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南北援疆情·湖北篇

無悔的選擇(援疆心語)

2019年09月02日15:29  來源:人民網-新疆頻道
 

2013年之前,偶爾從新聞媒體上聽到援藏援疆的相關信息,覺得與自己很遙遠。2013年、2014年我們學校相繼選派了3位教師援疆,其中一位教師回來后,肺部做了大手術。從與他們有限的幾次接觸中,我就把新疆與干旱、沙漠、戈壁、寒冷、遙遠聯系在一起,很慶幸自己沒有去。

直到2016年底,十幾年前從我的班上畢業的一名學生在天津自主創業,經常在微信跟我聯系,有一次聊天時他對我說:“恩師暑假到天津來轉轉,我全程陪同。”

“好呀!天津,北京我還沒去過呢。”

“不會吧!首都你還沒來過?老師您應該趁年輕多到外面轉轉。”

這句話深深地觸動了我。我當班主任時常鼓勵他們,不能安於現狀,多到外面去闖,才能鍛煉和提高自己。作為學生很多都闖出了一片天地,作為老師的我,一輩子就隻待在一個地方嗎?

李建釗在花田裡留影。李建釗供圖

援疆的念頭,就這樣第一次種在腦海裡。之后征得家人的同意,我第一時間提交援疆申請,並以優異成績通過筆試和面試。

2017年8月10日,我們第七批湖北援疆教師一行從武漢天河機場出發。當飛機飛過西部上空時,我望見舷窗外茫茫戈壁荒灘,看不到一點綠色,頓時心涼了半截,不停地暗示自己:“不怕,我已經做好了吃苦的准備。”經烏魯木齊轉機飛往博樂,下午七點半出機場,高原的陽光格外刺眼,機場停車處,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五師教育局和黃岡中學五師分校的領導親自迎接我們,並一起幫忙搬行李。來到學校,打開宿舍房門,房間干干淨淨,基本生活用品一應俱全,遠遠超出我的想象,心裡挺溫暖的。

經過短暫休整,8月15日晚開學,按學校安排我擔任高一(14)班班主任,並教授高一(14)班、高一(15)班的物理課。通過教學調整、師生磨合,我與學生間形成了深厚的感情,建立了公平、積極的考評制度,激發了學生的學習欲望,形成了良好的班風和學風。

離家萬裡,初到博樂,對這兒干燥的氣候很不適應。患有嚴重咽喉炎的我,在最初的半年中咽喉炎復發,國慶前后整整50天,不斷吃藥、做霧化、紅外理療,仍不見好轉,最嚴重的時候上課沒說幾句話就咳個不停,晚上咳得無法睡覺。就在這種情況下,我沒有請一天假,沒有耽誤一節課。我想不是所有花都能開在天山上,雪蓮做到了;不是所有樹都能生長在沙漠中,胡楊做到了;不是所有人都能來援疆,而我來了。

另一個不適應就是心靈的孤獨。遠離家人、親人和朋友,越是放假期間、夜深人靜的時候越強烈。令人欣慰的是不斷有家鄉的領導來看望和慰問我們,看到他們就像親人來了一樣,內心感到很溫暖。每逢重大節假日,兵團第五師領導、教育局領導、校領導也經常看望和慰問我們,感謝我們對兵團第五師教育的支持和貢獻。跟當地教師接觸多了,驚訝地發現他們已經是援二代、援三代。他們一生都在援疆,甚至子女繼續援疆,而我們只是短短的三年,不由得對他們更懷崇敬之情。真心援疆,真情援疆,不把自己看作匆匆過客,始終思考來疆為什麼,在疆干什麼,離疆留什麼。

來博樂快一年半了,深感新疆社會秩序良好,各族人民和諧相處。尤其是這兒的學生情商很高,愛勞動而且會勞動,對老師彬彬有禮。我們不僅是一名普通教師,每個援疆人都自覺地將自己當做民族團結的使者,與當地各族群眾融為一體,用實際行動把一粒粒忠誠奉獻、團結交融的種子播撒在博樂的大地上。

走在援疆的路上,我想說,援疆,是我無悔的選擇!(作者系湖北省援疆工作隊隊員、兵團第五師高級中學黃岡中學第五師分校援疆教師李建釗)

(責編:孟志忠(實習)、韓婷)

熱點推薦