

“把自己該做的事情做好,對得起自己、對得起國家就是最大的好。”布茹瑪汗說。(據新華社電 記者阿依努爾、宿傳義)

(責編:楊睿、馬亮)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