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喀納斯芒果:三十年前那束夜光照亮萬裡回家路

2019年09月23日17:53  來源:天山網
 

“那個漆黑的夜晚,就在我們絕望的時候,看到了那束光……”9月15日,湖南畫家陳小川萬裡跋涉來到新疆喀納斯景區哈納斯村,表達遲到了30年的感恩。

陳小川等人和芒果一家人合影。

這位52歲的畫家感謝的,是一位蒙古族圖瓦人婦女,名字叫芒果。

1989年9月23日,22歲的廣州美術學院學生陳小川和一名畫友來到喀納斯繪畫寫生。“當時還不是景區,我們是搭運糧車到的。”陳小川回憶說,兩人以為附近有投宿的地方,就沒帶御寒衣物,一人隻背了一個油畫箱。

秋天的喀納斯層林盡染,兩人沉醉其中隻顧寫生,完全忘記了時間。 “綠草萋萋之上,樹葉黃了紅了,恍如置身仙境。”陳小川說,夜色來臨時,兩人才想到該找地方住宿了。

夜森林中,兩人深一腳、淺一腳,又冷又餓不說,山野不時傳來野獸的嚎叫,恐懼包圍中的兩個人都耗盡了體能。無比沮喪中,一束光出現了,時隱時現,成了他們的救命稻草。微光指引下,兩人終於看到了人家,趕緊扑上去敲門。房子是木頭蓋的。一位婦女打開了門,懷中還抱著一個嬰兒。拯救他們的那束光,是馬燈透過窗戶發出來的。

彼此之間語言卻不通,比劃來比劃去,婦女總算看懂了他們的意思,招呼進了屋,端給他們溫熱的奶酒,兩人一飲而盡,奶酒驅散了所有的疲憊。陳小川回憶說,女主人的丈夫不在家,懷裡的孩子隻有幾個月大,家裡還有一位老人,老人讓我們睡在客廳,我倆一覺睡到第二天下午才醒來。

兩人離開木屋時,試圖留點錢表達謝意,婦女堅決拒絕了。陳小川就給正在煮奶酒的她拍了一張照片。再過一天,兩個人離開了喀納斯。

那束光溫暖了這些年。陳小川說,別后二十多年裡,不知道多少次夢到回到了新疆,回到了喀納斯,看到了暗夜裡的那束光,看到了那位淳朴的蒙古族婦女。如果沒有那束光,真的不能想象會怎樣。

陳小川根據當年為芒果拍的照片畫的油畫。

夜深人靜時,陳小川想到過很多次聯系救命恩人,但他不知道名字,隻有一張照片,始終沒能如願。2017年,陳小川把當年的事寫成了文字,和照片一起,托一位到阿勒泰寫生的湖南畫家,交給了阿勒泰廣播電視台記者隋凱。

“故事讓我感動。我把照片復印了上百份,托人在喀納斯景區打聽,村裡干部也很重視這件事,還組織村民進行了辨認。”隋凱說,沒多久就找到了!是一位蒙古族圖瓦人婦女,名字叫芒果。遺憾的是,芒果已經去世了。

陳小川難過了好多天。再回喀納斯,看望芒果的家人,就成了他越來越強烈的的心願。“今年7月11日,我終於踏上自駕感恩之旅。”他說,“我從家鄉湖南邵陽出發,途經湖北、陝西、甘肅、青海,終於又回到了喀納斯,我的再生之鄉!”

9月15日,陳小川一行來到哈納斯村,見到了芒果的女兒紅果,紅果就是當年那個嬰兒,今年30歲,也剛生了孩子。

芒果的母親就是當年那個老人,已經86歲了。老人給陳小川送了哈達,一家人准備了豐盛的美食。“我們早就是一家人了!”陳小川說,“我們都很高興,今后要像家人一樣來往下去。”(馬少賓 隋凱)

(責編:陳新輝、韓婷)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